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用迫害「賭」未來

寫給參與迫害的中共人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五日】在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一月十四日拋出反對司法獨立的「亮劍」論後,中共最高法和最高檢一月二十五日又急急忙忙出台了一項司法解釋,這項名為《利用××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簡稱「解釋」)所列舉的判刑情形都與法輪功學員在大陸澄清受迫害真相的內容對應,明顯將打壓矛頭指向法輪功學員,中共各級人員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一時之間似要回到一九九九年。

對於身處中共中下層,不了解真相的人來說,中國大陸現在的時局真是變化莫測,那些言論和指令是江派的挖坑,設陷?還是現政權改變了態度和江派妥協?恐怕很多中共各級政府、公檢法基層人員難以分辨,不少人處於觀望狀態。一些一直在參與迫害,或前段時間見勢頭不對一時收斂但並未真正明白的人卻因此而「亢奮」起來,因為中共兩高作為司法機關,雖然只有執法權而沒有立法權,但 「解釋」是變相的一種非法「立法」,為中共各級公檢法打壓迫害法輪功確立了新的「依據」。

但對大多數人來說,執不執行兩高的迫害政策,是擺在很多人面前的一個艱難選擇。不過真正有頭腦的人在做甚麼之前都會去想想後果,是利是弊?是福是禍?簡單點就是一句話:還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對我是有好處還是有壞處?不想清楚這個問題,衝動的人和盲從的人到頭來只會吃了大虧。現在很多人講「現實」,最怕的就是跟錯人,站錯隊,那麼我們就建議你為自己的切身利益想一想,三思而行,別站錯了隊。你如果看不清,希望下面交流的內容能幫你看清。

一、看清兩高「當家人」拋出這些言論和迫害指令的真實目的

1、先來看看兩高「當家人」的真面目

中共兩高的「當家人」最高法院長周強及最高檢院長曹建明都與江澤民關係密切。

港媒曾經發表曹建明的自述文章,從中可以看出,曹建明擅長投機鑽營,利用六四事件回國撈官,緊傍江澤民踏上「青雲路」。曹自稱曾進中南海給江澤民等講課,和江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動整部國家機器誣蔑、誹謗法輪功,曹建明再一次抓住時機,為江澤民站台,緊跟江的迫害政策。在當時新華社的通稿中曹某公開發表誹謗法輪功的言論,惡毒攻擊法輪功創始人。一個月後,一九九九年八月,曹建明從華東政法學院院長被提升為中共最高法院黨組成員、國家法官學院院長,開始其政治生涯。曹建明因積極迫害法輪功被列入惡人榜。

曹建明同時也是周永康的黨羽,是周永康執掌中共中央政法委時期最主要的政法官員之一。曹建明的妻子與周永康的再婚妻子是中共央視同事,都是時任「610」辦公室主任、央視前副台長李東生向中共高層進行性賄賂的一部份。李東生、周永康被調查後,曾多次傳出曹建明被調查的消息。

至於周強,在他對「司法獨立」亮劍後,大陸原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接受海外媒體大紀元專訪時披露表示:原來看不太清楚,這次暴露了,周強是跟江澤民的路線,絕不是跟習近平走一條路線的。周強在二零零七年二月至二零一二年分別任湖南省長、省委書記期間,湖南省對法輪功學員不斷非法抓捕、勞教、判刑。據明慧網二零一三年披露,自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湖南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居全國前十位之內。周強主政湖南時,還配合周永康迫害死了湖南邵陽六四民運領袖李旺陽,引發中國大陸、香港和世界其它地區的抗議活動。二零一三年三月,周強出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

