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三月五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武漢市青山區開元公館小區時,社區人員冒充義工送肉送菜給住戶,被困家中的居民忍無可忍,隔著窗戶爭相吶喊:「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居民們不配合劇情,令孫副總理和市領導們走秀才一半,就狼狽地溜了。

「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這簡單直白的一聲聲怒吼,吐露出中國人積壓心底許久的真話。沒有猶豫,沒有恐懼,振聾發聵。這新聞一上網,立即引來網民讚聲一片。

一、迎檢

大陸有一個很流行的黨文化用詞──「迎檢」(迎接檢查)。某單位或部門一說要「迎檢」,就意味著集體造假、迎奉:搞衛生,準備假材料、假檔案等,美其名曰「痕跡管理」,這就是其工作的「痕跡」。檢查人員吃吃喝喝溜達一圈,就過關、合格了。上下心照不宣,共演一台鬧劇。

甚麼督導、巡視、檢查、驗收、視察等等,都是一個味。勞民傷財不說,還敗壞人心。

領導們萬沒想到,這次武漢人民不買賬,一場政績秀演砸了。

二、信息必須為黨服務

在中國,只有一個聲音──黨的聲音。媒體也好,大會小會也好,你聽到的都是官話、套話、廢話、胡話、謊話,還不能質疑。而對真實的聲音,中共則採取各種方法嚴密封堵,甚麼「看好自家的門,管好自己的人」、甚麼「人防+技防」,一套一套的,在中國織成一張巨大細密的防控鐵網。

中國有世界最大的網絡防火牆,把中國與世界隔開;中國有世界最嚴密的監控體系──天眼工程,每部手機,每台電腦都被監控,還有人臉識別技術等,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在中共的監控之下。敏感詞過濾、刪帖、封號、抓人都是家常便飯。

僅從疫情爆發後發生的幾件事就足見其邪惡程度。

十二月三十一日,李文亮醫生把了解到的肺炎疫情真實情況傳出去後,當夜被醫院領導叫去問話,次日又被醫院監察科約談。院領導要求有關疫情的一切消息醫院任何人不得私自傳播。一月三日他被轄區派出所傳喚並簽「訓誡書」。李文亮等八位轉發冠狀病毒疫情報告的醫生被武漢警方通報為造謠者,他們被查處的消息隨即上央視新聞,並在全國轉播。

從中看出,這種封口是從中央到地方,政法口與宣傳口及本單位全方位的封堵。

二月六日,雲南文山市警方拘留並罰款處罰五名傳播疫情真相的醫生。

山東省在疫情發生後不久,發出三點要求:要求各單位、黨員、社區工作人員等,不得轉發、洩露疫情內容:必須轉發「他們核定」的內容;解散除工作群之外的其它群。上述「一切為黨服務」的安排,是通過省、市、區、街道、基層一層層下達。

三月一日起,中共出台的最嚴網絡管控新規《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開始施行。疫情下中共風聲鶴唳,封口勝於防疫,網絡大屠殺開始了。

中共對人民的防控鐵網嚴密得令人窒息。

三、「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中共的歷史,既是一部殺戮史,也是一部謊言史。

在這次疫情期間,「不會人傳人」是假的,「可防可控」是假的,確診人數是假的,疑似人數是假的,死亡人數是假的,「雙黃連有效」是假的,闢謠是假的(很多它認定的謠言都是事實)。

武漢肺炎爆發以來,中共處處造假,隱瞞疫情,致使疫情迅猛蔓延,禍害全世界。

病毒「不會人傳人」算是近期中共最大的謊言。說是近期,是因為歷史上中共經典的大謊言非常多。

1.紅軍長征,假的。

一九三四年十月,共匪經不住國軍的圍剿,被打得狼狽逃竄,但被它們吹噓成「長征」,而且是為了北上抗日而「長征」──可陝北沒有日寇。

2.中共抗日,假的。

抗日的中流砥柱是國軍。國軍陣亡的將軍就有二百零六人,投入十萬人的大兵團作戰就達二十一次;共軍陣亡的將軍只有一個左權,沒有陣亡士兵名單。看看辛灝年的演講《誰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就能了解更多抗日真相。

3. 「半夜雞叫」,假的。

假如「周扒皮」真在半夜假裝雞叫,催促長工到地裏幹活,那四週漆黑一團,長工不把莊稼給毀了嗎?還有,為批鬥劉文彩,從故宮搬過去很多東西放在他家裏展覽。實際上劉文彩樂善好施,他修的學校和公路,至今還被家鄉人使用。中共是想通過抹黑地主,掠奪他們的財產而編造理由罷了。

4.「畝產萬斤」、「三年自然災害」,假的。

一九五八年,中共搞「大躍進」,放衛星「畝產萬斤」,強行征糧造成三年大飢荒,餓死三千多萬人,對外謊稱「三年自然災害」。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沒有發生大的洪水、乾旱等自然災害,完全是一場「人禍」。

5. 它的「英雄模範」,假的。

張思德是燒鴉片死的;邱少雲被烈火燒到一定程度,根本無法控制住身體扭動和呻吟,他身上帶的武器彈藥怎麼沒爆炸?

