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補繳黨費看中共末日已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日】

從補繳黨費看中共末日已近

〔大陸來稿〕現今,大陸各地中共基層單位都在催促所有的中共黨員要補繳黨費。

我們單位也不例外。二零一六年補繳了兩次,一次是補交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六年的黨費;第二次是補交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四年的黨費。第一次補繳,少的補繳了三千多,多的有補四五千元的;第二次少的要補繳七、八千,多的達萬元以上。

第一次補繳黨費時就有黨員感到很不滿,就要退黨,可是得到的答覆是:要退黨,就開除!大多數黨員雖然繳了費,心裏卻憋了一肚子氣。

這件事在單位引起不小的波動。有家長阻止上大學的孩子入黨的;有同事阻止工作、學習都積極上進的年輕員工入黨的。現在單位發展黨員很難,因為沒有人申請入黨。沒有辦法,要發展黨員怎麼辦呢?只好從檔案中把幾年前或十幾年前寫的入黨申請書翻出來,要求寫申請書的人入黨,不入不行。寫申請書的人說:我那時還小,甚麼也不懂才寫的。那也不行!你就得入!

從中共建黨以來,經過了無數次運動,迫害死了八千多萬中國人。鬥爭不斷,不是外鬥,就是內鬥,這就是中共的邪惡本性,現在連他們自己的黨員也不放過,也要強取豪奪。這不是說明了中共到了滅亡的邊緣了嗎?

「反革命」原來是這麼回事呀!

〔瀋陽來稿〕前幾天坐車,遇到一個有趣的大姐。只見她靠著欄杆,拿著化妝品往臉上東一下西一下地抹著。站在她對面,我不忍看那黑一塊白一塊的模樣,就告訴她哪兒沒抹勻。她憨厚地笑著說:「我趕著去應聘,沒來得及化妝。」我說:「化化妝是對的,是尊重對方。」

大姐是去應聘保姆工作。我問她一般能幹多長時間?她一一告訴了我。

我問:「你在那麼多家工作過,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嗎?」她說沒有。問她上學時入過團、隊沒?她說入過,只沒入過黨。我說:「入團時你簽字、摁手印沒?」她說:「簽了、摁了。」我說:「那就是賣身契。近百年來,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犯下了那麼多罪惡,現在正在償還對人民欠下的這一筆筆血債。誰去還債呀?就是黨員、團員、少先隊員,因為他們都是共產黨的人。怎麼還?表現形式就是各種災難。‘三退’就是退出黨、團、隊組織。這樣索命的災難來了就跟咱無關了。」

聽我這麼解釋,她說:「那你也幫我退了吧。」

她問我:「有人說法輪功反黨,是反革命。」我說:「法輪功不反對任何黨派,因為法輪功不參與政治。法輪功反對的是中共殺人。你知道共產黨嘴裏的‘革命’是啥?不就是要人的命嘛。以前的歷次運動不都叫‘革命’嗎?革掉了那麼多人的命。法輪功反對共產黨殺人,共產黨就說法輪功是‘反革命’。」

「哦」,大姐點著頭說:「原來‘反革命’是這麼回事呀!我退出團、隊,也反對革別人的命,這下我也算‘反革命’了吧?」「是,誰退出中共組織誰就是聰明人,好人,誰就能躲過災難。」

我和大姐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