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迷失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得法還不到三年的新學員。雖然修煉時間不長,可是已經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自己的身心也在大法中淨化,大法的根已經深深的紮在我的心底。

在學大法前,我信過其它教。我女兒得法比我早,當她知道我信那個神後,一定要我改學大法,她說大法才是真正的佛法,我當時還不以為然。可是不久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在大海中間,有一根百尺高竿,我順著竿往上爬,爬到中間往下一看黑乎乎的,嚇了一身冷汗,渾身直哆嗦。這時我腦子中有個反應:你想上去還是掉下去,我喊著:我要上去。第二天我就捧起了大法書,再也不想學那個神了。那幫信神的人排著隊到我家說服我,我也不動搖,我把那個教相關的書全都燒了。

雖然開始學大法了,可是剛開始的時候並不懂得甚麼是修煉。對於修心性呀、圓滿呀、修煉呀這些概念都不是很明白,因為特別喜歡「真善忍」三個字,所以我初期的想法就是想做個善良的好人,好讓自己從家庭矛盾中解脫出來。

在這裏我得先說一說我修煉前和丈夫的恩恩怨怨。丈夫是個包工頭,有了點錢,就變壞了,整天在外吃喝嫖賭。更甚的是他認識了一個從北京來的所謂「氣功師」,據說這人會算卦、看風水,還有搬運功。他住在一間黑屋子裏,從來不亮燈,一進那屋,就感覺陰森森的,讓人渾身發冷。我丈夫打那以後就迷上了這個人,好多人有了難、有了病都去找這人,特別是當官的。我丈夫在外壓了不少工程款,每次去找這個「氣功師」,他都是寫個符,說是回來燒了,欠錢的人就送錢來了。結果每次燒了,也沒人送錢。每次去找他,他都是各種理由搪塞。而每次去,我丈夫都不是空手去的。

有一次,我丈夫又去找這個「氣功師」,回來後,丈夫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正好他不在家時,有個欠他錢的人來找過他。我告訴丈夫這事,他就說:「這下說準了,是不是那人欺負你了?」我說:「你胡說甚麼呀,人家連大門都沒進。」他非得逼著我承認人家欺負我了,我的火就上來了,因為我這個人從不喜歡說些亂七八糟的話,就想清清白白做人,哪能受這種侮辱。第二天,他又去了「氣功師」那裏。回來就喝酒,喝完了就拿酒瓶子往我頭上砸,跟他一起喝酒的人勸我:「嫂子,你就承認了吧,這樣俺哥的錢就要回來了。」我當時氣得差點暈過去,我的心徹底絕望了,一時不想活了,我就想:要死也得去找那個「氣功師」把事情說清楚。

因為丈夫怕我找那「氣功師」,把院子大門鎖上,我從大門爬了出去,腳骨頭摔傷了。我找到那個「氣功師」,質問他:「你為甚麼出這樣的歪招,你想害死我嗎?」他說:「我都算出來了,你不承認也不行。」那時,我都幾天沒吃沒睡了,我也不知哪來的勇氣,我朝著他的炕一拍,手指蒼天說:「請老天爺為我作證,我要有那樣的事,天打五雷轟;我要是沒有,你得遭天打五雷轟!」他一下像爛泥一樣癱在炕上。這時丈夫也急匆匆的趕來了,見面就給了我三個耳光,打的我兩眼直冒金星。那人有氣無力的指著我丈夫說:「你給我滾!」從那以後,聽說那個「氣功師」消失的無影無蹤。

以上是在我修煉前發生的事。我現在通過學法知道,那人就是一個帶有附體的假氣功師。這個假氣功師據我知道,上他那兒算命的,就有好幾家回來鬧的家庭不和。自打這件事情發生後,我對丈夫恨之入骨,從不願意跟他說一句話,這樣他就整天在外吃喝嫖賭,喝醉了回家就又摔又打。有時看他睡著了 ,我就想拿刀捅死他算了,可是因為膽小心還善,又下不去手。「離婚」、「死」這些念頭天天在我腦子裏打轉,可是每次真要去尋死了,總有巧遇的事情不讓我死成。我現在學大法了才明白,師父早就管著我了。

