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提高心性 抓緊時間救人

發表時間: 03/24 01:49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喜得法輪大法的。在這二十幾年的修煉中,有辛酸,也有甘甜,但是我始終相信師尊給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所以我把所有事都當作好事對待。在修煉的路上我努力做好「三件事」,每天過的格外充實與幸福。

一、幸遇大法 疾病消

我以前身體不好,曾患多種疾病。胃病,不能吃涼的東西;風濕病,夏天連風扇都不能吹。我修煉一、兩個月後,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突然不能吃肉了,米飯都吃不下,人瘦到了一百斤以下。鄰居見到我後問我:姐,你怎麼這麼瘦了,那功煉不得了,不要再煉了。我聽後不動心,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呢,所以該做甚麼做甚麼。神奇的是,晚上身體還特別難受呢,睡覺都睡不得,一到早上身體就來勁了,上班一點都不耽誤。也就不長時間,體重就恢復如初,跟原先一樣胖了。啥都能吃了,夏天吹空調也沒事,真是無病一身輕。

我原先腿特別硬,散盤都翹的老高。每次去煉功點都不好意思,就拿個布蓋在腿上,不想讓輔導員看到。後來我就回家練習盤腿,拿米袋子壓。終於,第一次咬牙堅持雙盤了四十五分鐘,下樓時連樓都下不去。現在我能堅持雙盤兩個小時。以前我膽子小,特別怕走夜路。後來出來集體煉功,凌晨四點出來,遇到下雨下雪天都不怕,因為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

二、親家幫我過心性關

我原先脾氣很不好,遇事不能忍耐,不能受一點委屈。修煉大法後,我的身心都得到了淨化,心態變好了,做事總是樂呵呵的,能為他人考慮了,遇到矛盾能知道這是給我提高心性來的了。下面講一講我跟我親家的故事。

一九九八年,我兒子跟兒媳談對像,親家嫌我們家窮,不讓她女兒跟我兒子在一起,就三天兩頭的來我家鬧。說我們家天天吃小菜,她們家都吃的雞鴨魚肉。有時候她很生氣,就把她姑娘往回拽,她姑娘不回去。有時候半夜三更的打我家電話,找她女兒。後來他倆偷偷拿了結婚證,兒媳還懷孕了。親家更生氣了,非要她女兒把孩子打掉。我知道後對兒子說:「媽是修煉人,不能做這種殺生造業的事,孩子雖然還沒出生,但也是個小生命。媽希望你不要把孩子打掉。」兒子聽了我的話,回去跟兒媳商量,沒有把孩子打掉。親家還是不甘心,又讓一個踩麻木的來我家要錢。

有一次,一個陌生人來我家問我要四萬元錢,說欠債要還。原來親家跟他說我欠了她四萬元錢不還給她。我有點懵,向他解釋我沒欠她錢。原來是她女兒上大學花了四萬元,她女兒跟我兒子在一起了,要我給她補償。後來那個踩麻木的知道原由後,就沒來我家了。

這些我都忍過去了,沒有跟她計較,只希望他們小倆口過好,可真是像師父說的:「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 [1]

一次親家拿著刀來我家,要殺我兒子,我兒子不在,她就追著到我兒子單位罵。後來親家來我家看到兒子兒媳的結婚照,一腳把它蹬碎了,然後拿刀瘋狂的往我兒子的照片上劃。我見她非常生氣,知道是來讓我提高的,就沒有吭氣,等著她消完氣,我心平氣和的勸她:「孩子們都大了,他們的事他們自己做主吧。」親家聽我這麼一說,一甩門出去了。

兒子回來,看到家裏破碎的結婚照,氣的都哭了,說要拿錘子錘親家。我趕緊勸兒子不要做傻事,你倆在一起,結婚照照過一次就行了,如果你倆不能在一起,這照片也就沒用了。兒子聽了我的話,不再衝動了,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一場看似暴風雨般的風波總算平息了。

後來我為兒子籌辦婚禮,親家說迎親時要四輛車。我家條件不好,但為了兩家的和氣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後來親家反悔又不幹了,因為她沒有陪嫁的。結果,車也沒租就把兒媳娶回了家。別人都說你撿了便宜,白撿了個媳婦。我知道,這其實都是師父的安排。

親家身體不好,一有病了,我就去看她。她家有甚麼大小事,我都去幫忙。後來有一次她問我:你怎麼那麼好啊!我就跟她講我是學大法的,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遇事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還跟她講了我原先身體怎麼不好,後來修煉後,一身的病全好了。親家聽了後說也想學,最後她把書拿去看了,也學了煉功動作。

