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心臟病之名 多少罪惡被掩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心臟病,經常出現在那些被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死因鑑定欄中,被當局作為一種普遍的掩蓋迫害真相的藉口被隨意使用,這使多少謀殺的罪惡被「合法」的轉化為「正常病死」事件,使多少無辜被害死的好人沉冤難雪!這也成了中共用謊言掩蓋其暴政的一個部份。

明慧網報導出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例中,在搜索「心臟病,被迫害致死」這樣的詞組後,僅從二零一零年到現在的兩年時間裏,就發現有二十四個是藉口心臟病突發致死的迫害案例。下面的案例,只是在搜索了明慧網一小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七個。

一、抹去塗層看見的真相

孫繼宏,原黑龍江省樺南林業局林場派出所警察,因堅持信仰真善忍,曾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孫繼宏在北京被再次綁架,四天後就傳出死訊,死因被「鑑定」為心臟病突發。十月五日晚,家屬被允許去北京市公安局法醫檢驗鑑定中心查看屍體,到了屍體存放的屋裏後,家人看到屍體渾身上下被打得體無完膚,頭腫得很大,已變形,家人竟然認不出來,在家人強烈要求下,北京警察無奈洗掉塗在屍體臉上厚粉一樣的塗層,才得以確認。

孫繼宏和女兒孫玉博
孫繼宏生前和女兒孫玉博

洗去那作為掩飾的塗層後,眼前景象真是觸目驚心,孫繼宏遺體左眉角被劃破一個口子;眉心處有一個洞,面部有六個圓形的洞,是被像煙捲一樣粗的東西捅的,或者是被粗鋼針扎的,肉都穿透了;額頭兩個眼眉中間、下頜、脖子等處有深度燒傷痕跡,且面積很大;兩肋,後背,腿等多處有傷,慘不忍睹。

家人要拍照片、要單獨看遺體、要案件材料等,警察一概都不允許。家屬認為:孫繼宏沒有心臟病,身體非常健康,頭髮油黑髮亮,滿面紅光,而他的遺體非常明顯的顯示是被刑訊逼供酷刑折磨致死的。

警察自知理虧,怕家人上告,主動賠上萬餘錢,於十月六日迅速將孫繼宏遺體強行火化,並嚴密封鎖消息。家人要求追究殺人兇手,追究罪犯刑事責任,當時北京豐台分局國保支隊長呂東生聲稱正在追究相關兇手,但是,家人之後再也沒得到任何相關涉案人員被處理的結果。

一樁酷刑致死的迫害罪行就這樣被以心臟病突發致死的藉口輕輕鬆鬆的「掩蓋」過去了。

二、兩套方案後的真相

彭光俊,男,五十五歲,北京市懷柔區橋梓鎮後橋梓村大法弟子。據村民講,彭光俊平時為人正直熱情善良,身體也很結實,自修煉法輪功後,更加嚴格要求自己,給別人幫助時,從不講條件論價錢,是村裏老少皆知的好人。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彭光俊被綁架,後被劫持到團河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大年初一),在團河勞教所「升旗」之時,彭光俊當眾高喊:「法輪大法好!」惡人一擁而上,捂嘴把他拖走,隨即轉至集訓隊,當時集訓隊大隊長是張保利,小隊長是劉金彪。集訓隊接到上頭指示,三天內「轉化」彭光俊,在隨後毆打、電擊、熬夜中,不到四天,彭光俊就被折磨致死。北京市勞教局連夜召開緊急會議,令所有知道此事的警察保密,對外宣稱彭光俊「心臟病發作死亡」。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六日,勞教所人員提著禮物,登門到彭家謊稱:彭光俊病死了,是得心臟病而死的。彭家感到其中有詐,提出要驗屍,勞教所方答覆:只要你們不追究死因,你們可以給彭挑選骨灰盒及墓地,政府出一萬五千元喪葬費。

在處理彭光俊的遺體火化時,家人發現彭光俊頭部和身體都被打成黑紫色瘀血,臉上有被電棍灼傷痕跡,肢體有的骨頭已被折斷,很明顯是酷刑折磨致死。家人認為人命關天,不能如此了結。但中共人員恐嚇:如果不服從安排,要叫你們全家全部失業破產,無法生存。彭家迫於壓力,只好蒙冤妥協。事後,勞教局一頭目曾對同伙得意的說:畢竟是農民(指彭光俊家屬),沒文化,愚昧,好糊弄,彭光俊的事只花了三萬多就擺平了。