得法以後,我就想好好學法,忘掉這一切。因為我在山上住,很少接觸到人,所以想找個學法小組很難,我甚麼資料也看不到,在這樣的環境下,修煉提高很慢,我很著急,非常想有個集體環境。師父慈悲,看到我有顆想提高的心,很快就安排我出去找了個活幹,不到一個月,就找到了同修,找到了學法小組。

每天下班走七八里路去學法,同修說我讀法讀的很好,領會能力也很好,那幾個月,我覺的我提高很快。後來經同修介紹,去一位同修家伺候一個老年同修。在那裏,同修給我糾正了煉功動作,還有一些不好的學法習慣,通過一起學法,這位老年同修很快康復了,她又給我介紹到另一個老年同修家做保姆。

這個老年同修九十多歲了,來到這裏,提高心性的事情就來了。有一次,她女兒抱怨煤氣比以前用的多,老年同修就規定不做飯了,買著吃,我給她買了吃的,給自己買了一個餡餅,老年同修就很不高興的數落我:「你不就想吃肉嗎?」這樣那樣的,反正說了一堆難聽的話。這一次,我真的忍不了了,心想:買其它的甚麼都貴,買一個餡餅只花兩元錢,我本來能吃兩個,卻只買一個,你還發那麼大火?委屈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

想想來這裏幾個月,從來不為自己多花一分錢,還整天限制我不准這樣、不准那樣的,天天受她數落。本來覺的自己命苦,受丈夫欺負,以為學了大法,在這個修煉群體中,能給我一些溫暖和幫助,沒想到還不如常人家,打定主意不在這裏幹了。

正想的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時,老年同修過來叫我起來,說:「對不起,我傷害你了,咱們交流交流吧,我哪裏做的不好,你都給我指出來,你的問題我也給你指出來。」說就說,我就把一肚子委屈和對她的不滿全盤倒出來了,出乎意料的是,老年同修不但沒有發火,反而都承認了,還說這都是她的錯。

她也給我指出一些問題:比如愛聽好聽的,遇事不在法上看問題,總是用人心對待,等等。我覺的老年同修給我指出這些都是事實,是為我好,我的心一下子亮堂了,我想起了白天剛背的一段法:「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背給老年同修聽,並說:「大姨,這就叫修煉吧,以前我還不明白甚麼是提高心性,甚麼是修煉,原來這些日子,是師父給我安排提高心性的機會,可我自己一點都不悟。」

我非常感謝師父安排,從那以後,我對法理加深了認識,在學法上更下功夫了,好像腦子開了竅了。當我學到:「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師父的這段法真的打到我心裏去了。以前,我覺的我的忍超出了一般人,現在看來,那只不過是常人境界的忍,而法中要求的忍,我是遠遠不及。

隨著心性不斷的提高,我也放下了好多的執著。可是對丈夫的怨恨心卻很難放,我有幾次看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啊,我怎麼才能放下對他的恨?」通過大量學法、背法,我漸漸明白了,人世間的恩恩怨怨都是有因緣關係的,而這世我修煉大法了,就要徹底善解這些惡緣,徹底放下怨恨心,不但從思想做到,行為上也要做到。

多年來,我第一次主動拿起電話,用最平和的口氣跟我丈夫通話,他那邊也是第一次用平和的態度對我說話,我叫他以後不要再吃喝嫖賭了,要做個善良的好人,欠人家的賬趕快還了,錢不夠,我和孩子幫你湊。他很感動,我跟他講大法的美好,告訴他如果不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我們的恩怨一輩子都解不開。他很認同大法,後來又給他做了三退。

這次他大病一場,幾天下來就瘦的皮包骨頭,身體爬不起來了,我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幫你。有一天,他打電話告訴我:「我正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就像一股暖流一樣『唰』的一下子,肚子就不疼了,第二天徹底好了,想吃東西了。」我心裏知道,是慈悲的師父管他了。

我深深知道,是大法使我這個破碎的家庭團圓了;使我這顆充滿仇恨的心變成一顆慈悲善良的心;使我從骯髒的泥坑裏爬了出來。我能有幸在這塊淨土上修煉,是我一生最大的福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