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讓她們的童年成為噩夢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在中國大陸,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抄家、非法關押,造成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子女失去親人的呵護而無依無靠,無人撫養,他們在失去父母陪伴的情況下生活的很艱苦,得不到父母的愛護與教養,他們有的不能上學,外出打工,小小的年紀就得幹活掙錢,養活自己,他們幼小的內心裏經受著無比的孤獨與痛苦。這些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搞運動迫害民眾造成的惡果。

九歲的她:不知媽媽為何被抓走,一去十年

二零零一年夏天,孫英九歲。一天深夜,一幫警察突然闖入家中,把孫英的媽媽陸鳳玲綁架走了,這幫警察還將家裏洗劫一空,把所有能拿的東西都拿走了,甚至把家裏煮熟的雞蛋也連鍋端走。

孫英的媽媽被關進洗腦班。警察說如果不簽字放棄信仰就要被送去判刑。她的媽媽堅持信仰、沒有簽字。之後,她的媽媽遭非法判刑,被整整關了十年。

之後孫英只好住在爸爸和繼母的家裏。她的爸爸開出租車,沒有時間管她,她成了沒有母愛的孤兒了,在學校裏還得強顏歡笑。記得有一次孫英犯了急性闌尾炎,當時疼得都直不起腰來了,也只能自己忍著,當時孫英多麼希望媽媽能在她身邊啊!

然而,媽媽到底犯了甚麼罪要被判十年?沒人能告訴她。

孫英的家裏人總對她說,就算她考上大學也不會供她讀書,每天都這麼跟她說,迫於無奈,孫英上到初二就只好退學了。

退學之後,未成年的孫英必須出去打工,她要掙錢,要養活自己,要去看媽媽。每當過年過節,誰能體會到一個女孩沒有父母的心情?

孫英的媽媽是好人,她一心向善,她一點錯都沒有,可是卻被關押了整整十年!人生有幾個十年啊?

孫英的舅舅陸誠林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二在伊春勞教所裏被惡徒殘忍灌食窒息而死,年僅三十八歲。

孫英的大姨陸彩霞、三姨陸鳳雲多次遭綁架、勞教,表哥閆思佟未滿十八歲就被非法勞教,遭受殘酷迫害。

十二歲的她:父母雙陷冤獄,被迫寄人籬下

女孩包麗清,家住黑龍江省伊春市,她的父母都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

由於法輪大法神奇的祛病效果及「真善忍」巨大的道德力量,使修煉人數迅速增長。這觸動了中共的「假惡暴」神經,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二零零二年,包麗清的父母先後被中共法院枉法誣判。

那是二零零二年四月,包麗清十二歲,她的爸爸包永勝從家中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關入佳木斯監獄。

包麗清的媽媽鄧鳳香因不斷替爸爸申冤上告,被一群男警察暴打致遍體鱗傷,全身紫黑,警察怕惡事敗露,把她秘密轉移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從五月至八月,正是天氣炎熱的季節,鄧鳳香是穿著棉衣在看守所裏度過的。最後,邪黨法院在不開庭的情況下,黑箱作業,對包麗清的媽媽非法判刑三年,將她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

家裏經營的豆腐店被迫關閉了。豆腐房由於無人看管,導致漏雨無人修補,房蓋的木板都被雨淋爛了,房子只剩下四個框子。年僅十二歲的小麗清從此開始了無法想像的噩夢般的生活。

面對父母被綁架、判刑的巨難,小麗清一個人在家裏冰冷的炕上躺了六天,不吃不喝,一個勁地哭,她左手摟著爸爸的衣服,右手摟著她媽媽的衣服,上面還分別放著他們的照片,小麗清太害怕失去他們了。六天裏,她不知道自己睡沒睡覺,只覺得一會哭的抽過去了,一會又呼喊著爸爸媽媽驚醒了,她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用腦袋往牆上撞。

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小麗清開始了寄人籬下的生活。親戚們商量,讓她輪流到各家住,每家住一個月,學不能再上了,衣服也不給買,只能給個地方睡覺和填飽肚子。這樣小麗清在小學五年級就輟學了。

親戚家有住在哈爾濱的、佳木斯的、巴彥的,還有伊春大風的,小麗清往返於各家之間,由於說好一家三十天,因此每到月末這天一大早不讓吃早飯就攆小麗清到另一家去。有時兩家在一個城市小麗清就走著去,村與村之間很少看到人,在一望無際的玉米地裏走,一不小心就掉到大坑裏,費了好大勁爬出來繼續往前走。無論春夏秋冬,小麗清只有一雙鞋,後來破的幾乎整個腳都露在外面,還得穿。冬天裏,有的親戚家讓她睡在用磚塊和石頭臨時搭建的冰冷的炕上,牆上還掛著冰。

