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年的時間證明了甚麼? 【明慧網】

十九年的時間證明了甚麼?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已經過去了十九年。十九年已經是不短的一段歲月,對於一些事情,時間往往是最好的考驗和證明。那麼過去的十九年證明了甚麼?

第一,法輪功團體是一個善良、和平和理性的團體。這一點,在四二五上訪時就已經表現的非常明顯。儘管中共誣陷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可法輪功學員既沒有「圍」,更沒有「攻」,他們只是依照憲法賦予的權利到中南海附近的府佑街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整個過程非常平和,沒有人喧嘩,沒有影響交通,沒有影響當地居民的生活,臨走前,他們把地上的紙片、行人扔的煙頭都撿起來。

中共還誣陷法輪功學員上訪是「鬧事」,可恰恰是中共鬧事在先,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在後。是中共警察在天津抓捕和毆打了45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並拒絕放人,才有法輪功學員被迫上訪。在此之前,中共喉舌媒體就以文革上綱上線的方式發表批鬥文章,中共公安部以先定罪再調查的方式羅織罪名,並在各地騷擾法輪功學員煉功,中共宣傳部非法禁止法輪功教人向善的書籍出版發行。面對中共的不斷鬧事,法輪功學員不得不上訪,要求釋放在天津被抓打的法輪功學員,允許法輪功書籍出版發行,給修煉者一個不受干擾的煉功環境。這些要求都是憲法賦予的最基本權利。

四月二十五日上訪當天,當時的總理已經妥善解決了問題,可是當時的中共頭目、被國際社會稱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在恐懼和妒忌的變態心理驅使下,執意發動迫害。這個漢奸出身、踏著六四學生鮮血獲得權力的奸詐小人,一方面釋放煙幕,聲稱允許煉功,一方面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糾集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這樣一個類似納粹蓋世太保的恐怖組織,並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悍然發動了邪惡的迫害,一時間宛如文革再現,這場迫害至今已經持續了十九年。

在過去十九年的時間裏,中共的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野蠻地折磨法輪功學員,造成至少4213位法輪功學員直接死於酷刑折磨等迫害,而這僅僅是突破消息封鎖傳出來的案例,實際案例數量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可是過去十九年裏,從來沒有發生一起法輪功學員暴力報復的案件。相反,法輪功學員認為參與迫害的警察等人也是中共謊言的受害者,對他們勸善,勸他們停止作惡,以免害人害己。儘管中共媒體炮製所謂一千四百例,並上演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可是過去十九年來,法輪功學員中從未發生一起類似的極端事件。

十九年的時間,足以證明法輪功群體的善良和理性。在世風日下的今天,這樣一個善良的人群對所有人都有益處。

第二,十九年的時間,見證了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信仰的堅定。中共的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用盡了酷刑和洗腦等手段,企圖強迫法輪功學員違心表態放棄信仰,但這根本無法改變他們向善的心,十九年過去了,法輪功學員沒有變,他們仍舊堅持和踐行對真善忍的信仰,堅持向民眾講真相,以和平的方式揭露和抵制迫害。中共歷次政治運動,沒有誰可以挺過幾天,可是十九年的迫害,法輪功仍屹立於世,並且在中國大陸和海外廣傳,有越來越多的人走入修煉。對真善忍的信仰是任何強權、暴力和謊言都改變不了的。

第三,十九年的時間,證明了法輪功不參與政治。法輪功修煉者根本無意於染指政權。在同樣有著中華文化的台灣,法輪功從未介入選舉和政治派別。在歐美等民主國家,法輪功也從未介入黨派之爭。他們經常參加社區活動,介紹功法,受到當地政府的褒獎和當地民眾的歡迎。這是法輪功在一個正常的國家存在的狀態。

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傳播《九評共產黨》,告訴人們共產黨的邪惡,勸人們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三退),如今三退人數已超過三億。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誣陷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當然應該告訴人們,迫害和誣陷法輪功的中共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組織,讓民眾不要被中共所欺騙。勸人三退,恰恰是讓人退出中共的政治,不再參與中共的政治,獲得精神的自救。對於共產黨員,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有仇恨,相反,他們冒著風險勸人三退,恰恰是為了人們擺脫中共的毒害,走向美好的未來。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了十九年,雖然罪惡的勞教制度因為其明顯的違法已經解體,但江澤民糾集的六一零恐怖組織仍然在各地操縱公檢法陷害法輪功學員。根據明慧網報導的案例所做的不完全統計,在二零一七年有974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在二零一六年有1294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在二零一八年一至三月有194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中共踐踏法律,侵犯公民基本權利,所有中國人都是受害者,中共才是真正的反華勢力。我們不能讓中共對好人的迫害持續下去了,希望社會各界和我們一起揭露迫害,儘快結束這場邪惡的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