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黨文化 修好自己 完成使命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四日】我得法已經十二年了,回想這些年的修煉經歷,在一次次考驗中,摔摔打打不斷的提高,是師父的慈悲點悟與保護才走到今天,在身心的巨變中,我時時刻刻沐浴著師父和大法的恩典,感恩師父。下面寫出我修煉過程中的片段,與同修交流。

一、在家庭的矛盾中修自己

家庭是實修的場所,在家庭中沒有偽裝。剛得法時,我覺的大法太好了,就想讓自己的父母得法。我的出發點不純正,心想父母歲數大,身體不好,得大法後,免受疾病的困擾,可以快樂、輕鬆的生活。

父親聽信邪黨媒體的謊言宣傳,加之無神論的思想,不接受我講的。我帶著強烈的執著心,黨文化,強加於人,講真相也沒有耐心,沒有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父親的不認同,我又起了怨心,我時常遭到父親的謾罵,弄得姐妹都說我不孝順。我老想讓父母按照我的想法做,不按我的想法做,就給人家撂臉子,剁肉餡剁的噹噹響。姐妹都說父母那麼大歲數了,他們自己想怎麼過就怎麼過吧。

一次,我把母親聽小廣播的卡裏面的常人歌曲,偷偷的換上了傳統文化內容的卡。母親發現後,就告訴了父親,父親半夜就給我姐姐打電話告狀。那時的我不知向內找,忿忿不平,委屈的不行,表面上是為別人好,自己的理由還很充份。由於我沒有實修心性,遭到了舊勢力黑手對我身體的迫害。

我通過學法與老同修交流、再聽明慧的交流文章之後,我知道自己錯了,再遇到矛盾時,我就找自己,不看別人,就找自己哪裏不符合法,按照法的要求做。

師父要求我們:「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1]

師父還告訴我們:「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

週六、週日再去給老人包餃子,調他們愛吃的餡兒,儘管有時氣恨、抱怨的敗物還往上沖,但我能抑制了,能忍住了,知道找自己的心了,也知道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的干擾了,漸漸的我的心平靜了,怨恨的敗物一層層的被師父給清理掉了。

在家庭中我學會了向內找,遇事先替別人著想,我和兄弟姐妹的關係慢慢的又融洽了。修煉了,常人中的事更要做好,他們都是為我修煉提高來的,都在給我鋪路呢,我要謝謝他們。

現在他們也知道大法好,但恐懼邪黨的淫威,還不敢走入修煉。

二、重視修口

修煉前的我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是有思想的人,愛發表見解,看到甚麼都要評論一下,愛給別人出主意,顯示自己有辦法。有時話語還尖酸刻薄,常常是一針見血,生硬的沒有人情味,沒有善意,嗓門還挺大,雖然道理說的對,但不善,這不善說出的話就難聽,像爭鬥似的,讓人接受不了。

我也常問自己為甚麼修不出來善呢?很是苦惱。從小被灌輸黨文化鬥爭思想,幾十年的灌輸一張嘴就有鬥的意識。

聽神傳文化第162集《神目如電 禍福自招》裏講:古代有三大惡業:殺生、邪淫、口過。殺生、邪淫這兩個惡業,凡是有道德底線的人,都會懂得。可是「口過」人們不會在意,無意間說話就會傷到別人,暫時看不到惡報,但神明給記錄著。神傳文化故事中的鬱從周恃才傲物、尖酸、譏諷嘲笑他人,神明已經記錄了他2470餘條口過,等累積到3000條時,就要奪走他的性命,還要將他的子孫淪落為乞丐。因為他的口過傷了天地間的和氣,犯了神明的忌諱。

這個故事對我有很大的警示,神傳文化太好了,卻被邪黨幾十年執政硬生生的用邪黨文化給替代了,「文化大革命」中傳統文化更進一步被徹底砸爛。在黨文化的大染缸裏浸泡了四十多年,無神論洗腦灌輸中長大的我,自私、傲慢,總想把別人壓下去的強勢,是黨文化灌輸鬥爭思想的惡果。

我雖然得法了,可幾十年形成的惡習都是不符合法的:瞧不起別人、自私、冷漠、傲慢,連骨子裏都變異了,我們當今的中國人一言一行中透露的都是這些東西,說起話來就鬥,不善,讓人尷尬,接受不了,還有可能觸動別人負面的東西,罵起來、幹起來。

