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實修 從本質上改變自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經二十二年了。雖然天天學法,也參與了一些講真相的項目,但因為沒有真正領悟到修煉的實質,所以在心性的提高和真正去除自身不好的東西上,沒有注重實修。矛盾發生後,往往看到的是別人的不足,自己的認識只是停留在不去計較別人、學會原諒別人上。真正開始從本質上改變自己,只是近一年多的事。

用心學法

大概兩年前,有一天,學法時學到師父說:「有些人在讀《轉法輪》的時候,思想不專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夠專注的在修煉中。這等於是浪費時間,不但浪費時間,本應該是提高的時候,卻用思想想一些不該想的問題、一些事情,不但沒提高,反而還在往下降。」[1]我突然明白:學法要用心學,學法的過程也是提高的過程。而以前我認為學法時理解好法,再碰到事情依照法去做,就能做好,並沒有明白學法的時候,就是一個專注實修自己的過程。

師父說:「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2]。我意識到自己以前更多的是雖然在說自己的修煉,但並沒有真正的實修自己、去掉心中的執著,把自己和執著捆綁在一起,因而難以割捨那些不好的執著心。

下決心實修後,隨著真正的改變自己,逐漸的,所有發生的矛盾,我看到的都不再是別人的問題,而是自己的問題。矛盾中充滿的都是修去自身不足的機會。

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幫助別人

我介紹得法修煉的A同修,和我緣份很深。因為相互比較了解,所以我倆都能洞察到對方的一些不足。我覺的A同修很熱情慷慨,也比較善良和忍讓。但在我看來,她有一個最大的不足是「不真」。因為我看到過她不止一次的在別人面前和在我面前,對同一件事情,表現出的兩個相反的說法。在同修面前,她表現的是對她們的善;可是在我面前,她說的卻是她們的不是。

看到這個問題後,我老是抓住她的這個執著不放,並由於看到了「不真」,她的善在我的心中也就變成了偽善,而不是純善。這個問題在我們開始修煉不久後,我就向A提起過,但她一直都不接受。而她提醒我的是,在做到「真」的同時,也要修「善」和「忍」。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彼此都沒有甚麼大的改變。後來兩人的接觸也減少了。

但在前不久的一次通話中,我們倆進行了很好的交流。當我再一次向A同修提到她的這個問題時,我當時出了很大的善心。我想修煉已近尾聲,如果對方還沒有認識到這個問題,就枉費了我們如此深的緣份,我決定還是要善意的提醒她。但我已經沒有了之前想改變對方的執著,只是為了她好。沒想到,她這次欣然接受,並認真的向內找,去除「不真」,得到了脫胎換骨的改變。我們也由此化解了兩人之間剩下的一點點隔閡。

我當時的體會是: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幫助同修。表面上看,是因為我對A同修的心態比以前好,用A同修的話說是「真誠和善意的交流」,而實際上,我之所以這次能夠以純善的、完全為對方好的心態和她交流,是因為過去的一兩年中,我真正注重了實修,修去了那顆不善的、不能容忍別人不是的心。

我認識到,用正念看待同修的不足,消除內耗,慈悲對待同修,才能讓師父少操心。另外,我也每天早上和同修在平台上一起靜心學法,同化法,整點時發正念。我感受到自己的空間場更純淨了,修煉上在不斷的提高,自己也變的越來越清醒。

再向內找

事後,再向內找時,我認識到碰到自己如此執著的一個問題,如果修出的只是對同修的包容和慈悲,我的認識還是只停留在「自己是鮮花」那個境界上。找到自己為何執著這個問題,比寬容別人更為重要。只有深挖自己的執著心時,才能真正去除自身不好的東西。

師父說:「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3]

我過去在這個問題上,就如同小道一樣,是在磨自己那顆看不慣別人的心,並沒有真正的去修自己。之後我還發現,我對A同修的那個「偽」的執著,甚至超過了對A同修在他人背後所表現出的那個不好思想的本身。我問自己:為甚麼看到別人表裏不一時,會如此執著?會如此牽動自己?我為甚麼對這樣的人特別防備?是因為我對過去發生的一些事吸取了負面教訓,所以怕被人愚弄、欺騙。為了保護自己,形成了一種人的觀念,並把這觀念當成了做人的原則,並受其主導。

