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孩子的傷害知多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是非常殘忍、無人性的,修煉者的家人、朋友和單位在這過程中也不可避免的受到牽連,這場迫害給修煉者的孩子帶來的傷害和負面影響就更為深遠。我們來看一下河北邯鄲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所涉及到的這方面案例,分析中共的這些暴行對法輪功學員子女所造成的實質性傷害。

十四歲的仝鐵龍被惡警作人質銬了一天一夜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大名縣公安局出動五輛警車,二十多人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仝瑞卿的家,惡警不但搶走了電腦、打印機,還搶走了五萬多元的現金、六萬多元的存摺,而且把一部份皮衣等貴重衣物搶走,家裏一片狼藉,當時仝瑞卿不在家,惡警便綁架了他的幾個孫子作為人質。

這些孩子分別是:大孫女仝曉凱、二孫女仝小寧、孫子仝鐵龍。更為惡劣是,惡警把只有十四歲的仝鐵龍用手銬銬了一天一夜。三月九日下午,惡人把仝瑞卿的兒媳白順峰和二孫女仝小寧送進了大名縣萬堤看守所,把大孫女仝曉凱和孫子仝鐵龍放回找他們的爺爺,並揚言找到仝瑞卿才能換回仝小寧。

誰都知道,只有暴徒和極端主義分子才綁架人質進行勒索脅迫。可是中共實行的是國家恐怖主義,所以它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以警察名義綁架受害人家屬當人質。須知,當時這幾個所謂的人質都是十幾歲的孩子啊,中共就是以這樣的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家屬的。

惡警威逼孩子說出父親的工作地點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邯鄲市復興區郝村派出所五、六名惡警無緣無故闖入西邢台村法輪功學員魏保全的住所抄家,抄走法輪功書籍、真相光盤等資料。魏保全當時不在家出去幹活了,他的妻子在好心人的提醒下提前走脫。

沒抓住人,惡警們心有不甘,就把魏保全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帶走。孩子哪裏見過這個陣勢,嚇得直哭,說後天還要參加中考。於是,惡警就威逼孩子,讓他說出父親的工作地點,結果壞人罪惡的圖謀得逞了,孩子的父親遭到惡警的綁架迫害。

中共真是陰險之極,一個十來歲的孩子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和分辨能力?當惡徒們威逼孩子出賣自己父親的時候,給孩子造成的心理壓力該是何等的大?從那以後,魏保全的孩子整日生活在愧疚與恐懼之中,這段傷痛要在孩子的心裏要留存多少年才能夠消除?

惡警滿院追著孩子打

河北邯鄲市一李姓法輪功學員自修煉法輪功以來,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可是這樣一個好人,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八年七月這九年期間,當地惡警上門騷擾、抄家、罰款等次數數也數不清了,他本人只記得被送看守所拘留五次,勞教二次,自然對他的迫害也牽扯到家人和孩子。

那是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中午十二點左右,惡警拿著他家的鑰匙直接開門搶劫。李的兒子當時才十三歲,護著爸爸,一惡警惱羞成怒,口出惡語,滿院追著孩子打,孩子哪裏躲得過,被惡警捉住「啪啪」就是兩個重耳光。

六歲女兒再也見不到父親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邯鄲成安縣林裏堡鄉王彭留村的法輪功學員王書軍和妻子趙素英帶著只有兩歲的女兒一起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回來後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石家莊第四監獄。石家莊第四監獄是邪惡的黑窩,王書軍在那裏受盡了折磨,於二零零三年十月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四月,邯鄲六一零頭目曹志霞指使縣公安局連日紅等惡徒綁架了王書軍,在洗腦班惡徒對王書軍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摧殘。長期的監獄折磨,使王書軍年輕而健康的身體變得極度虛弱,在洗腦班關押一個多月後,王書軍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決不寫保證書。曹志霞之流看他身體實在不行了,怕擔責任才放他回家。可長期的迫害使王書軍的身體再難恢復,王書軍於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凌晨四點含冤去世,年僅三十六歲,家中一貧如洗,孤兒寡母窮的連安葬的費用都沒有。

幼年喪父是人生最大的不幸之一,王書軍的女兒那年僅僅六歲,就再也看不著疼她愛她的父親了。沒有了父愛,對於一個孩子來講,打擊可想而知。而所有的這些悲劇和殘酷的事實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兩歲女孩和她母親的悲慘遭遇

邯鄲市楊鳳蓮是個大學畢業生,和丈夫劉軍均為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夫婦倆抱著七、八個月大的女兒,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討還清白。後被非法抓捕遣回邯鄲,當時夫妻倆是合戴一副手銬,另一手抱著孩子被押著回來的。在看守所期間,只要說一句「不煉了」,就可以被放出來,可是楊鳳蓮一直堅持就說「煉」。女嬰跟母親住在牢房裏,因為沒有東西吃,媽媽沒有奶水,常常餓得孩子直哭。

一天,省公安廳廳長來看守所視察,把楊鳳蓮叫出去談話,廳長說:「你這叫孩子多受罪啊。」楊鳳蓮說:「不是我叫孩子受罪,是你們把好人當壞人關,我的孩子有啥罪?」她義正詞嚴的駁斥令廳長啞口無言。對話時,牢房的鐵門緊鎖,所裏不讓任何人照顧楊的女兒,女兒找不到媽媽,又沒東西吃,就拼命地哭,哭睏了,睡一陣,醒過來又哭一陣。

出來以後,楊鳳蓮夫婦又被中共當局非法拘留四、五次。他們家裏租的小房子也被公安抄了,家裏的東西全被扔到院子裏,颳風、下雨、下雪,全都淋壞了。他們被從家中帶走時,回頭看看,心想也許回不了這個家了。每一次他們被放出來都要被勒索「罰款」五千元,原來全家僅靠劉軍掙的幾百塊錢度日,劉軍被抓後斷了生活來源,每次都是朋友幫助湊的「罰款」,實在沒有辦法,楊鳳蓮只好靠賣血來養家糊口,女兒的營養更是跟不上。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號前,劉軍和楊鳳蓮夫婦又一次被公安從家中非法抓走。第二天楊鳳蓮被惡警押回家抄家時,她帶著年僅兩歲的孩子堂堂正正擺脫了惡警們的控制,從此,母女倆過起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結語

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所涉及的社會層面極其廣泛,連孩子都不肯放過,可見它的殘酷性要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限於文章篇幅,以上幾例僅僅是邯鄲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迫害案例中所涉及到的對孩子們的傷害,那麼放眼全國到底發生了多少這樣的悲劇呢?面對中共這樣一個無惡不作、邪惡至極的殺人黨,所有的中國人真應該清醒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