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所謂的「三級重點分子」看中共與民為敵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那是二零一一年三月份,本地派出所片警又找上門來要我填調查表。

這次他拿來一份幾頁紙的名單,名單上的每個人都是要填表的對像。隨行的協警在填表時將名單放在桌上,我順手拿來看了看。

名單的第一部份是我們這片區域所有曾被勞改與勞教過的人員名單,比較長。第二部份就是法輪功學員,名單上有幾十人,將本地所有曾經練過法輪功的人都列上去了,包括一九九九年迫害一開始就聲明不練而且再也沒練過的人,然而這些人都是今天中共要求填表的對像,而且是將他們和勞改勞教人員並列在一起對待。

名單的最前面是我們這幾個依然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每個人的名字後面都被注上了「三級重點分子」字樣。我們這幾個人個個都被中共多次非法關押過,我想這可能是被列為「三級重點分子」的原因。

在這份名單中我還看到一個名字,看地址是本地某村的村民,後面標注的不是勞改勞教,也不是法輪功,而是「維穩重點分子」,我猜想這可能是當地的上訪人員或其它原因讓中共不放心的人。

其實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份,中共公安部搞「萬家入戶」大調查,就已經填過一次表,但那一次是針對本地所有居民。當時寫有我名字的那張表上還專門用鉛筆寫上了「入戶調查」四個字,就是要求調查員一定要親身到家裏看看的意思,而別人的表上沒有。想到這裏,我就問:「你們去年不是已經調查過,為甚麼還要再填一次?」協警說:「你以為我們願意,那是表二,這是表七。」我理解這意思是:去年是第二號表,這是第七號表。去年是針對所有人,今年這張表是專門針對你們這幾類人的。這兩次的調查內容都很細緻,除了個人的詳細情況,其中一次甚至問到了父母的結婚日期。

由於警察與我關係還算融洽,我就問他,填這表對我有甚麼不利,比如在外上網會不會被監控?警察說,兩勞釋放人員(指勞改與勞教)只要在我們這片的網吧上網,我們所裏的監控設備就會有反應,我們就要去看看。至於你們,應該不會吧?──其實這話不可信,根據這些年的親身經歷,我知道中共敵視法輪大法弟子遠遠勝過那些普通的兩勞人員。

臨走前,片警察指著我們單位一個一九九九年就已經徹底放棄練功的老太太的名字,說要去看看,問在哪裏住(名單上只給出單位,沒給出具體住址),我想,人家早都不練了,你們這一去,還不把人家一家人嚇壞,就沒告訴他。其實那老太太當年練功身體狀態很好,多年的病都練好了。現在不練了,身體也大不如前了。

關於這兩次的調查,我理解是在為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的召開作所謂的「穩維」準備,尤其這第二次調查,就是在建立「黑名單」,為進一步迫害民眾作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