不要在絕望中才開始面對自己

——真心誠念法輪大法好 武漢肺炎陽性變陰性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今年二月末,突然想起了一個關係特別好的朋友,和我一樣,他也在美國留學,但他今年寒假回國了。他家在武漢, 由於疫情關係,他一直沒能返回美國。於是,我想著和他聊聊天,看看他最近情況怎麼樣。

短信上得知,他的媽媽高燒39.2度,呼吸困難,躺在床上哪也去不了,他自己也有一點點發燒。我立即給他打通了電話,心想一定要讓他知道真相,擺脫困境。

在隨即的四個多小時語音中,我給他講述了在疫情爆發前後中共如何隱瞞謊報疫情,還談到了疫情發生的根本原因。我朋友在他美國房東的介紹下走進了基督教,這一點相比於其他無神論的人來說,是一個突破口,所以在我說到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發生的時候,他產生了很大的共鳴。

慢慢的,我們談到了氣功和特異功能,我發現,我朋友對這些話題也有些興趣,於是我們就順著這個話題往下聊。我舉了一些90年代初特異功能的例子(這些是從《我們告訴未來》中看到的),我跟他說:「有很多事情不能說,我們看不到,就代表它們不存在,如果你一直有這種想法的話,那麼宇宙對人來說是未知的,你如何去探索?同理,科學也都無法進步了,對吧?」他對此表示贊同,然後我還談到了劉伯溫碑記、推背圖和馬前課之類的預言,這些預言為我後來告訴他如何避開瘟疫做了鋪墊。

我隨後對比了在法輪功傳播初期,社會是甚麼樣的、人們對法輪功的態度是甚麼樣的,與現在中國社會對法輪功的態度。我接著講了我認為的,人們對法輪功態度轉變的原因。我從法律角度上分析了一些做法的對與錯,並告訴我朋友那些不為人知的、對法輪功秘密迫害的不公。

在我與他通話的全程中,他因為嗓子很痛,無法說話,幾乎都是我在說,他只能「嗯」或者是特別特別小聲的說話。可是,通過「嗯」的力度和語氣,我能感受到他思想轉變的一個過程──他開始理性地思考現在所發生的這一切。

就這樣,我開始逐漸的告訴他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和法輪功能給人帶來甚麼。我給他舉了很多我自身和家裏人修煉後的神奇例子,還講到法輪功是如何被誣蔑的,以及國際社會上對這種無人性殘暴迫害的譴責。

就這樣慢慢的,他對法輪功的認識有了轉變。當我感覺到他的語氣從不理解到慢慢接受的時候,便跟他講到了三退。在談到三退之前,我不停的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所以我剛一提三退,還沒講太多,他便同意了。我心裏很開心,讓他在睡覺前誠心誠意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告訴他,會有奇蹟出現的,他也表示同意。然後我讓他告訴阿姨(他媽媽),讓阿姨也一起三退,在心裏念九字真言。他說,「好,但我嗓子疼,說不了話,我會寫下來給我媽看。」

他的媽媽是國企的高管,工作環境就是一個不停的被黨文化浸泡的環境。在我朋友剛給阿姨看他寫的九字真言的時候,阿姨並不太相信。可或許因為沒有甚麼別的辦法了吧,阿姨也就半信半疑的敷衍了事。可是呢,他第二天突然跟我說他媽媽同意三退了,並且心裏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我幫他媽媽在網上也做三退。我開心的說好。

又過了一天,他激動的跟我說,他媽媽昨晚睡覺出了一身汗,床單都濕了,現在燒退了,呼吸也不困難了,並且他自己燒也退了,嗓子也不疼了。我特別開心的讓他和阿姨感謝師父並繼續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連連說好。

又過了一週多的時間,我突然又想起他和阿姨來了,我找到他,順便問問他最近怎麼樣。但沒想到,他告訴我,阿姨前天去醫院了,並且檢測陽性,被隔離了。因為他和阿姨一起住,他也被強行隔離到附近的賓館裏。

我匆忙問及原因,他說,這段時間裏,他的乾媽和七大姑八大姨天天都在給他媽打電話說,她不能這樣在家呆著,一旦出了事,家裏還有孩子甚麼的,可怎麼辦啊!並且勸阿姨去看看現在微博抖音上的那些視頻,說方艙啊三甲醫院環境都挺好的,讓阿姨放心去醫院,理由是該去醫院還得去。在這些親戚的「規勸」下,阿姨最終去了醫院。我問我朋友:那阿姨最近身體怎麼樣?他說身體還是有一點不舒服。

接著,我問我朋友:那你最近身體怎麼樣?他回答我說他一點事也沒有,他昨天做了檢測,結果是陰性。我又問那阿姨怎麼去的醫院?他說,她自己不放心,去醫院做了檢測,結果是陽性,就被隔離了,現在在武漢的三甲醫院。

我跟他說,「你跟阿姨天天生活在一起,你現在跟個沒事人一樣,並且檢測結果還是陰性,阿姨也沒有仔細想想麼?你倆天天住一起,為甚麼你陰性,她陽性啊?再說阿姨當時不是睡一覺之後身體恢復了很多麼?」我朋友說他勸他媽媽不要去醫院,可他媽媽不聽。

我聽後意識到,自己在當初跟他說讓他給阿姨把真相講明白的時候,心中存有僥倖心理。因為我之前聽到我朋友說阿姨態度敷衍的時候,心裏很不踏實,我猶豫過要不要親自跟阿姨講真相,但當時心中一個「沒必要」的念頭擋住了我,我當時決定暫時不找阿姨講真相,等等再說。當第二天我朋友突然跟我說阿姨同意三退了之後,我心裏雖然開心,但也有些擔心阿姨不是真心三退,這也是為甚麼我又一次找我朋友聊天。沒想到,一念之差,擔心的事情就這麼的來了。

想到這,我立即問道,那阿姨現在在醫院裏是個甚麼情況?他說他這幾天一直跟阿姨視頻,阿姨來到醫院後就後悔了,醫院環境特別差,三個人一個病房,並且吃的喝的也都特別不好,她也不想在那呆了,可是出不來。我又問他如何才能從醫院出來。他說,得連續做兩次檢測,兩次都是陰性才能出來。於是我和他說:「好,那現在唯一能聯繫上阿姨的就是你了,你一會視頻的時候你就讓阿姨在心裏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得誠心誠意,半信半疑是不會起任何作用的,你要記住那是你媽,一定要和她說清楚利害關係。」他連聲說好。

又過了兩天,他打電話跟我說,阿姨今天檢測結果出來了,是陰性!再檢測一次還是陰性的話,就可以辦理出院了,去賓館隔離14天,就能回家!他又說他跟阿姨當時知道檢測結果後,都驚呆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激動的說太好了,我在心裏深深的感謝師父的慈悲偉大。

現在,他和阿姨都已經平安在家,身體健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