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消除了對怪異奶奶的厭惡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我奶奶的行為總是很怪異,和正常人不一樣:愛說謊,愛罵人,從來不洗澡。她身上有很多陋習,與正常人的生活格格不入。

愛說謊的奶奶

奶奶特別喜歡說謊。明明我剛剛給她盛了飯,她吃掉了,等爸爸回來,她就說她一天都沒吃到飯。而且她房間裏的桌子上擺滿了浪費掉的食物,我非常看不慣她的行為。

奶奶不僅自己喜歡說謊,她還要求身邊的人都要說謊,我爸爸和姑姑(都未修煉法輪功)都已經習慣配合她說謊,我不說謊而告訴她真話,她就會罵我。比如爸爸出差幾天不在家,她就會問我:「你爸爸甚麼時候回家?」我說:「後天回家。」她就會非常不高興,會說我胡說八道,甚至罵的很難聽,並且非要我承認爸爸今天馬上就回家。我心裏頭非常生氣:你又要問,我說了實話,你還要罵我。於是我會和她爭論,最後都是我氣得跳腳、又拿她沒有辦法而收場。

師尊教導我們:「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1]「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1]

我意識到,不能因為奶奶有毛病我就和她斤斤計較。雖然我不會按照她的想法去說假話,但是她是我的長輩,我就應該尊敬她,不能瞧不起她,或者和她陷入爭論。慢慢的我從不知所措,變為能平和的對待此事。奶奶只要問我,我會如實的告訴她,讓她清楚爸爸的工作日程。接下來她說再難聽的話,我也不會再繼續反駁了。

奶奶也漸漸有了變化,她不再重複性的要求我說謊,有時甚至聽到我的話後也不再反駁,而是選擇默認。爸爸問她是否吃飯了,她也會想一下,然後回答今天吃了甚麼甚麼。這對於謊話張口就來的奶奶來說,是個不小的改變。

奶奶總和我搶廁所

再說洗澡、上廁所這些事情。從我上小學開始,只要我一洗澡,奶奶就要敲門說她要上廁所。如果這樣的事情只發生一兩次,我肯定不會說甚麼,但是這個現象持續到如今!並且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幾率,我剛進去,把頭髮打濕,她就來敲門了。

只要奶奶要上廁所,那真的是十萬火急,她總會說:「你趕緊給我出來,我一要上廁所,你就鑽進去!」然後她會在門口把很多難聽的話罵出來,並且不停的扭門把手、敲門。我在廁所裏就能感受到我的心隨著她的罵聲、門把聲、敲門聲此起彼伏。

記得有一年冬天,我剛剛把洗髮水抹上,這時家裏的座機響了,我怕是有甚麼急事,就穿著秋衣秋褲跑到客廳接電話。奶奶就趁著這個時間跑進廁所解大手去了,我只能頂著滿頭的泡沫濕漉漉的蹲在客廳裏等著她出來,心裏那個委屈、憤怒可想而知。

還有一次,她看我在廁所裏不做聲,就罵:「你死廁所裏了?」我心裏那個氣呀,心想:按照先來後到我也是在理的。我怎麼會有如此為老不尊的奶奶!

但是後來,我向內找,發現我還是沒有做到「真、善、忍」中的「善」和「忍」。師尊教導我們要為他人著想,要用慈悲對待他人。奶奶每次進去也確實是上了廁所,那說明她每次是真的很急。而我應該加快速度趕緊洗完澡出來,而不是在廁所裏生氣,甚至和她爭論。

當我想清楚這一點後,只要再聽到奶奶向廁所這邊移動的腳步聲,我就在心裏想:等會就算聽到再難聽的話,我都不能動氣,要修「善」、要修「忍」。所以奶奶只要一敲門,我就明確的告訴她,我還需要多長時間,我會儘快洗完,其餘的我不再多說。

一來二去,奶奶也不會在廁所門口罵罵咧咧了。她現在推門發現裏面有人時,會安靜的回房間等待,實在來不及的時候她會說:「你快點出來。」但是口氣和原來簡直是千差萬別。

奶奶的改變讓我深刻的體會到了善的力量,當我向內找、修善的同時,善的力量也在改變著奶奶的行為。

學會為他人著想

近幾年,奶奶的腿不是很好,她又拒絕用痰盂或者是拐棍之類的,所以她上廁所就出現了大問題。因為她蹲不下去,所以經常大小便會弄到便池外面來,再加上她走路時腳也抬不高,所以會把大小便蹭得廁所裏到處都是,甚至是從廁所到她房間的門口,或者是到客廳的地上。

奶奶自己也知道她把大便弄到了外面,所以她會拿紙去擦。但是她眼睛基本看不清,所以不僅沒擦乾淨,她還會弄得手上都是大便。加上她腿腳不方便,所以需要扶著東西走路,於是乎,她摸過的地方都會留下大便:廁所的窗戶、水池、牆上、水龍頭、洗衣機、門把手、開關等等。

再加上奶奶從來不洗澡(身上特別難聞),她用完的廁所可以說是慘不忍睹,沒有可以落腳的地方。奶奶還有個習慣,就是我們一吃飯,她就要上廁所。我們家不大,和廁所就隔一面牆,奶奶上廁所還不關門。毫不誇張的說,通常我們家一日三餐中,有兩餐是在廁所傳來的聲音和氣味中進行的。我有好幾次都覺的我快活不下去了,又痛苦又無奈。

師尊告訴過我們:「哪個地方我們法輪功煉都會變好,我們在改造環境,不是我們在挑選環境。」[2]我想到還在監獄中的同修們,他們並沒有被環境所嚇倒,而是堅定自己的正念,從牢獄中闖出來。我比他們的環境要好太多了,起碼我還有寬鬆的修煉環境,這點苦算甚麼呢?

暑假的一個晚上,廁所的燈壞了。奶奶上完廁所後,我和媽媽從客廳到我們的臥室都可以聞到臭味,那廁所肯定很可怕。媽媽當時要去見同修,就先出門了,所以清洗廁所的任務就是我的了。我推開廁所的門一看,那真是我看過的最恐怖的情況,地上的白瓷磚已經看不到白色了,水池上也都是大便,整個就是個屎屋,加上廁所燈壞了,這給清理又增加了難度。但是當時我把這當作要過的關,心裏沒有一絲委屈與憤怒,所以我沒有退縮。我打著手機的手電筒清理完了廁所。看著重新乾淨後的廁所,我的心裏也洗去了許多的髒東西。

我對奶奶的怨恨心與厭惡在一點點的消失,同時也學會了為他人著想。我會注意不要大聲抱怨廁所有多臭,讓奶奶聽到,讓她心存內疚;而是覺的奶奶這樣很可憐,她不懂得分辨乾淨與髒,她不能左右自己的思想,她也不能讓她的腿好起來;每天還需要吃安眠藥才能睡覺,被自己的觀念阻礙著不想面對事實而選擇天天說謊,天天完成著她的那套怪異的行為舉止。而我因為修煉了大法,身心健康,遇到問題時可以有大法來做指導,開導我、幫助我。我是如此的幸運,我還有甚麼理由去抱怨和嫌棄奶奶呢?

雖然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時常會出現新的鬧心事。但是大法讓我一點點明白怎樣去做一個好人,怎樣去考慮別人的感受。從而我的心也就越來越開闊,我體會到了做好人的真正快樂。大法讓我懂得了以苦為樂,讓我一點一點的擁有了一顆豁達開朗、善良的心。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