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過大關

發表時間: 03/19 17:41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每個有緣人一接觸大法,都會體會到大法好,大法神奇,都會堅持學下去,每個人都有過神奇的親身經歷和體驗,這裏說的是我兩次身體上過大關的經歷。

去年中秋後的一天,吃完午飯後感覺身體內腎區不舒服,越來越痛,我就趕快把師父的講法打開,不到一個小時,痛的全身是汗,後來痛的又吐又拉,不斷的往衛生間跑。

被孩子看見了,就不斷的跟在後邊說:「去醫院吧!去醫院吧!」我就直接跟他們說:「可能是腎結石痛吧。我不需要去醫院,因為我有師父,有大法,這是消業,是師父幫我清理身體,是師父要我提高的,你們不用管我。」無論我怎麼說,他們還是不放心,還是不斷的說:「去醫院吧,去醫院吧!」

不管他們怎麼說,我就是不動心。不拉不吐的時候就坐著聽法,儘管痛得我蜷成一團,我都一直在聽師父講法,因為師父講了:「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可是這宇宙的法裏邊有一個道理,給你消業的時候你必須得在這件事情上承受痛苦。你從前給別人製造的痛苦,自己得同樣承受。」[2]到晚上十點多,疼勁慢慢緩下來,到十二點發完正念就完全不痛了。但我有種感覺,覺的我身體內的石頭可能每天都在往下移動。那時雖然每天都難受,但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做著救度眾生的事,做好三件事。

這樣過了八天,九天,十天,特別是第十天,坐也坐不了,走也走不了,就是難受,雖然這樣也沒有跟任何人說過半句。第十天下午從學法點回來後,我就與身體有關器官溝通,我說:我是學李洪志大師的宇宙大法的,你們各個器官都是我身體的一部份,也要和我主元神一樣同化大法,擺放你們的位置,跟隨師父回家,不要拖後腿。

午夜十二點發完正念後我喝了一杯水睡下。到凌晨兩點起床小便時沒有任何感覺掉下一塊花生米大小的石頭,身上當時就感覺非常舒服。

我雙手合十感恩師父的救度!第二天告訴孩子,我身上的石頭掉出來了。他們不相信,說:「好,你能幹,你甚麼都會。」我說:「不是我能幹甚麼,不是我甚麼都會,是大法師父能幹,師父甚麼都會,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的神奇!」

去年大年初一,我和往常一樣到一個學法小組去參加心得交流,找差距,比學比修,中午在那裏吃飯,本來下午正常學法,因吃過飯後感覺身體有點不適,就決定回家自己學法。走到半路感覺發燒了,馬上向內找,找到是人心在作怪,被親情牽動。因為第二天是年初二,孩子都要回來,得準備點甚麼吃的東西等等。找到它,去掉它。一回到家,發燒燒的更厲害,我馬上學法,聽師父講法,心想:你燒你的,舊勢力想鑽空子,沒門!到了傍晚燒的有點迷糊,就打電話給小孩們,告訴他們我有點不適。他們一聽,就說:明天不用你多管了,我們自己會打算。

心放下了,一直學法到午夜,不燒了,照常發正念,煉功。第二天早上發完正念,精神好了,身體沒任何不舒服了。好了傷疤忘了痛,人心又來了,到市場上把肉、菜、甚麼都買了回來,燒火做飯做菜,搞了豐盛的一桌,一家子吃的歡天喜地。

吃過飯回房間往床上一躺,又不舒服了,開始咳,咳出來的東西像是舊棉絮似的。白天晚上都這樣咳,咳出來的東西不是用痰盂來計算,而是要用桶來計算。小孩都說:「你這次咳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都沒有見過誰這樣咳過!」

就這樣咳到第六天確實難以支持了,坐也不是,上氣不接下氣,但每天堅持學法煉功。都這麼難受了還不悟,還想跟師父訴苦。想起師父的法:「那一難就是他設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來。」「解決了你還怎麼長功,怎麼提高心性與層次?讓你長功才是關鍵。」「人吃多少苦,他認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緊還債,他就是這個想法。」[3] 啊!悟到了就輕鬆了,舒服了,慢慢就過去了。

我對師父說:師父,不爭氣的弟子,對不起您,讓您操心,讓您吃苦了!今後不管時間還有多長,弟子一定百分之百信師信法,遇事向內找,修的執著無一漏,圓滿跟隨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