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不同程度的「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二日】近一段時間以來,我地有幾位同修出現不同程度的病業狀態,大家在不斷的交流中向內找,發現怕心、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黨文化的因素等等表現的比較重,從而導致出現身體不同程度的病業狀態。通過不斷學法和向內找的過程中發現: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惡念等等,有這些表現的人心中都摻雜著不同程度的「恨」。很多時候發現自己雖然認識到了有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等等,也努力的去抑制,但是總感覺不是從根上去掉了。

一天在聽師父的《廣州講法》時,突然想起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序言中的一段話: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迴轉生;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要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的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此時我意識到原來是自己的思想和行為中有「恨」的因素沒有去除,或者說沒有重視起來。這時思想好像一下子打開了,帶有不同程度的「恨」的表現也變得清晰和更能分清了。如果用不同程度來分的話,可分為嚴重、一般和輕微。嚴重的「恨」有仇恨、仇視、打擊報復、陰險毒辣、氣急敗壞等等;一般的「恨」有抱怨,發牢騷、絮絮叨叨、喋喋不休、著急上火、生悶氣等;輕微的恨有不情願、不高興的擠眉、瞪眼、撇嘴、斜眼看人、拉長聲音不情願的回答等。細細想來,生活中表現出「恨」的方面還很多很多。

「恨」,不管甚麼成度的「恨」,都會讓我們無論是內心還是外在表現不善、不祥和、不慈悲。因為「恨」是和真善忍完全對立的。作為大法的修煉人,我們同化的是真善忍,那就要完完全全的去掉「恨」的因素。我們的思想和行為中有「恨」的想法和表現,那等於是我們還在受邪黨邪靈的控制。不僅如此,我們還在給這個邪黨邪靈灌輸能量。從而削弱我們的提高和大大降低救度世人與眾生的力度。

當自己進一步認識到了邪黨邪靈的「恨」的嚴重性的時候,突然感覺內心變得清透,好像從遙遠的天際通過管道輸送來一汪清涼。覺得內心深處的一種物質化掉了,心裏有了更為踏實的平和。隨之身體也出現一些變化,比如在我的後背心口處起了幾個紅疙瘩,而且舌頭有兩天也像噴火一樣熱辣辣的疼。以前也在不同的矛盾中找到過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黨文化的因素等等。雖然表現上也平和了許多,但總感覺那種平和有人為的壓抑和故意抑制的狀態。一天中遇到矛盾時時不時還會動心。而這次真正認識到和看清了「恨」所起到的負面作用後,心裏有種前所未有的輕鬆和平和。以至於近來遇到像往常一樣的人和事,能夠更平和的去面對和處理了。說話的速度也慢下來,聲音也低了一些,用詞也更文明而準確了。

不管是哪種程度和甚麼樣的「恨」,都不能在我們的思想和行為中留存。舊勢力當初造就這樣一個邪黨邪靈就是為了毀壞人類、阻礙眾生得救的,同時以所謂的考驗大法弟子為名而迫害,在中國大陸接受的多年灌輸洗腦中,邪黨邪靈把它那邪惡的因素、主要的組成部份──「恨」植入到了我們的思想和身體中,受它的左右和擺布。我們不僅要認清它修好自己,更重要的是我們的最終目地是救度世人與眾生。如果我們都從根本上徹底的去除了「恨」這種東西,那麼我們就能徹底的擺脫了邪黨邪靈的控制。因為「恨」是它的主要組成部份。一個生命中沒有了「恨」,那很多的執著心也就沒有了存在的基礎,也就容易去掉了。而我們昇華後的表現就更符合大法的標準,在救人的力度方面就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