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好啊」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六日】我在一九九六年走進大法修煉。剛到煉功點十來天,趕上鄰縣召開修煉心得交流會,我便參加了。

一進會場,我就感到無比的莊嚴、神聖,開始流淚,也不知道甚麼原因,就是從內心裏激動。偷偷的看看左右身邊的人,人家也沒有這樣。我怕別人看見不好意思,趕緊擦了,可它就是不停的流,一直到法會結束。後來在學法中明白了真正的原因。過了不到一個月,我把法會的錄像給妻子看,她也被大法學員的談的修煉體會感動的不停地落淚,也走入大法修煉。

最近我也回憶起幾個我們夫妻倆修煉中的幾個小故事、經歷,都是很平常的小事。

「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好啊」

前些年我兒媳婦開了個小賣店,我們夫妻倆除了看孫子,也常到店裏幫忙,人少的時候就幫著打掃一下衛生。一天下午妻子在打掃店門口的時候,在牆角的貨物縫裏掃出一個金耳環。這是誰丟的呀?就喊屋裏的兒媳,兒媳說不是她的。我說:「先放店裏吧,丟的人還不知道多麼著急呢,知道是誰丟的還給人家。」

附近鄰居有個老太太跟兒子一起住,因為兒子經常喝大酒,有錢就花光,因此媳婦跟他離了婚。家裏日子過的很緊。老太太常到店裏坐坐,嘮嘮家常。近幾天沒到店裏來玩,一個顧客說:「老太太病了好幾天了,說是前段時間女兒花一千來塊錢給她買了一副金耳環,老太太一輩子沒戴過這東西,特別珍惜。有一天突然不見了,也想不起丟在哪裏了,一股火這不就病倒了。」

兒媳明白了病因,趕緊給老太太把金耳環送過去。老太太病當時就好了,對兒媳千恩萬謝。兒媳說:「你別謝我,這是我老婆婆撿的,讓我找失主。人家煉法輪功的不要別人的東西。要是我撿到了,還不一定能還你呢。」

後來老太太多次蒸了饅頭送給我們,還說:「我姑娘都說,煉法輪功的就是好啊,這年頭,也就是煉法輪功的吧,要是我撿了這麼貴重的東西,我才不吱聲呢!」

後來在店裏提起這事,兒媳的媽還說了個笑話。說她有一次到二姑娘家去,在客車上,發現自己腳下有一個大金項鏈,自己踩著了都不知道,硬是讓別人給撿去了,得上萬元呢,心裏懊悔的不得了。大家一陣笑。

時間長了,兒媳也受到了影響,店裏不止一次撿到手機、錢包等,都想辦法還給失主。

村長說:你這個當大哥的真是做到了

我在家排行老大,有四個弟弟,一個妹妹。他們幾家都住在一個村裏,我住的地方離他們二十多里路。五弟二十多歲時就得了精神病,父母在世時生活很困難,天天為老五犯愁。父母年紀大了,給老五看病的事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是老大嘛,又是煉功人。

為了給弟弟看病,從大醫院到個人偏方都看過了。由於他精神不正常,領著他出門,說不定整出甚麼事來,鬧出的事、吃的苦就沒法說了。有一次我領著他到外市去看病,正在排隊上火車,我們到火車門前時,當前邊的人都上了車,他突然撒腿就跑,還有不到兩分鐘火車就開了,我這個急啊!我在後邊拼命的追,他就在前面沒命的跑,別人還以為我追小偷呢,多數人被嚇的遠遠躲開,還真有幾個見義勇為的人幫我抓住了他,一說才知道是精神病人。當時是暑期,連熱帶累,我的衣服整個被汗水濕透了。

我三天兩頭的回家,附近村屯的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也都知道我照顧父母和弟弟的事,說句不謙虛的話,都從心裏感嘆。有一次村長和幾個村上的幹部去看村民的危房情況,正趕上我在那給老五幹活,弄的一身灰土。村長感嘆的說:「你這個當大哥的真是做到了。」