師父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4]「人的觀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會產生思想業力,人又被業力控制著。」[4]「業力沒有真、善、忍的標準,它按照它形成這個觀念時的標準來衡量事物,可能成為常人所說的老滑頭,或老於世故的人,這也就是人在修煉的時候產生不同的思想業力在起作用,阻礙著修煉。人要是沒有業力的阻礙,那修起來是很容易的。這個業力是在前幾年一個甚麼狀態下,甚麼道德標準狀態下形成的,那麼,它就用這樣的標準衡量事物。如果這個東西形成多了,那麼,人的一生都會受它左右。形成的觀念認為好和壞,人就認為這個好和壞,就認為應該這麼這麼做,可是他自己沒有了。他自己完全被他自己後天形成的非善良的後天觀念包圍、蓋住了。他自己真正好和壞的衡量標準就沒有了。」[4]

另外我還發現,當自己看到同修表現出的好壞兩面時,自己選擇了相信別人不好的一面,而不去想別人即使不是純善,說明她也是想表現善良、給人帶來愉悅,也知道善是好的。我為甚麼不去加強她善的這一面,忽視她不好的一面,而選擇去重視她不善的那一面或只是那一刻呢?這不是自己的不善嗎?而且我發現這種負面思維我在其它方面也有,就是碰到任何事情時,總是做最壞的打算,先把困難想在前面,這樣可以做好最保險的防衛等等。

我慚愧自己這麼晚才認識到,A同修的這個問題是表現給我看的,其實更是為了我提高的。我感恩師父看到我有了上進的心,點醒了我,讓我能夠去除這個很大的執著。我如釋重負,身心感到格外輕盈。

當我把那個「假我」去掉後,A同修真的像她所說的是一個很簡單的人,反而是我把她看的太複雜了,因為我很執著,所以演化給我看到的問題就大。

同修給我的禮物

幾天後,A同修發給我一個視頻,是有關跨種族婚姻婆媳關係的。大概內容是一位中國出生的媳婦認為自己做的很好,可她的日本婆婆卻對她一直不滿意,她苦苦找不到原因。同修告訴我,這是送給我的一個禮物,至於通過這個視頻我該學習的是甚麼,她讓我自己去悟。

我第一次看這個視頻時,我認為過去我的公公婆婆對我們亞洲女子的偏見比那位日本婆婆不知要大多少,那時我還未開始修煉。我覺的自己在這麼傳統的家庭生活,從小嬌慣的我受了很多苦,忍受了不少。唯有一次,我認為婆婆在說假話時,我回了她一句:「really?」(「真的嗎?」) 我不知道為甚麼我的這位A同修,在我和她說起這事的二十幾年後,怎麼還記的這件事,並多次向我提起。其實我和公婆除了文化習俗的不同,並沒有甚麼大的矛盾,而且我和先生搬出去住以後,我和公婆的關係一直很好。

所以,我第一念是,A同修可能不了解我的情況,才把我和這個女孩的情況相提並論。可轉念一想,不是碰到任何問題都要向內找嗎?何況這是一件同修不止一次提過的事情。不管表面上這個事情是否和我一樣,裏面肯定有我要修的東西。

我再次看這個視頻時,我注意到那個兒媳後面講的一句話,大概意思是:其實我婆婆看我不順眼,是因為我沒有那種低姿態。我覺的她講的很中要害,我覺的自己身上也沒有那種「低姿態」,我的理解就是傳統女子所特有的謙卑、溫順、親和,同時又能容忍和承受的那麼一種素質。

我反思自己,儘管表面雖然還算平和,其實內心還是很強勢的,缺乏傳統文化修養。我們在中國大陸共產社會出生的女子,多少都有些這問題,有種反叛心理。我明白了自己要歸正這種變異物質,恢復傳統文化中女性的端莊和溫順。

個人近期體悟,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