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突破人心 再精進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我是在媒體做全職工作的大法弟子,一直以來,本職工作非常的忙碌,加上還參加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其它證實法講真相的項目,佔據了我的全部時間。當一切都變的按部就班的時候,這場武漢瘟疫突然來臨,大年初一,我的身體出現了不正確狀態,打亂了這一切,我悟到這是一次考驗,我該怎樣面對這一切?

今年的大年初一,我出現了頭痛,渾身骨頭像裂開了一樣,痛的不行,無法吃東西,連水都喝不了,嗓子疼。一走路就頭暈,無論是坐著,還是躺著,身體裏骨頭一直都非常疼。這種不正確狀態持續了一週多,那幾天,真的是非常非常難過的一種經歷。

但我還是每天克服身體的難受,堅持做三件事,在慈悲的師父加持下,一週後,通過學法煉功,才慢慢恢復了。

後來知道,武漢開始流行瘟疫,想起自己在大陸還有不修煉的親朋好友們,也都生活在被封閉、被隔離中,我很快參與了網絡自動語音撥打項目和手機彩信短信項目。

向內找

通過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的安逸和懈怠,在對正法結束的時間上產生了執著。感覺自己一直在做媒體,在做項目,已經很忙了,但是在對於給(中國)國內的眾生講真相上,就沒有太積極主動的參與。有些自動撥打電話和發短信的項目都是舉手之勞的事,可是我就是沒有主動參與。我悟到,我是在做三件事,但是做事的心態不是緊迫的、全力以赴的。

我再找自己,這種留有餘地的安排中,我看到了一種私,我看到自己對人中生活的一個個的安排,就使自己救人的心在一天一天的變懈怠。

我還看到,我一直滿足在做媒體,在做項目,並沒有離開。我滿足在這種形式中,但是並沒有盡全力去做好這一切,在業務上,在項目中,都沒有做到最好、最極致。這種對形式的滿足中,背後有一顆名利心在裏面,沒有做到師父要求我們的用純淨的心態去救人。

當我找到這些人心時,我被驚醒了,我悟到讓我體驗到身體的痛,和媒體報導中得了「武漢肺炎」的那些眾生的感受是那麼的相似,目地就是要讓我知道那種痛苦,體會一個生命將不能被救度的痛苦,從而讓弟子能有一顆救人的緊迫的心。

重溫師父說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千萬年的等待……;作為一個學員,你來世的唯一真願……;作為師父,在正法中能不能救了你與眾生,成敗都在此一劫了。」[1]

我體悟到師尊對所有生命的珍惜,是大法弟子的鬆懈和安逸,才使得大量的眾生沒有能被及時的救度。我也發願將珍惜往後的每一分每一秒,像師尊珍惜我們一樣,珍惜所有的生命,珍惜救人的機緣,緊迫的去做,盡全力的去做。

體悟大法弟子的「逆流而上」

在目前的正法的形勢中,我們可以花時間,看看自己學法是否入心,真正的學到法。新的煉功音樂出來一年多了,看自己在煉功上是否跟上了正法的進程。2004年我們就開始面對面講真相,16年過去了,看自己做的怎麼樣,是否讓這些對於我們寄予無限希望的眾生都得救了?

師父說:「在神看來,在這滾滾的洪流中,誰能不隨波逐流、誰能站那兒不動,這個人已經是了不起了!不被帶動,這人太了不起了!可是大法弟子呢,不但不被帶動,還逆流而上!」[2]「在人類的滾滾洪流中,你們逆流而上。可是想起來它不止是這樣啊!整個宇宙都在被淘汰中、都在敗壞中,你們能頂著這樣的逆流而上!」[2]這裏師父兩次提到「逆流而上」,我悟到是師父對我們的期望和要求。

我們不能被任何形式、任何環境帶動,我們在正念下,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我們在正念下,能展現神跡。

以上是近期所悟,因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甚麼叫助師正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3/18431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