幾個人議論了一陣,他們也都知道我們哥們的情況。我有時為五弟常到村上去辦事,他們見了我也常替我長吁短嘆。

十多年前父母相繼去世,照顧老五的事就更難了,但是也不能看著他挨餓不管啊,颳風下雨,天涼天熱,哪一件想不到都不行。可是我離他二十多里路,太不方便。三弟在他房前,四弟在屋右,都緊挨著,可是沒人幫我。煉功人沒有偶然的事,找自己的心,我有依賴、怨他們的心。我想在我家附近找個房讓他住,方便照顧他,他就是不離老屋,一離就犯病。有一次因為這個事一個來月不讓我進屋,一見面就又要打又要殺的。我都是在家把飯做好,送到他右邊的四弟家,讓他給送過去。給他辦了五保戶,銀行卡得他親自去激活,他就是不去。當年病重時是我們哥四個把他硬架到醫院的,激活銀行卡也不能綁他去呀。

平時給他做飯做菜,都得順著他的性子來,不管對錯。多少次飯做到半道不知那句話惹著他了,罵個沒完,只好躲到屋外,等他罵過勁了再回去做。有一次我到妹妹家,妹妹告訴我讓我做飯時注意點,她說,有一次她去趕上我正在做飯,看到老五在我身後拿著鐮刀對著我比劃著,看到她過去了,他把鐮刀放下了。她當時沒敢告訴我。

我知道只要心正,有師父保護啥事沒有,我也沒有甚麼防他的心。

老五愛吃包子,有時買,有時我妻子給蒸。有一年年前大家一起給父母上墳,我跟大夥說:「過年誰家都蒸包子,一家給老五帶點,就夠他吃一陣子。」大夥都說可以,等到過年時有的無動於衷,過後根本不提這事。

過年過節都是我陪他,給他做好菜飯,看著他吃完,我再回家。過年時,雞、豬蹄、排骨、小腿肉等,(不吃魚)愛吃的青菜,都不缺。餃子包好拿去,雖然只一個人吃,也做十來樣菜。看著他吃飽喝足我再回家。十多年了,周圍哥姐都有,我往返四十多里路,可是他們都無動於衷,過年誰家能把餃子吃的一點不剩?十四、五個就夠他吃一頓,可是沒人想到他。別人不管,我不能不管。我也未和他們計較過。如果我不修大法我可能做不到。

婆媳矛盾中修自己

兒媳只讀過小學,父母在她很小時就離婚了,所以有點欠缺家庭教育。很小時就在飯店打工,脾氣暴躁,禮貌、規矩不太懂,平時跟親媽、姐姐都說翻臉就翻臉,說訓斥就訓斥,罵兒女的話常用在父母身上,跟我們也不例外。好像把母女關係弄顛倒了。但是她心眼不壞。

大孫女今年十三歲了,從上幼兒園開始就住在我們家,現在上小學五年級,一切花銷接送都是我們負責,現在又生了個老二,才兩週歲,白天我們接來看著,晚上送回去。伺候這兩個孩子對我們學法和出去講真相救人的事干擾很大,但是哪件事都不能耽誤。為了少耽誤點時間,我妻子早上去接孩子的時候,就想到那就把孩子快點接回來,可兒媳就是不讓立刻接走,還對我妻子說:「你剛到這就想著走,像火燎腚似的!屋裏亂七八糟的,一些衣服也沒洗,你就是看不著。」我妻子心裏有些不平:伺候這兩個孩子就累的夠嗆了,五點半就得給大的做飯,還這不吃那不吃的,六點多點就得送她上學。你八點半才去上班,老二的衣服都是我們白天給換洗,就你自己這些家務,早晨這麼多時間,還想讓我給做?邊幹著活心裏不平。

她回來就跟我嘟囔。我跟她說,修煉人哪有偶然的事?肯定是衝著你的哪個心來的,師父說了:「誰今天惹你了,誰惹你生氣了,誰對你不好了,突然間對你出言不遜了,就看你怎麼對待這些問題。」[1]矛盾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我說到這,妻子的悟性就上來了,一找自己甚麼都明白了。她說:「有時滿腔熱情的想跟兒媳說件高興的事,剛一張嘴,一句話把你噎的嗝都打不上來。帶刺的話經常有,時間長了,也就磨過來了。想著自己心性關過不好時,真是後悔,枉費了師父的苦心安排,實在是對不起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