身體上的痛苦和生活上的艱難都不算甚麼,最難以承受的是親戚們把她當成包袱,給她臉色看。一次,小麗清在二大爺家住時,她二娘把家裏的錢放在一個餅乾盒裏,她怕小麗清動,就偷偷在盒子外面抹上油。二大爺著急買摩托車,拿著錢就走了,小麗清一看二大爺上市裏買東西,心想他回來時一定會給自己買好吃的,於是小麗清就把屋子裏裏外外收拾的乾乾淨淨,把餅乾盒子也擦了。二娘一進屋沖到餅乾盒子那大叫:「好啊,你還真有心眼啊,拿了我的錢還把證據都銷毀了。」小麗清跪下跟二娘說自己沒拿錢,可二娘還是不依不饒,把全村的人都喊來,讓大家一起看看她把錢藏哪了。小麗清讓他們翻自己的身體,二娘氣呼呼的說:「誰會那麼傻啊,拿了別人的錢還放在身上,說不定藏哪裏去了,你爸媽都進監獄了,我讓你也進去。」二大爺回來了,看到這場面急忙說是他拿錢去買摩托車了,可二娘還是不停地罵,第二天一早就讓小麗清搭運豬的車上別的親戚家去了。

還有一次在四大爺家,快過年時,四娘提前就說:「告訴你,大過年的不許在我家哭,要哭你就走。」小麗清強裝笑顏陪著他們吃完年飯。但她實在太想爸爸媽媽了,偷偷跑到村外三十多米的橋頭上大哭,她跪在地上祈求上天快點讓她的爸爸媽媽回來,她要承受不住了。那年她才十六歲。她滿肚子的委屈沒人訴說,後來忍不住告訴姥姥,當時姥姥已經七十八歲高齡了,自己一個人生活都很吃力,可是看到小麗清在別人家更遭罪,就把她接到自己身邊住。

小麗清終於把媽媽盼回來了,後來爸爸也結束了四年冤獄,他們一家終於團聚了。她怕爸媽難過,不告訴他們這幾年的事,可姥姥忍不住告訴了他們。爸爸媽媽一點也不怨恨親戚,反而帶著小麗清買上禮物挨家去感謝他們。爸爸媽媽說,不是親戚們不好,是中共邪黨使用卑鄙的株連手段,親戚們是因為對邪黨的恐懼才那樣的,他們也是受害者。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包永勝再次被金山派出所警察綁架,遭到金山屯區公安分局刑警隊副隊長陶緒偉等人殘忍的酷刑折磨。陶緒偉、王海龍、孫立龍、曹萬才等人用木方子毆打包永勝;用裝滿沙子的硬質塑料管(俗稱小白龍)毆打包永勝;把包永勝的衣服扒光反銬在地上;還把包永勝弄到室外的院子裏凍,十一月份的伊春已經很冷了,他們往包永勝身上潑了十幾桶涼水,還把礦泉水瓶裝滿水,凍成冰,然後圍在包永勝光著的膀子前後,從晚上七點一直凍到第二天早上四點,包永勝被凍得暈過去好幾次。之後,包永勝被金山屯區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

此時的包麗清已經長大了。她去佳木斯蓮江口監獄看爸爸,她問爸爸在難熬的冤獄生活中是不是心底深處還有對參與迫害的警察的怨和恨?包永勝沉默了一下後點了點頭。這次,包麗清告訴爸爸:「不要恨他們,咱們承受的這些苦難不算甚麼,他們才是最可憐的人啊。」包永勝聽了女兒的話,重重的點了點頭,他說明白了。當時在旁邊用電話監聽他們說話的警察聽完他們父女倆的對話,馬上放下了手中的監聽電話把身子轉到一邊去,包麗清看到了警察眼眶裏含滿了淚水。

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那個曾經對包永勝進行酷刑折磨的惡警、金山屯區公安分局刑警隊副隊長陶緒偉車禍身亡,遭到天譴。臨死也沒有明白自己當了中共的替死鬼,下了地獄。這些參與迫害佛法的人,確實是最可憐的人。

法輪功學員是一群善良的民眾,因為信仰「真善忍」,有一個想做好人的願望,但是中共卻不能容忍。哪個國家的領導人都是希望自己的國民幸福,好人越多越好,然而追求假、惡、鬥的中共邪黨卻不希望看到人們幸福,因為人人都做好人了,相信真、善、忍的時候,中共邪黨就不會存在了,因為當所有人都選擇善良的時候,邪惡就會自滅了。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會有人被迫害,就會有子女親屬遭受牽連、承受各種痛苦,就會有人為之流血、失去生命,就會有人被矇蔽當打手、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所以作為普通老百姓的我們,要想能夠自保,要想不被中共的謊言所蠱惑而充當炮灰,就要從中共邪惡的深淵中選擇自救,就是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讓生命從罪惡的深海裏得到解脫,從而獲得真正的幸福與自由。

註﹕法輪功學員包永勝現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比架山監獄二監區三分隊,應於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出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