周曹二人有著共同的參與迫害的經歷,相似的有罪上位的發跡史。在江派逐漸失勢後,特別是周永康落馬時,迫於巨大的壓力,二人在公開場合也說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話,做了一些「緊跟形勢」的事,但內心中是不是還把自己和江澤民緊緊捆綁在一起,沒有人能知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不管你在參與迫害中以前做了甚麼壞事,只要不是首惡元凶,一時不再參與迫害,都給你悔改和贖罪的機會,二零一五年五月習近平政權提出「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政策,引發超過二十萬法輪功學員大規模起訴江澤民,在起訴書中,法輪功學員非常明白的指明:目前只起訴首惡江澤民,給中共層層參與者悔改贖罪的機會。兩高只要依法執行現政權「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政策,這就是周強和曹建明贖罪的機會。

然而周、曹已不能把自己與江澤民切割,非但不能對訴江立案,反而違法將大量法輪功學員的起訴書返回當地,導致大量依法訴江的民眾被迫害,其時,周曹二人對習政權陽奉陰違,表面上沒有人看出他們的真面目,然而他們已錯過了僅有的贖罪機緣,人在做天在看,不願贖罪,那一筆筆的罪惡就得自己去償還。選擇為惡到底那就把自己擺在了被歷史徹底淘汰的位置。

2、兩高「當家人」拋出這些言論和迫害指令的真實目的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台之後,並未在政策上延續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迫害,相反,他解散了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場所──勞教所,在宗教問題上強調「防止把信仰上的差異擴大為政治上的對立」,強調「依法治國」並削減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機構──中共政法委的權力。同時,在反腐運動中被打下台的「老虎」都是曾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地官員。江氏集團死黨已無法抵抗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在江澤民勢力全面潰敗之時,所有不收手、明裏暗裏繼續參與迫害,或百般阻撓清算江澤民罪惡的江派大員都在劫難逃,此前已傳出曹建明、周強遭到調查的消息。

同時,隨著法輪功學員持續的大面積講清真相,中國各階層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國際上反對迫害的呼聲日益強大和高漲,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也越來越難以維繫,在以上的各種因素影響下,從去年起大陸各地開始出現公檢法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案例,且有不斷擴大的趨勢,這對拼命維持迫害,拖延被清算到來的中共江氏集團來說是非常可怕的。

江氏集團死黨自知大勢已去,真的就像要輸光了的賭徒,但他們並不甘心失敗,日夜謀劃,處心積慮地想用各種方式「賭」最後一把,指望能把頹勢「撈」回來。所以周曹二人代表江派在這個時候跳出來,在他們的角度和位置,發出這些言論和指令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兩高的周、曹拋出這些言論和迫害指令,無非兩個目的:一是妄圖綁架現政權,利用中共體制、所謂的政權安全以及對法輪功的現成打壓機制,重啟由江澤民發起的打壓法輪功運動,一方面為江派樹立權勢,搶話語權;另一方讓現政權的反腐運動轉向,甚至無暇顧及反腐,為自己脫難。二是妄圖用加重迫害來阻止法輪功學員大面積講清真相。

3、勸各級公檢法人員不要落入江派的「陷阱」 成為被玩弄和利用的「工具」

法輪大法是佛法,是高德大法,今天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全世界法輪功學員以真、善、忍為標準修心向善,贏得了各國無數善良民眾的尊敬,和邪教邊都不沾。而且即使按中共自己的法律和法規來看,中共公安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五年發布的兩個公文,以及之後中共全國人大的決定,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中都不包括法輪功,而兩高的二零零零年加這次的兩次司法解釋也未列明名單。把法輪功誣蔑為邪教不過是江澤民個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接受法國報紙採訪時的信口雌黃,以及中共各種喉舌為討好江澤民的跟風批判。那些為達到把法輪功學員「批倒批臭」文革似的誣蔑之詞,是將來江澤民一夥被審判時的罪證之一,頂多是政治迫害運動中的政治指令和所謂「政策」,絕不是今天所有稀裏糊塗參與迫害者用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法律依據」。