據悉,團河勞教所當時制定了兩套方案(材料),如果有人追查到底,就把責任人劉金彪、張保利、李強交出去,判了他們。如果不再追查,就按心臟病突發病故了結。

三、沉冤未雪 遺體作證

那振賢,黑龍江省雙城市希勤鄉治業村一名普普通通的農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未修煉前,疾病一身,風濕病、關節炎、老寒腿,夏天都得穿棉褲,渾身無力,不能幹活。修煉法輪大法後一身疾病不治而癒,有名的大煙袋戒掉了,酒也不喝了,小牌也不看了,身體好了,心情也好了,待人接物也特別的和善。村裏人都說他像變了個人一樣。

那振賢生前照片
那振賢生前照片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雙城市「六一零」在雙城實行大搜捕,那振賢又一次被非法抓捕,送到雙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同年三月中旬,被非法勞教二年,被劫持到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四大隊繼續迫害。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下午二點,那振賢家屬突然接到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病危」通知,家屬立即趕去,但人已死亡。家屬發現那振賢遺體被明顯處理過的跡象,但嘴角右邊仍有明顯的吐血所致的血跡,鼻樑骨腫脹變形,左眼睛有外傷充血,右肩頭有一處外傷所致的瘀紫直徑為三釐米,眉角上方有一處外傷所致的裂口,右側肝區,左側第六肋下有多處三釐米左右,圓形呈疊狀的紫黑色瘀紫圓環傷痕,兩腿有異樣。死者生前衣物全部被更換,換成白線衣和白線褲。

那振賢遺體
那振賢遺體
那振賢遺體

在停放遺體的「哈爾濱東華苑」,家屬掀開死者的衣服,不顧警察阻攔,將迫害致傷部份迅速拍照。哈市長林子勞教所五大隊大隊長王凱及另外兩個管教瘋狂地搶家屬相機,不許拍照,並給110打電話,要非法拘留所有家屬。王凱及副隊長強勝國對家屬威脅說:「你們對那振賢屍體照相是違法的,我們已經向你們雙城公安局報案調查此事,抓你們。對此,那振賢家屬強烈質疑,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甚麼?要掩蓋甚麼?為甚麼不允許對家屬遺體拍照?為甚麼要打110報警?對自己親人的遺體拍照也犯法嗎?

對於那振賢的不白之死,家屬向長林子勞教所要說法,勞教所說是心臟病突發猝死。也就是正常死亡,那振賢的家屬不服,從此為了伸張正義,那振賢的家人走上了一條長達六年的艱辛的上訪之路。六年了,那振賢遺體一直存放在哈爾濱市東華苑,殺人的事實,人證、物證都有,卻被邪黨公檢法視而不見,強行掩蓋,冤魂至今仍不能昭雪。

四、醫界家屬 禁看屍檢

高獻民,暨南大學生物系講師,出身於高級知識份子家庭,是家中的獨子,被迫害致死時僅四十一歲。

高獻民
高獻民

二零零零年元旦這一天,廣州警察綁架了高獻民等十位正在聚餐的法輪功學員,以「非法聚會」罪名關進天河區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迫害,遭到惡警慘無人道的強灌濃鹽水。當時的看守所所長、惡警朱文勇叫四個在押人員分別踩住被灌食的法輪功學員們的四肢,罪犯們壓著頭、撬著嘴,把整包的鹽(一斤裝)倒進瓶子裏,加少量的水,強行灌進學員的胃裏。其中一名法輪功女學員張春媚被一次強行灌了一千克濃鹽水,之後幾天幾夜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惡警剛開始對高獻民強行灌鹽水時,一個參與的在押人員,看見這麼恐怖的場面,當場暈倒,惡警朱文勇斥責此人無用,立即下令換上另一個犯人幫兇繼續灌鹽水,都沒有化開就強行灌進去,導致高獻民四肢抽搐,當場休克。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七日中午,高獻民昏迷,送醫院搶救不治死亡。