感謝大法化解了我兩家的冤怨。如果我不修大法,我兒子就沒有這麼美滿的家庭。後來「三退」大潮興起後,我去跟她講真相,她還退了團。我真為這個生命得救而高興。

三、勿忘使命 抓緊時間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惡黨開始了對大法的造謠與抹黑,對大法弟子進行了大規模的抓捕與迫害。一時間真是黑白顛倒,不知迷惑了多少世人。

我兒子原先很支持我修煉大法,後來看了電視上對大法的抹黑宣傳,也跟著反對起來。一次,兒子又說些不好的話,我就對他說:「媽媽是受益者,你也是受益者。媽媽要是不煉功的話,能有這麼好的身體嗎?你還能有這麼美滿的家庭嗎?」說的他啞口無言,最後他只說了一句:「只要你身體好就行了。」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有反對我修煉。

我知道救人的緊迫,所以我堅持天天出去做證實法的事,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出門前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加持,然後發好正念。在這幾年講真相中,我經歷了許多感人的事。下面僅舉幾例。

二零零一年,我與老伴一起去貼真相不乾膠。當時門口站了一個人,我打出一念,讓他進屋裏去。結果他像聽懂了我的話一樣,進去了。我知道師父時刻都在我身邊,加持著我。

一次,我帶上真相光盤、小冊子出去講真相。給一個人資料,他問是甚麼東西,我說這是法輪功的真相。他很高興的說:「好,好,你們要多出來幾人就好了!」我真為他能明白真相而高興。眾生都在覺醒,等著被救度。

還有一個人,我跟他講真相,勸三退,他同意後,很神秘的對我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只是不能說,心裏明白就行了。」

一天,我給一個當官模樣的人講了真相,然後送給他護身符,他連說:「謝謝,謝謝,你們真不容易,我蠻同情你們的,下次我請你吃飯!」我笑著說:「不用不用,要謝就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讓我出來告訴你福音的。希望你健康,平安!」

還有一次,我正給一個人講真相呢,突然一個人從後面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嚇了一跳。我轉過身,只見他說:「你有碟子嗎?給我一張碟子吧!」我就給了他一張,我剛要開口,又見他大聲的說:「法輪大法好!」我樂了,他也樂了。後來我又碰到這個人,他看到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然後問我:「我這樣大聲喊可以嗎?」我說:「當然可以了!你會得大福報的!」他很高興,就接著喊「法輪大法好」。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發表後,我與同修們配合大量發放。我們知道書的珍貴,同修做書也不容易,就面對面發放,講真相。效果非常好。

一次,我去外地,給一個人講真相,然後送他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他有點猶豫,就在這時他的同伴過來了,一看這書很激動,問我還有嗎?他也要。那人看他同伴要了,他趕忙又要回去了。

還有一次,我給一人講完真相,送他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被旁邊路過的一人看到了,那人過來說也想要。我一看那人覺的有些面熟,原來我跟他講過真相,就說,我不是給過你一本嗎?那人說書被他兒子拿走看去了。後來我又給了他一本。同修聽後說:「現在年輕人也喜歡看呀!」

每當看到世人得救時的喜悅,我都發自內心的為他們高興,並且也激勵著我勿忘使命,抓緊時間救人。

四、師父法像失而復得

二零一九年的一天,我與同修出去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綁架到拘留所。警察要去我家非法抄家。我不被帶動,一路上就是不停的發正念,同時也及時向內找自己。

從拘留所回來後,看到家裏一片狼藉,櫃子的鎖都被撬壞了,床上被翻得亂七八糟。但神奇的是,週刊和煉功播放器還好好的放在枕頭旁邊,真相小冊子和沒發完的幾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也都在原處,四十多本大法經書也安然無恙。

我好高興,趕快跑到師父法像前感謝師父。可是,看到師父的法像不在了,我急得哭了,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您把我家裏的東西都保下了,怎麼法像沒了呢?」我急的就去找社區人員要,結果他們說:在你家甚麼都沒翻到。我一聽,愣住了,那師父的法像去哪了呢?

我正琢磨著,卻怎麼也琢磨不通。最後一想,不想了,還是向內找吧,回來看到東西都在,起了歡喜心,看到師父法像不在了,又起了害怕心和急躁心。我這不是和師父說的那個修成羅漢又掉下來的人一樣了嗎。「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1]。

幾天後,女兒來我家,把師父的法像送回來了,還有一本《洪吟五》。我很激動,趕忙問她怎麼回事。原來這幾天她去旅遊了,就沒有給我送過來。我又問她怎麼在你那呢?她說:「那天他們(我地社區)給我打電話,說要去你家看看,叫我拿鑰匙開門。我就知道你出事了,趕快跑到你家去收拾你們的東西。可是到這一看,也沒看到甚麼。只看到桌上師父的法像和一本《洪吟五》,我就拿走了。剛收拾好,他們那些人就來了。」

我恍然大悟,原來師父早已安排好了。只是弟子的人心還在,找到執著了,師父的法像也就回來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