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四十年的婚姻痛苦到樂觀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我結婚四十多年了,夫妻之間爭吵了幾十年,痛苦了大半生,總覺的做人太苦了。從二零零四年幸運的修煉大法後,我的人生才徹底得到改變。

一、夫妻之間的矛盾使我痛苦

我是個自尊心強、個性粗暴的人。我妻子更是個性剛強、暴躁、不識事理,而且甚麼事都要自己說了算的女人。即使是很小的事,如不合她心意,瞬間就大發雷霆罵人,嗓門又大,真使人難受。

我倆幾十年來,經常因一點小事唇槍舌劍,有時甚至大打出手,平時沒有幾天好日子過。更難受的是當她幹活忙一點我沒有幫她時,她就會踢台踢凳,有意把門關得「嘭嘭」響,有時我在二樓被嚇得一跳。我倆爭吵一次,往往幾天或十幾天不說話,互相見面都吊橫臉。最長一次三個月不說話,心裏痛苦至極。好不容易和好了,誰知第二天因點小事她又鬧起來,家無寧日。

我倆做事互相不配合,各自為政。有一次我家建廚房、豬舍,我一個人爬上爬下,她都沒幫我一下。總之,因一點小事大家互不相讓,忍不住我就打她,她有時就動刀指向我。一次我打她一頓,她躺在床上一天一夜不起床,還做出喝藥水的樣子嚇唬我,嚇得我叫來救護車把她拉到醫院搶救,後來知道她根本沒有喝藥水。

由於我倆結怨時間長,越鬧越傷心,心裏受到很大的傷害,身體出現多種疾病而無法醫治。

二、大法善解一切

二零零四年經妹妹介紹,我帶著一身病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後我無病一身輕,我的人生一切都得到改變。我如飢似渴的學法,明白了不失不得的法理。明白了妻子罵我是給我德,幫我消業,我決定不和她鬧了。可是說來容易,那突然無緣無故的大罵,如果沒有大法,沒有堅定的意志還真是忍不了的。我不斷的學法,看《明慧週刊》和向內找,對夫妻之間的矛盾如何對待,我都用大法來衡量。妻子罵我的時候,由心裏難受、強忍、辯解到心裏不高興,少辯解,到心裏不舒服、不辯解。當我心裏不舒服時,我就想:罵別人的時候,我就不當回事,而罵我的時候我心裏為甚麼不舒服呢?我找出了自己的私心。後來她罵我時我就把它當作是罵別人,這樣我就慢慢把心放下了,甚至有時別人做的錯事,她錯罵了我,我也不解釋了。

一次,我們在二樓看孫子,她叫我煲熱粥餵孫子。我端來了粥,她用手試了一下,覺的粥不熱,一手就把粥打掉,粥倒在我身上。我守住心性,沒有生氣,而她生氣的罵我,我沒有覺的自己苦,而覺的她很苦很可憐。師父說:「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1]我趕緊洗澡更衣,再把地板清潔乾淨。

最近,我女兒快要坐月子了。她買了三十隻雞在我家養。妻子叫我裝風扇給雞吹風降溫,我說:「天氣涼了,晚上睡覺都要蓋被了還裝風扇幹嘛 ?」她堅持要裝,並罵我。第二天她發現有雞白痢,要我去買雞藥,我認為家裏還有一些雞藥,拿來餵就可以了,她要把所有的雞都餵藥,藥不夠,硬要我去買,我覺的所有雞都餵藥是多餘的,我不去,她就罵起來了。

後來我想為甚麼連續出現這樣的事呢?我哪裏做得不對呀?忽然我想起師父的話:「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2]是啊,我為甚麼就不為她著想一下呢?如果我順從下她,就不會惹她生氣了,都是我的錯,太執著自我了。

我修大法後妻子罵我的現象少了很多,但還是有,有時罵的還很兇。不同的是她罵我,我不還口了,惹不起甚麼大事,罵幾句就無事了,沒有後遺症。所以現在我的家庭很和睦。

其實我妻子有很多優點,她勤勞,地裏的活都是她幹,我退休後在家做飯。有時我和兒媳婦、孫子先吃飯,好吃的菜被孫子吃光了,她也毫無怨言。現在她對我也好了。

現在我明白人生生世世結的恩恩怨怨,人是無法解得開的,只有大法的師父能解。是偉大的師父給我改變人生,給我新生。世上沒有偶然的事。我就抱著一念:該還的業債我就還,當然不包括舊勢力強加的迫害,無怨無恨。師父說:「最複雜的環境才能修出高功來,是這個意思。」[1]

我現在很坦蕩,很樂觀,我覺的修大法是最幸福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