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向內找 執著去的快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最近隨著不斷的學法,我更加注意向內找,修自己,執著去的快,提高的也快。我談談最近修煉中向內找、去執著的幾件事。

每年一到秋天,我就又打噴嚏,又流鼻涕,嗓子還疼,像感冒的症狀。每年出現這種情況,都要持續一個月或一個多月,然後才能漸漸的好了。這種情況已經連續好幾年了。

有一天,我又出現了這種情況,但是這次要比前幾年厲害的多。第三天晚上,鼻涕不住的往下流,噴嚏一個接一個的打,嗓子疼的睡不著覺。到後來咽唾沫都疼,覺的像刀割一樣,嗓子好似被卡住了,喘氣都不那麼順暢了。

我心裏想:這是怎麼回事?往年出現這個情況,只是難受,可都能睡覺。那時候只知道是師尊給我清理身體,但沒有從內心認識到這是好事,是給自己提高心性、消業來了。不知道向內找,有時還認為是舊勢力的干擾,有時還冒出人念:是不是過敏了、感冒了?

現在我才明白:師尊看到弟子悟性低,就在那個層次中一再給我機會讓我悟上來。可是,不爭氣的我,還是沒有抓住機會明白過來。

隨著學法和修煉的提高,遇到這次狀況這麼厲害,我記起了師尊的法:「如果大法弟子碰到甚麼魔難或者消業,他一定是有前因的,找找自己。是,找到了之後馬上做好,那個情況會馬上轉向好的方向、向正的方向轉化。」[1]我明白了,自己應該向內找了。

我靜下心來,開始向內找。我找到了對家人的情、執於自我的心、怕心等很多人心。嗓子仍然疼的難受,我心想,我可能還是沒找到點子上。我繼續往下找,回想這幾天做過的事情,以及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否在法上。

當我想到原來我家吃螃蟹,都是不修煉的丈夫去買。這次丈夫說他不會買,讓我和他一起去買,我就和他一起去了,並且還親手挑了四隻活螃蟹。當時認為自己不做著吃,就不算殺生。找到這裏,我猛然驚醒,我這不是殺生麼?這使我聯想到:我剛修煉不久,丈夫經常買蛤蜊、海虹等海鮮吃。那時我做了個夢,清清楚楚的夢見:鍋裏的海虹變成了人的腳,我在炒。當時認識到是殺生,不能再吃蛤蜊、海虹了。我這樣一想。丈夫就基本上不買海虹、蛤蜊等海鮮了。我可是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了,怎麼還犯殺生的錯誤呢?別提有多悔恨了,自己彷彿今天才學會了修一樣。

我繼續向內找,還找到了在內心的深處,隱隱約約的把這種症狀當成是常人的病了。找到了,我馬上否定它,排斥它。我坐起來,背師父的法:「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擾我證實法的,我也都可以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成為未來的生命;想善解的就離開我,到我的周圍的環境中去等著;如果你真的無能力離開我的,也不要發揮任何作用干擾我,將來我能夠圓滿,我會善解你們;那些個完全不好的,還在干擾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2]

背著背著,我不疼了。躺下之後,一覺睡到天亮。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又為弟子消掉了許多壞東西。

到了第二天,我的流鼻涕、打噴嚏、嗓子疼的症狀完全消失了。原來最短也得一個月才能消失,這次一週就完全好了。真是找對了,馬上就好了。向內找,真是一個法寶。

通過這件事,我不僅懂得了向內找是一個法寶,而且也深刻的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作為一個修煉人,每一思、每一念都要在法上,才能不被邪惡鑽空子,才能走正修煉的路。

今天聽明慧廣播中同修(是海外的同修,剛到這一個網站工作)的交流文章,同修談到:有一天,同修的丈夫看到她工作網站上的一篇文章後,大發雷霆,衝著同修發火說:「你不要在這個網站工作了,否則,咱倆就離婚!」還說了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同修迷惑不解,雖然丈夫不修煉,可從來不這樣。同修試著和丈夫談了幾次,丈夫也沒有一絲好轉,同修非常苦惱。

通過學法,同修認識到:自己應該向內找。她找到了一大堆執著:只想改變別人、自以為是等等。但是家庭關係還是沒有改變多少。最後,她找到了自己最根本的執著就是自己學大法的目地,是想得到家庭的幸福,生活的美好。去掉最根本的執著後,丈夫變了。同修體悟到:在法中修,帶來的是真正的幸福和快樂。

聽了同修的交流後,我恍然大悟:我最根本的執著不也是和同修一樣嗎?自己學法的目地也是要得到家庭的幸福,生活的美滿。我明白了,為甚麼自己為家庭付出很多,可還是矛盾重重。

我想起了師父的法:「還有一部份人追求開天目,卻越練越不開,甚麼原因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主要因為天目是不能求的,越求越沒有。越求呢,它不但不開,反而從他天目裏邊還要溢出一種東西來,黑不黑,白不白的,它會把你的天目蓋住。」「求本身就是執著心,修煉要去的就是執著心。」[3]我明白了,自己越求越沒有。而且我求的還是常人的東西。真正的修煉人是要返本歸真,去掉一切常人之心。還有光想從大法中得到,而不想多付出,這是多麼骯髒的一顆心。找到了這些執著,我就要趕快修掉它,不要它。

昨天下午到晚上,我被衛生間的水龍頭重重的磕了兩下,這個水龍頭緊挨著衛生間的牆。住在這裏好幾年了,從來沒被它磕著過。我心想:今天是怎麼了?一連被磕了兩下,並且磕的很重,一定是我修煉哪裏有漏。問題出在哪裏呢?是看手機看的?還是對外孫的情?因為外孫昨天下午休息,一下午,我也沒學法,陪著外孫寫作業,空閒時,看了兩次手機。找到這裏,我就放下了,也沒有再往下找下去,也不確定是甚麼原因。

今天早晨起床,夢中的情景歷歷在目:很小很小的兩個小女孩活起來了,長高一點,就會跑,在地面上跑來跑去的讓我看。

突然,師尊的法出現在我的腦中:「連那個吸毒都是。那吸毒有人說沒事,我吸吸沒啥的。是,感覺還不錯,再來一次?沒事,再來一次?行了,控制不了了。為甚麼呢?那個物質吸進去之後就在你身體裏形成一個薄薄的、淡淡的你,一次就能,因為它毒性大」[1]。

我悟到這是師尊在點化我。昨天下午我看了兩次手機,每次都超過了二十分鐘。這手機裏不好的、變異了的生命像兩個小孩,就在我腦中活了起來。想到這裏,我猛的一驚,我這不是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邪魔在自己腦中活了嗎?邪魔是要控制我啊!想到這裏,我真是後怕。

謝謝師尊的點悟!我親身體會到:只要弟子實修,師尊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弟子、指引著弟子。弟子要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修煉圓滿,跟隨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