事發後,廣州市公安局迅速將主犯朱文勇暫避戒毒所,對所有行兇者無一懲處。因高獻民家屬都是醫界人士,所以公安局不准死者的家屬看屍檢,也不許上訴,不許向外傳,威逼、恫嚇、強迫家屬接受「心臟病突發死亡」的謊言,並快速火化遺體,毀滅罪證。

五、不准開燈的黑暗停屍房

劉麗雲,女,四十四歲,家住遼寧省葫蘆島市楊家杖子經濟開發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劉麗雲在天津被綁架,後被劫持至葫蘆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劉麗雲被非法判徒刑四年,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七大隊。

劉麗雲
劉麗雲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女子監獄四個警察來到葫蘆島市楊家杖子,對劉麗雲的父親(69歲,不識字)說:「你女兒病的很重,我們給你出車,跟我們去看看吧。」當天,他們將劉父帶到瀋陽一個招待所。第二天早晨,女監人員告訴他:「劉麗雲二十三日死了,死於高血壓,心臟病。」劉父親要求看遺體,他們說:「要看屍體,必須先簽字,同意火化,否則不讓看。」劉麗雲的父親要先看屍體,他們不同意,僵持了三天,女監四人和楊家杖子兩名主管迫害法輪功的人員一直監視老人在招待所住三天三宿,寸步不離地要求老人同意火化。三天後,老人說:「我不看了,也不簽字,我要回家。你們火化不火化我不管!」獄方人員問:「那麼你們要不要骨灰?」老人說:「要骨灰。」他們說:「如果要,你就在這表上簽個名字,按個手印。」因為老人不識字,只會寫自己的名字。簽完字,他們馬上帶老人去看遺體。他們把老人帶到一個黑暗的存放遺體的房間,不讓開燈,只讓看臉部,劉麗雲的頭部腫大,不允許看身體。看過後,監獄方面馬上將屍體火化,把老人帶上車送回楊家杖子。

六、警察拒絕法醫鑑定

曾憲娥,三十六歲,湖北省十堰市顧家崗工商銀行職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曾憲娥依法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回來後被非法勞教,在湖北省女子勞教所受盡了折磨。為了抗議邪惡的迫害,她進行絕食。惡警對她使用了殘忍的手段強制灌食,把她綁在一個大木板床上,手腳都不能動,然後拿一個直徑大約十二~十四毫米粗的長塑料管子強行從她口中插入,插的很深,從口中插進再拔出、再插進去,她感到疼痛難忍,內臟嚴重受損,後來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曾憲娥的丈夫被告之曾憲娥「因心臟病」已死亡。家屬趕到醫院,曾憲娥的遺體被從冰櫃推出,衣服是新的,頭腫的很大,雙手緊攥在一起,身體是軟的。曾憲娥丈夫要求重新換衣服,並查看身體,但被拒絕;曾憲娥的弟弟後帶法醫要鑑定,被拒絕,要拍照也被拒絕,要拉回十堰被拒絕,屍體火化時也不讓家屬靠近。家屬回到十堰後被告之不許開追悼會,不准將此事透露出去。

另一位與曾憲娥同監關押的被酷刑折磨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曾經聽到惡警們手機對話:『你們那裏進行的怎麼樣了?』這邊回答說:『我們還在繼續,這個老傢伙頑固的很。』對方手機裏急促的喊叫:『你們趕快停下,曾憲娥已被我們打死了,不然我們就要超標(註﹕所謂『超標』就是指超過中共勞教所規定的死人指標)。

七、不讓查看的上身的秘密

李志勤
李志勤

河北寧晉縣大法弟子李志勤,男,五十歲左右,河北省邢台市寧晉縣小棗村人,在修煉前曾患有嚴重肺結核病,修煉大法後身體康復,親身證實了法輪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功效。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在趙縣租住房屋中,李志勤被寧晉縣「六一零」和趙縣「六一零」合夥非法抄家、綁架,當晚被迫害致死。
李志勤被關押死亡後,寧晉縣邪黨政府惡徒沒有立即通知家屬,而是兩天以後才通知。這些所謂的「政府人員」一方面對李志勤的家屬稱李是「心臟病」突發而死,只讓家屬匆匆看了一眼遺體,然後匆匆火化;另一方面又賠償一萬元錢給李家屬,並威脅李家屬不許與煉法輪功的接觸,否則來一個抓一個。但是家人都知道,李志勤從修煉法輪功以來身體一直都很健康,幾年來沒有吃過一粒藥,也沒患過「心臟病」,雖然只匆匆看了一眼遺體,但家人發現李志勤腿上有一塊塊的青紫傷痕,而上身,惡警心虛根本不敢讓家人查看。

