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我兄弟間的恩怨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月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妻子因身體有病,在一位同修的引導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陪讀,後來我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其主要原因,就是內心深處認為大法好。

但是由於我學法不深,後來在中共邪黨鎮壓的恐怖下,修煉上就慢慢的懈怠了,掉隊了,混到常人中了,雖然其間還做著許多證實大法的事情,比如走街串巷發真相資料、寫標語、掛條幅、貼不乾膠,到偏遠山區發光盤、送台曆,至今想起還是常人做事了。

如果一個人偏離了法,遠離了法,就沒有大法的指導,在常人的大洪流大染缸中就會被污染,那就要墮落,就會迷失人的本性,常人的自私、怨恨、報復、爭鬥等一些不良習慣、行為都表露出來了。在我的家庭中曾上演過這樣的一幕,使我產生了強大的怨恨和報復的心理。

我家兄妹三人,哥哥結婚分家單過,提出要蓋新房,其間我與父母努力幫他完成了,這時家裏沒有一點積蓄了,順理成章老宅子歸我,在財產上與哥哥沒有一點瓜葛,相安無事。就在我結婚的第二年,母親對我妻子說:咱家房子已經不行了,你著手把房子翻蓋一下吧。當時妻子考慮到兩位老人辛苦大半輩子,就答應了,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把房子建了起來,沒用二老一分錢。

從九八結婚到二零零八年母親去世,父親的退休金及家裏種地賣糧款都由母親掌管,雖然家中的地由我和妻子連種帶收,但從來沒有過問錢的事情,因為是一家人沒想過那麼多。就在母親去世的第二年,哥哥出了車禍大腿骨折,他考慮到自己今後的生活,就生出了歪心,背地裏鼓動父親,父親開始還過意不去,時間一久,父親就完全被他控制了,開始與我翻臉了。

二零一二年棚戶區改造,我搬回老家住(因工作關係,老宅翻蓋第二年我與妻子搬到離家六公里的鎮上住了,後來在鎮上買了一套房子)。剛到家,父親在哥哥的教唆下,沒事找事,想攆我們走,天天罵罵咧咧,承包地也不讓種了。以前放在他手裏的賣糧款也被哥哄騙去了,更可氣的是趁我不在家,偷賣了我種的三棵大樹,又把我家中的東西洗劫一空,同時又想賣我的房子(房產證上寫的父親的名字),我都要氣炸肺了,真想跟他大打一場,或想通過司法討回個公道。

因我妻子修煉大法,每當我怒火上來將噴發的時候,她都跟我講大法中不失不得的法理,但我心裏的怒氣、怨氣一直不去,心想一旦老人不在時,我立即與他斷絕兄弟關係。我就這樣強忍著,每天都在怨恨中生活著。

妻子看到我整天無精打采的樣子,就跟我說:還是修煉大法吧。

我真的感到很疲憊了,坐下來靜靜的思考著,回想跌宕起伏的人生,看一看世間人與人之間的那種貪婪、狡詐與凶殘,真的沒有一塊乾淨的地方了。

當再一次捧起大法書時,如醍醐灌頂。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慈悲偉大的師尊把法理展現在我的眼前,用佛法化解了我心中沉積多年的怨氣。大法打開了我的心智,擴大了我的容量。在不知不覺中心性得到了昇華,整個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二零一六年父親去世了,我回家奔喪,處理完一切事情後,許多鄰居和親戚們都在觀望著我們,肯定會有一場大戲要看。我和妻子很平淡,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對欠錢和承包土地的事隻字未提。這件事讓哥哥和看熱鬧的人們都感到很吃驚。最後哥哥說:「地還是你的地,你要種你就種,你要不種我種。」但錢的事隻字未提,其實提與不提,這對我們來講已經不算事了。

在我與妻子回家的時候,哥嫂給我們準備了一些菜,一場看似難解的冤怨,就這樣化解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