如果在今天,一些仍不明真相的中共基層公檢法人員若按兩高解釋,硬還要以此迫害法輪功學員,那就是在繼續上江澤民一夥的「噹」,落入江派的「陷阱」 成為被玩弄和利用的「工具」。那些對法輪功學員的所有綁架、關押、誣判的行為就是你的個人行為,你就將為你的行為被「追責」,因為此次兩高解釋(先不說本身是否違憲),仍未列明名單,並沒說法輪功是X教啊。這是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一貫手法,即要誘使基層公檢法人員參與迫害,但極度自私的他們又想給自己留後路,為自己將來推脫責任,因此玩弄了這種「花招」,在不久的將來,兩高的相關人員站在被清算的被告席上,他們會不會這樣為自己開脫:我們沒有說法輪功是X教啊,是下面的人自己錯誤理解,是他們自己「條件反射」。

那麼有誰把最高法院周某的講話、兩高的「解釋」,還當成可繼續迫害的「尚方寶劍」,非要把 「雞毛」當成「令箭」使,到頭來當了冤大頭才發現,原來真的是「雞毛」不是「令箭」,你向誰去喊冤呢?到時連推卸罪責的藉口都找不到啊,還有比這樣的人更傻的嗎?

二、用迫害「賭」不回未來 只能加速報應

1、周、曹報應不遠,自身難保

周、曹二人在整個江派和自身都有的末日來臨的恐懼和深深的危機感中,撕下了陽奉陰違的面具,鋌而走險,在關鍵時刻跳出來明目張膽地為江派站台,挖坑設陷,欲捆綁現政權。然而這樣做,能得逞嗎?江派的罪惡圖謀能實現嗎?能贏回註定失敗的「賭局」嗎?九九年那瘋狂的迫害能重現嗎?

周強的講話引起了外界強烈反彈,國際輿論關注。法學學者賀衛方和張千帆先後發聲,指出周強是在開歷史的倒車。中國知識界與律師界均聯署要求周強立即引咎辭職……看來江派的攪局並不得人心。

周強、曹建明等人孤注一擲的舉動被海外媒體稱為「自殺式反撲」,這個比喻非常的貼切。在大面積的民眾知道真相並不斷覺醒,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人數已達二億六千萬的情況下,在現政權和江氏集團你死我活的狀態中,江氏集團成員的每一次瘋狂反撲,只能起到使他們自己被加速滅亡的作用。

中國有句古話: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周、曹如此失去理智的瘋狂表現,其實就是其報應開始了,瘋狂的表現本身就是報應的一部份,是報應的一個「前奏」。在這個方面,周曹二人和原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的情況極其相似,周本順在周永康落馬時靠「反戈一擊」和對現政權的表面表忠,得以「留存」,但其後他在河北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瘋狂叫囂要將河北省法輪功學員「全部轉化」,沒想到在口出狂言後,周本順自己卻迅速落馬了,表面上是其直接叫板習中央被拿下,實質上是他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不收手遭報了,然而,官場上的落馬還算不上甚麼,真正的惡報那是極其可怕的,那一天還沒到來。

人在報應來時的「前奏」中,甚麼都敢幹,甚麼都敢說,那時候這個生命根本就不能自控了,等報應到頭,人清醒了,那時候可能才真的會後悔了,可是已經晚了。這麼多年在參與迫害過程中,有多少中共的各級人員遭受了慘烈的惡報,在大惡報之前,有些人是被給夠了機會的,或以小的惡報警示,或有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苦口婆心來給你講真相、一再勸善,然而,有些人就是聽不進去了,遭了小的報應不知警醒,或百般掩蓋(很多公檢法人員得了怪病、絕症,但最怕法輪功學員知道,不敢正視,一聽到報應兩個字就以為別人在「咒」他,卻不知這正是上天讓你警醒,是一個改過遷善的機會),或用無神論來自我欺騙……最終機緣失盡,隨即慘烈的大惡報臨頭……有些人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

