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轉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我曾經是個藥罐子,每月必然有幾天是要吃藥或打針的。修煉法輪大法十四年後的我,健康、開朗、果敢、善良。多年的單純性鼻炎、腰傷、經常持續高燒、胃病等都不知不覺地消失了,還在預產期前一個多月參加了多門考試而安然無恙。

經歷過紙醉金迷的生活,也度過了艱難困苦的絕境,甚麼都無法動搖我對法輪大法的正信。回首過去的一切,慶幸法輪大法阻止了我靈魂的沉淪,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正如歌中所唱:「當我掉入迷途,只有您,將我麻木的心靈輕輕喚醒;當我沉淪之時,只有您,讓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不知該如何的感謝您,法輪大法照亮了我的心底;不知該如何的報答您,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

從我修煉開始,丈夫好像換了一個人。從以前的百依百順到蠻不講理、甚至離家出走,為了我的提高真是演繹了一場又一場。

最初,在小矛盾中,我做得還行。只要他一對我不好,我就很得意的想:這不,考驗來了。知道是衝自己提高來的,所以根本就不動心。但是正如師父講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後來在許多家庭矛盾中,由於直接觸及到我很深的執著,我沒有用修煉人的標準來對待,心裏總是憤憤不平,覺的我已經改了很多,作出許多讓步,而他還不識好歹。表面上在修忍,卻在心靈深處狡猾地隱藏著對丈夫的怨恨之心。

因我長期抱著執著不放,導致夫妻關係變的非常緊張,因此丈夫把所有的憤怒都轉嫁到大法身上,一聽到我提大法就跳得老遠,怒氣沖天,最後竟然在一次爭執中撕毀了我的大法書,婆婆則在一旁破口大罵師父。那一次,看著被撕爛的師父的照片,我流著淚感到深深的悔恨,也意識到修煉正法是多麼的嚴肅,修得不好,甚至可以親手毀掉身邊的親人。

師尊說:「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裏的表現,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2]於是我決心一定好好修,挽回造成的損失。

從此,我從每一件小事修起。當丈夫出差在外,我一個人既帶孩子又上班勞累不堪時,一改往日的氣恨,心裏一遍遍的背:「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3]

漸漸的,風塵僕僕回家的丈夫再也看不到我使臉色了。意見不同發生爭執時,我就想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先是咬牙切齒的忍著不出聲或者出門散心,再後來就不覺的生氣也不喜歡爭辯了。平時說話注意聲調與語氣,儘量不用反問句,不冷嘲熱諷、惡語相向。對生活中的苦累也很少抱怨和發脾氣了,還主動做以前不做的家務。對曾經在我的家庭矛盾中煽風點火、推波助瀾的婆家人,過節團聚的時候,時不時捎帶禮物給他們,不定期讓小孩給爺爺奶奶打電話問候,同時,長時間發正念清理對公婆的怨恨和記仇心,過了很長時間後終於徹底不計前嫌。整個過程中,我深刻體會到了「忍」在不同層次中的不同體現和內涵。

隨著我修為的提高,丈夫的性情也發生了很大改善,但是由於害怕中共的迫害仍然對大法敬而遠之。於是,我利用給孩子講故事的機會讓在一旁的他也得以聽傳統文化故事,使他明白敬重天地,形成良好品行和操守是做人的基本原則,「捨生取義」是傳統美德,大法徒堅持自己的信仰不是不識時務,而是一種堅持善良和真理的高尚情操;別人對他不好的時候,我用大法的法理開導他去原諒別人;指導學生的時候,我告訴他:傳道、授業、解惑是教師的基本操守;評職稱的時候,我勸導他一定要誠實,不能像其他人一樣弄虛作假,要順天意而行;別人給他送禮時,我告訴他有失有得的法理……丈夫終於對大法有了正面的認識,有時還會教孩子學習「忍」。

為了懺悔曾經對大法犯過的錯事,丈夫給師父法像上香請求原諒,並發表了鄭重聲明。每天臨睡時,還要搶著翻牆看新聞呢。以前急躁、自私、小氣的他變的宅心仁厚、不貪不佔。他培養的學生即使入學時底子不好,畢業時總是出乎意料的優秀;評職稱時因為他不浮誇不作弊,材料如實準備,初看起來競爭力遠不如別人,可是在殘酷的層層淘汰過程中他安然留了下來;以前看不上他的人都驚訝的跟我說:以前怎麼不知道他其實這麼能幹、厚道呢?

這一切的表現證實了師尊的講法:「那麼也就是說,別小看今天的人類社會,不只是大法弟子在修煉,人也都在其中。他們也在被熔煉著。在生活中、在工作中、在不同的環境中,他們遇到的問題、思想的思考、一直到他們的行為,都在擺放自己,都在善與惡較量中擺放自己。」[4]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