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被騷擾中的一點想法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我是一名上海的大法弟子。大概是從今年七月開始,我們的戶籍警監開始打電話給我,讓我去配合抽血。七月份,打了一次電話,九月份又打了一次電話,都被我正念拒絕配合。

在十月二十八日下午三點半左右,他們又打電話給我,讓我去配合抽血,又被我在電話裏拒絕。因為我在之前兩次電話中跟他說了,這樣做是不對的,是違法的,如果硬是要這樣做的話,我肯定會去投訴舉報的,然後這次他在電話裏就直接跟我說如果我不配合的話就第二天開傳喚證,會採取強制措施,也告訴我可以去投訴他。

掛完電話之後,我的心就開始動了,各種念頭都有,是不是可以離家避免邪惡的迫害,如果他要來強硬的措施,我應該怎麼樣怎麼樣跟他講真相,怎麼樣不配合他。腦子裏也反映出了同修最近跟我交流的話,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師父在講法時曾經講過:「有的弟子講「怕甚麼,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的怎樣一目了然。」[1]「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然後,我就把心定下來,覺的應該認真學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跟迫害,正常的晚上跟妻子同修一起學法煉功。晚上正常的發正念清理邪惡。

到了第二天早上起來後,正常的煉功,學法,不過心還是不是很安定的、在動。然後到了晚上也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又過了一天,晚上我在煉功的時候,腦子裏還在想著這件事情,因為當時我也沒有告訴我的妻子同修,我是擔心會讓她的心裏產生波動(現在認識到也是人的觀念,想法),想著事情已經過去了,可以交流一下。

然後,在腦子裏就回想起對這件事情為甚麼會發生的一些念頭,這時候才感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知道從九九年七二零之後,除了多次去北京上訪講清真相之外,其它時候太多的事情都是習慣性的用人的觀念、思維去解決修煉中遇到的困難,太多的時候想的是怎麼樣做去用人的方法保護好自己,包括前不久都有一種想法一直出現在我腦中,就是想辦法出去後,找個寬鬆的環境修煉,而不是在法上找自己的問題。大法弟子怎麼可能會遇到問題,用人的那套圓滑的方式去逃避,去保護自己呢?

所以從這件事情,我認識到在正法中修煉只有完全的信師、信法,才能真正的破除邪惡的迫害,因為你真的正念非常足的時候,邪惡找不到藉口來迫害你。

這是我個人對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這件事情的一點體悟。有做的不夠的地方,也希望同修能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