雷鋒那個時代,照相機是極其稀有之物,他一個普通戰士怎麼會留下數百張照片?他做好事不留名姓,怎麼留下了這麼多照片呢?

事實是,部隊配備了一個專門的攝影組跟著雷鋒,如張峻、季增等人,精心安排雷鋒「做好事」。不信你去看雷鋒的照片,擺拍的痕跡很明顯。有在太陽底下打手電筒看書的嗎?有帶著勛章、看著鏡頭洗車的嗎?

6. 「天安門自焚」,假的。

央視播放的自焚鏡頭中,警察拎著滅火毯站在王進東旁邊等著,毫無滅火的急迫,倒像是在「等待」拍照。而且法輪功著作《轉法輪》上明確寫著:「煉功人不能殺生。」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並表示:從錄像分析表明, 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共代表面對確鑿的證據,沒有辯辭。

7.器官捐獻,假的。

這些年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非常多,像喬冠華的老婆章含之就兩次換腎、演員傅彪兩次換肝。僅二零零六年,全國一年做的器官移植手術就上萬例。器官配型是很難的,死人的基本沒甚麼用,活人一般不願給你。這麼多的供體從哪來的?中共說是自願捐獻或來自死刑犯。實際中國每年的死刑犯才千把人。

經過多方調查證實,活體器官主要來自法輪功學員,還有部份來自其他良心犯、維族人等。很多武警醫院、軍隊醫院及一些地方醫院參與了這罪惡勾當。

二月十日,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科教授林正斌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媒體介紹,他生前曾進行了上千個腎移植手術。而他正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操刀手之一;同濟醫院是中國活摘器官的首個基地。

中共按需殺人、活摘器官的獸行震驚世界!

8.「六四事件」中「一個人也沒死」,假的。

「六四事件」當時的發言人袁木大言不慚的說:「天安門廣場沒開一槍,沒死一個人。」實際上,六四凌晨,軍隊用槍掃射,用裝甲車碾壓,天安門血流成河,死亡人數以千計。

中共的謊言道不盡,武漢人說的好:「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四、連宵風雨不須愁

中共氣數已盡,正在末路狂奔。廣大民眾越來越看清了它的邪惡本質,選擇拋棄它,現在已經有三點五億中國人退出了邪惡的黨團隊組織;還有幾億沒有加入它的人也明白了真相,厭惡它;體制內的很多人也反感它。

天象變化也很明顯:天災人禍越來越多──單是去年就不少,美中貿易戰、香港反送中事件、非洲豬瘟、鼠疫,每個王朝末年都是這樣。老百姓都看出來了:上天正加速滅亡中共這個邪黨。

黨內的人也明白,大勢已去,紛紛設法自保,把家人、資產弄到外國去,怕倒台遭清算。現在有一點風吹草動,他們都膽戰心驚哪!

去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共最後妥協了:「送中條例」暫緩。

這次疫情因中共隱瞞而致局勢失控,體制內的人心慌了,搞起甩鍋大戰:武漢市長周先旺在央視直播中表示,我「授權之後」才能披露;中國疾控中心表示,他們一月六日便上報中央,但最高層不為所動,反要求「有關措施不要影響節日氣氛」;習近平說,我早在一月七日就對防疫工作「提出要求」。網民說:平日裏一個個作威作福;事到臨頭一個個縮頭烏龜。

疫情未了,中共為歌功頌德、彰顯領袖偉大,「緊急編輯製作」了《大國戰「疫」》一書。民眾罵聲一片,《大國戰「疫」》被迫火速下架。

三月七日,中共《長江日報》報導,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要求民眾感恩中共。 其言論在網上被炮轟後速刪。

小小的武漢冠狀病毒,把中共的畫皮再一次撕開。從此次肺炎事件中民眾對它的認識越來越清楚:邪惡無恥、外強中乾。

切爾諾貝利核泄漏引發蘇共解體,武漢肺炎事件也必將加速中共垮台。

一月二十七日,丹麥報紙Jyllands-Posten刊登漫畫,將中共五星血旗上的五星,換成五顆冠狀病毒。這幅漫畫形像地表明:中共是輻射全世界、禍害全人類的病毒。人類清除中共這個病毒的時刻到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