這個故事我反反復復的聽了幾十遍,不能讓惡語隨意的蹓躂出來,重視修口,時刻約束自己,免得傷人。有時憋不住也冒出來,但會馬上跟對方道歉,這在以前是不會的。師父法中講:「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3]

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認真修口,約束自己,傷人的、尖酸的、譏諷的話語堅決不說。因為我是大法弟子了,就按法的標準來修自己。學會平和的表達意思,平和的與人交往,改變後的我,感到內心的美好,人際關係的溶洽。

三、清除黨文化

「中共邪黨的邪惡黨文化,潛移默化幾十年的灌輸,已經使大陸的中國人,包括一些大法弟子,性格扭曲,想問題都是極端的,甚至和國際社會、和古老傳統中國人的想法完全是不同的了。大陸有十幾億人,慢慢的灌輸中沒有感覺的被變異了;大家覺的,都一樣啊,沒甚麼不對勁的,人就是這樣嘛。不是!」[4]師父的這段講法,讓我醍醐灌頂,更加深刻透徹的了解黨文化的毒害。

毛魔掌權時期,灌輸「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不是鬥爭文化嗎?黨文化造就的人自高自大、狂妄至極、懷疑一切、否定一切、完全沒有了傳統道德的約束,放蕩不羈、我行我素。

我是身受其害,就這個鬥都成習慣了,思維的第一念是強勢、自我、不認錯、看別人缺點,一遇事先是自我:我不吃虧、我別受傷害、我別被迫害,佔便宜的事得了,困難的事躲了,危險的事繞了。得法以前,真是這樣,得法的前幾年也這樣。幸好師父沒有放棄我,師父的慈悲包容著我。

我開始強迫自己向內找,有一次,花錢做了一件衣服,沒有做出自己要的樣子,氣恨的敗物就衝上來了,我強迫自己向內找,就不看別人,就找自己,就在我強制自己守住心性一跺腳的瞬間,唰,敗物被師父拿下去了,我的心不糾結了,腦袋的衝脹感也下去了,身體瞬間感到了舒服。啊,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謝謝師父傳給我們宇宙大法,才讓我們找回人性的美好、找回生命的真諦、找回神傳文化的根。

四、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5]。通過學法,我知道:久遠的年代,我們就和師父簽下誓約,隨師下世,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一九九二年,師父在長春傳出了法輪大法。在茫茫人世中,師父找到了我們,我們是幸運的,師父傳授給我們宇宙大法,把宇宙的真理講給了我們,自從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以來,師父一再提醒我們:「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6]。

我以前在這方面做的不好,學法犯睏、發正念時愛走神兒,發正念時手立掌,思想卻不在法上,先前看過、聽過的某些事就會在頭腦中反映出來,發正念走了形式,白白浪費了寶貴的時間。看明慧網有關發正念的交流文章,受益匪淺,我也要求自己集中精力,堅信自己有能力,記的師父說過:「人間神仙為數還很多,每一個神仙的能力都可以把人類的事情做了。」[7]雖然我看不見,但我堅信自己有能力,走在路上發正念、坐公交車上也發正念,在單位也發正念,別人也不知道我在做甚麼,我就是帶著正念在各處做事。

有一次我回家,在給打印機加墨時,我想:聽聽傳統文化吧,就這樣一想,沒有等我動手打開小廣播,它自己就開了,播放的是傳統文化。哎,我有神通了,我暗暗高興,不對,是師父做的,不要有歡喜心,師父給的神通,是讓我助師正法的,不是讓我在人間顯示的,此刻,我擺正了自己與師父與大法的關係。

師父說:「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8]我們自身修好了,是為完成責任和使命,去救度眾生。

在這人神同在的歲月裏,大法弟子在人間演義著可歌可泣的救人故事。神韻、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到一份份真相資料、一個個三退名單,這是大法弟子在兌現著久遠的誓約。我們在人間這個大廟中修煉,有師父、有大法,師父說:「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9]。

雖然共產邪靈下的邪黨在製造著恐怖,並沒有擋住大法弟子修煉救人的路,寫標語、貼粘貼、打電話、掛條幅、面對面講真相等等,我們每個人都在各自的地方兌現著使命,大法弟子在以各種方式,互相配合,傳遞真相,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我們還需再精進,在修好自己的同時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9]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