古語有云:人算不如天算。人的小聰明並不是真正的智慧,不是還有句話說「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嗎?權勢和金錢從來都沒有擋住過報應,所有已落馬和即將落馬的中共江派官員都在證實著這樣一個理。其實不僅是周、曹等人,所有還在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人,都像在進行一場沒有退路和「翻盤」可能的「豪賭」,他們押上的是自己的全部生命和未來,若再不醒悟,及時悔改和贖罪,最後的結局必然是輸得精光,欠下的「債」是永遠也還不清的,等待不知醒悟者的痛苦和悔恨是永無終盡的。

周、曹報應不遠,必然自身難保。所有還有悔改機會的中共各級人員千萬別給這些不要未來的江派死黨當陪葬。

2、江氏集團是現政權最大的威脅,是現政權必定要清洗的目標

多年來,江澤民一夥千方百計鑽空子幹出各種壞事讓現政權為他們背黑鍋,想讓現政權領導人民心喪盡,然後江派趁亂反攻奪權。還有就在法輪功問題上拼命想把現政權拉下水,如果現政權也參與迫害,那是惶惶不可終日的江氏集團各級人員最想看到的事。然而這不過是江氏集團的一廂情願罷了,江澤民一夥多次暗殺現政權領導人,現政權用反腐清洗江派。雙方早已是你死我活的關係,永遠沒有妥協的可能,這是天意,人無法自己說了算,看表面只能被迷惑。

就像當初很多人把江澤民能否參加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中共的閱兵式,作為江派是否會受到清算的標誌,當看到江澤民出現在閱兵台上時,很多人迷惑了,江氏集團的人則大大鬆了一口氣。但回頭看一看這兩年,反腐中落馬的中共省副部以上高官就達二百多個,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江集團中參加迫害法輪功的成員。

再看看現政權的反腐口號:「開弓沒有回頭箭,一場輸不起的戰爭」,等等。戰爭是甚麼:你死我活的關係。江派的官員沒有不腐敗的,而且是大量的巨貪和巨腐,現政權的反腐其實就是和江派的生死搏鬥,從習王反腐開始的第一天,他們就已無路可退,面對一個毫無道德底線,流氓凶殘,人類最邪惡的江氏集團,任何妥協或同流合污等待他們的都是死路一條,這一點現政權和江派高官相互之間心知肚明。被迷惑的都是不知真相、看表面觀風向的中共中下層官員。

江澤民集團才是現政權真正的威脅,只要江氏集團沒有被徹底法辦和覆滅,現政權領導人時時都有性命之虞,現政權時時都有被篡奪和顛覆的可能。這一點,何嘗又不是上天的安排,江澤民集團註定覆滅,現政權就是上天安排來收拾江集團的。這就是他們的責任和使命,他們不做都不行,他們不想做,江澤民一夥都會「逼」著他們做的。

三、了解真相,贖還罪過才能有美好的未來

天地之間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人只是棋子,每個人被上天根據你自己的善、惡的選擇而安排你成為不同的棋子,在正邪兩方中,在不同的節點上成為不同的角色。任何人從來都沒有自己說了算過,世事興亡本天定,人不情願難自由。在這盤「棋局」中,罪惡滔天的江澤民集團的覆滅毫無懸念,惡貫滿盈的中共的滅亡結局早已註定,只是在這過程中,每個人都在被上天審視和檢驗著,根據你的具體表現確定你最終的位置,在大結局到來之前的每一刻,「棋局」之中的「棋子」,都能為自己變換角色,都有改邪歸正的可能,過程不斷在延長,就是在給還有救的生命以機會。

其實只要不是罪不可赦的江氏集團元凶死黨,其他的人只要你還活在這世上,只要你還有一絲良知在,你都有為自己選擇棄惡從善的機會。

那麼回過頭來看一看,在中共兩高發出以上那些言論和迫害指令的時候,你怎樣對待,你是參與迫害還是抵制迫害?不同的態度和認識就會有不同的言行,就會有不同的後果,這就是你選擇的機會,就是你贖罪的機會。

參與迫害「賭」不回未來,只有多了解真相,遠離迫害、善待法輪功學員,贖還罪過,退出邪黨才會有光明美好的未來。

珍惜吧,機會真的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