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修煉二十年了,自己的人心還不少,有的時候自己能意識到會主動的去修;有時意識不到,就會讓師父操心,給我機會看到自己的不足,從而提高上來。

修去急躁心

有一段時間,我在一個獨身的老年同修家學法。該小組人多時有八、九人,年齡不等,最大的七十八歲,最小的四十多歲,修煉狀況自然也有差異。

提供學法地點的同修「七﹒二零」後脫離修煉十多年,從新走回大法才四、五年,視力不好,看不清《轉法輪》上的字,學法時念的磕磕巴巴的,同修們都很著急,時間久了在給她糾正讀書中的錯誤時常常帶有指責、埋怨,我心裏也很急。我們越急她就越緊張,更念不成句,她也急。有一次,我為了讓她念的通順,就把一整句法念給她聽,她很不高興的說:「我不念了,你們念吧。」她這一說,我才意識到是自己的急躁導致她這樣。這個小整體不都有這個執著嗎?她念的不好也許就是利用她去我們的急躁心。於是,從那以後在她念時,一旦有點著急,我就及時抓住它,抑制它、排斥它,漸漸的心平靜了許多。

有一天,我要去學法,外面下起了中雨。我知道每逢雨天小組的多數同修都不去學法,我心想:「我要去,也許就只有我和那位老同修倆人一起學。她念的慢又常出錯,我倆得學到啥時候啊?」轉念又一想,「如果我是個學生,因下雨就可以不上學嗎?我上班就可以逃班嗎?何況我學的是宇宙大法,這麼偉大的一部法,下個雨就能把我擱置在家嗎?沒人去我就和老同修學,再晚十二點之前也學完了。」於是我拿起傘去了學法小組。

果然不出所料,真的就我倆。因天有點陰,老同修看書更困難,就讓我多念,她少念,學的是第三講,結果從八點開始學到十點半就學完了,而且她錯的很少。

第二天,又是雨天,我照常不誤來到學法小組,依然就我倆,學完一講才十點過點兒。

這兩天的學法,我的心情特別好。因為在遇到關難時,我沒有繞開走,而是主動的去修自己的急躁心,結果老同修表現的很好,我也沒有多花多少時間。主動修去人心,真的是有柳暗花明的感覺!

修去愛面子和證實自我的心

去年夏天,我和老年同修B搭伴去一個休閒場地講真相。先遇到兩個初中生,她講完後,我覺的有些含糊不清又補充幾句,老同修就在那兩個孩子面前衝我大吵大嚷,埋怨、指責我把事弄砸了,劈頭蓋臉來一通,我當時真有點受不了。

之後,我給一個退休的老頭講,他很抵觸的說:「你給我五千元我就退(退黨團隊)。」老同修從不遠處聞聲過來又是一通指責,誰誰幾年前就給他退過了,你還講。我說他還是沒明白,否則他怎會那樣的表現呢?老同修又說:「你講的沒有誰誰講的好,你就相信自己不相信別人……」等等。我心裏好不舒服,但沒有太多的找自己。

離開這裏,我倆走到街面上,看到一位烤玉米的女士,我上前跟她搭話並把真相講給她,最後她說啥都沒入過。我就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同修在道邊站著,我走過去,她又是一頓數落,嫌我講多了還沒退。這時我沒太動心。我想不管她退不退讓她明白真相是目地。

過後想想,她為甚麼一連幾次對我發難,其實是幫我提高來的。我有愛面子的心,她就在外人面前數落我;我有證實自我的心,她就說我只相信自己不相信別人,意識到了是讓我提高的,但心裏還是隱隱的不快,還把人心當作自己,甚至不想再和她配合講真相了。師父說:「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 」[1]。通過學法漸漸的放下了,再與老同修配合時她也不指責我了。

修去嫌棄別人的心、猜忌心

一次,我地同修晚上出去掛真相展板,老年同修C沒伴,我嫌她動作慢,不願和她配合。結果另一個同修就偏偏讓我和這位老同修C一起去。當時也意識到了自己有嫌棄她的心,也知道做這麼神聖的事帶有任何人心就肯定做不好。於是我主動對她說:「姐,我有一顆不好的心,得向你曝光,就是嫌你慢不願意和你一起配合,我要解體它。」老同修沒說甚麼。那天我倆配合的很順利,有一個展板還保留了好久。

去年台曆下來時,大家就關於怎麼發放一些細節問題進行交流,有一個同修說去找另一個同修來。於是大家都在等她們,可卻遲遲不見蹤影。這時我和另一同修你一言我一語議論了幾句。待正事說完後,那位同修A就劈頭蓋臉數落了我倆一番,說我們背後議論人、猜忌人等等。當時因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就有點懵。轉過神一想,確實自己有這些心,曾經意識到但沒主動的去修,這次師尊就利用她的嘴給我指出來。雖然她當時的語氣很不好,但她確實指出了我的這顆隱蔽的人心。

師父說:「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2]。於是,我發自內心的說了一句:「謝謝你!」她就再也沒說甚麼。

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