如今,雖然那屍體上身所應該存在的某種酷刑迫害的證據已經隨著焚屍爐的火燄而永遠的消失了,但是這樁反人類的罪行卻不會被人們忘記,終有一天,正義的人們會重新將這一切隱藏在陰暗角落裏的罪惡全部翻出來,讓它們暴露在陽光之下,接受歷史的審判。

八、虐殺後十幾天才通知家屬的貓膩

王鳳芹,山東煙台芝罘區珠璣村村民,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晚,王鳳芹與一位修煉法輪功的老頭,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一塊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因惡人舉報,三人被警察綁架到煙台西南河派出所。

王鳳芹
王鳳芹

晚上七點,派出所所長孫茂亮用電棍電、打王鳳芹,直打到後半夜二點,王鳳芹一句話沒說。孫茂亮就又使用了更毒辣的一招,他開始用開水燙王鳳芹,從王鳳芹的左邊頭、臉往下倒開水。王鳳芹就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這一喊倒把孫茂亮嚇的竄了出去。

用開水澆燙大法弟子
中共酷刑:用開水澆燙法輪功學員

二十七日下午四點三十分左右,把他們劫持到煙台幸福十六村法院二樓的洗腦班內,三人絕食抗議迫害。幾個惡人看他們不吃飯,就給灌食,一個叫王桂紅的猶大用竹管子用力撬王鳳芹的嘴,然後就用稀飯灌食,一直到把王鳳芹迫害致死。王鳳芹被迫害致死時年僅三十九歲。惡警趕忙把她的屍體拉到煙台市火化廠冰凍起來。

惡徒迫害死王鳳芹後,想好對策,十幾天後才通知她丈夫來認屍,稱死因是心臟病。

家屬看到王鳳芹的遺體時悲憤難當:她大張著嘴,兩臂張開,只穿著內衣,腳未穿鞋。家屬想給她換上新買的衣服,可原來的衣服不知是血還是水貼在身上脫不下來,只好將新買的衣服蓋在身上。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膚均為黑紫色,慘不忍睹。當時她丈夫已經認不出面目全非的她,對惡警說,只認識穿的衣服是王鳳芹的。惡警一聽就惡狠狠地說:不用囉嗦馬上火化。而且惡警還逼著她丈夫拿出一千元錢作為火化費用。

惡人將王鳳芹迫害致死,本應追究他們的責任。可是沒有人披露事實真相,家人到哪裏去討說法?警察將人迫害死了,不但不怕追究責任,沒有絲毫的負罪感,竟然還能對死者的丈夫勒索火化費用。世間還有這樣的邪惡嗎?

以上曝光的這些點點滴滴的案例就足以令人震撼了,中共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罪惡實在是罄竹難書,以上所能揭露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無論中共怎麼掩飾,用心臟病還是用別的藉口,甚至是殺人滅口的手段,但都無法阻止真相在世界的廣傳。如今,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薄熙來等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們都已經在國際法庭被起訴,正義的力量正在對邪惡形成圍剿之勢,國內隨著法輪功學員持之以恆的講真相,越來越多的人們的良知被喚醒,反迫害的浪潮越來越強大,退黨大潮洶湧澎湃勢不可擋,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中共邪惡正在被全面解體。

以上這些所有令人髮指的迫害罪行,無論被揭露的還是被掩蓋的,一樁一樁的,無所遺漏的,都將會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裏,被正義的法庭所一一追訴,那些犯下反人類罪行的惡警與高官們,除了及時回頭、停止迫害,並積極收集迫害證據,站出來公開揭露迫害內幕,除將功贖罪以外,世上沒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再保護你們,這是我們對未來的莊嚴承諾,善惡必有報,人間的正義一定要完全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