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去執著 闖過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的大法弟子,在這二十三年的修煉過程中,在恩師的慈悲保護下,走到了今天。在修煉的路上,既有法中昇華的喜悅,也有無數次去執著時的人心難捨,更有闖過八個月病業假相的艱辛。可以說沒有恩師的看護,就沒有我的今天。弟子用盡人間所有的語言都難以表達對恩師的感激,唯有精進、再精進以報恩師的救命之恩。

二零一七年十月上旬,我去ASU大學徵簽,那天簽了一百四十份,在這過程中,自己感覺有些頭暈、身體發軟兩腿無力。就決定明天別出去徵簽了,在家學學法調整一下狀態。其實不自覺的承認了舊勢力的邪惡安排。第二天,我開始嘔吐、喝水都吐,也吃不下飯,隨後只能扶著牆走路,稍不注意就摔倒,倒下就起不來,起來就蹲不下,胸部像壓了一塊重物,喘氣困難,渾身沒有一點力氣,人也瘦的嚇人,整個頭髮幾乎全部脫落下來。曾經五次出現極度發冷現象,當時蓋了六床薄被一床厚被還冷得上牙碰下牙,至少持續四十分鐘,貼身的被子早已被汗水濕透。接下來,我的雙腿浮腫的穿衣服和鞋子都很費勁。

儘管當時早、晚我都在平台上與大家一起學法、煉功,但煉靜功迷糊,發正念有時倒掌,學法不入心。耳邊常常出現轟轟的雜音,頭腦中常常生出負面思維。

一天早上,突然覺得右眼模糊,無論看甚麼東西中心都是黑的,只有邊上有些亮光。邪惡的舊勢力對我虎視眈眈、變著法的想要達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大兒子(同修)說: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一下變成這樣了?在家人看來,我隨時可能都有生命危險。自修煉後從沒吃過藥的我,面對多種病業假相,雖然我顯得無奈又無助,但我並沒感到自己有甚麼危險,心中抱定一念:我有師父,不會有事。

我的病業假相卻給家人帶來了無形的壓力,他們三次想讓我去醫院,我告訴他們:「醫院看不了神的病,你們把我送去醫院就等於讓我去死。」慈悲的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堅定的心,一下子讓我從麻木、無奈中驚醒。

啊,原來我修煉上有了大漏,被邪惡鑽了空子。這時我立掌對舊勢力說: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法輪大法的一個粒子,我的師父早已給我從地獄除了名,我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大法徒。舊宇宙的生、老、病、死,與我沒有任何關係;舊宇宙的神、舊的勢力、舊宇宙的理都不配約束我、左右我。就算我層層下走與舊勢力簽下甚麼約,我也全盤否定、全部廢除。即使我有天大的漏也不允許你們迫害我。我歸法輪功管,我的一切由師父作主。一切不正的我都會用法歸正。而你舊勢力是註定被淘汰的生命,你干擾我師父正法,無止盡的迫害大法弟子,你犯的罪何等之大?我的師父和宇宙中層層正神都不會饒你,定會把你銷毀、滅盡。隨後我給師父敬香,跪在師父的法像前跟師父說:師父救救弟子,我不能死,我也不會去死,因為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該救的眾生還沒有得救。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把自己的命交給師父,去留由師父安排。這時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海:「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1]

十月下旬,推神韻貼海報開始了,同修與我交流並達成共識,哪怕只有一口氣也要走出去推神韻,就是在車上發正念那都是救人。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走了出去。當時我像個機器人一樣,深一步、淺一步的,連一個小台階都上不去,我就繞著走。一次沒走穩摔倒了,震的後腦勺都痛。驚奇的是,我雖然走路艱難,可走進店家與店主一講神韻,多數都讓貼海報。我每天的速度雖然比不上其他同修,但是每天貼出去的海報也很可觀,我想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啊!

過了一段時間後,我的鼻子開始流血不止,這種不正確狀態停止後身體發軟,有同修說:都流血成這樣了不要再出去了。我並沒有被假相嚇倒,依舊天天出去推神韻。

以上的諸多病業假相,在八個月中反反復復,自己有時真的感到承受到了極限,覺得身上每個器官都在衰竭。我不斷的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如果沒有師父替我極大的承受,我還會有今天嗎?我不知道問題的根本原因出在哪裏?我再次求師父點悟我,並開始認認真真的靜心的向內找:

首先找到的是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大兒媳生下了第四個女兒,當天就把前三個女兒送到我家住了八十天。那時每天除了做全家人的飯,還要給小孩們洗衣服、洗澡。雖說也有家人的幫忙,但自己還是感覺身心疲憊,三件事做不到位,滿腦子想的都是人的事,心性提高不上來,常常表現的很強勢、自以為大、爭強好勝,心情浮躁,心中沒有善、也沒做到忍,抱怨連連,黨文化在我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這是大漏之一。

其次,二零一七年五月前,我和先生每週兩個上午去社區做整理食物、打掃衛生的義工,社區免費提供一些食物。自己與常人一樣,經常往家拿,吃不完的還送同修,這種佔小便宜的心、是貪心與利益心的真實寫照。

另外,我在家排行老大,下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因父母感情不合,經常打架,從小我就勤快懂事,十多歲就擔負起照顧弟妹們,洗衣服、縫棉衣被褥,與母親共同操持家務。現在弟弟妹妹們一有甚麼事都找我,常人鬧心的事直往我耳朵裏灌。好管閒事,愛面子、顯示等,我被常人的情所纏、所累。

還有,在大陸時,我和弟弟合養了四部大卡車,其中一部由丈夫管理,十年間,丈夫和弟弟矛盾不斷、我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每當大車發生事故時,丈夫都退避三舍由我這個爭強好勝的人出面應付。我內心產生了對先生極深的不滿、久而久之怨恨在我心中紮下了根。

不僅如此,爭鬥心、疑心 、戒備心 、怕心、色慾心、瞧不起別人的心、執著別人的執著心、好大喜功的心、妒嫉心、愛聽好話的心,執著自我的心,總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等等。找到這些心後,我跪下跟師父說︰師父這些人心都不是我,全部是舊勢力強加的,我不承認,我不要。請師父加持弟子,把這些人心執著、低能敗物在另外空間裏徹底銷毀,讓它灰飛煙滅。

說來神奇,頓感身輕體透!隨著我每天大量的入心學法、背法,靜心煉功,加大力度發正念,不知不覺中思想也感到簡單、乾淨了許多。

闖過魔難的我十分珍惜師父用巨大付出延續來,留給弟子救人的時間, 我一定放下自我,配合整體,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大法弟子真信師父,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燄山!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2]

經過八個月剜心透骨的魔煉,師父將計就計為我淨化了身體,淨化了心靈,使我比以前更精神了。現在我一頭烏髮,不僅視力恢復了正常,還扔掉了眼鏡,那個強勢大嗓門的我再也不見了,有的是對先生的尊重。弟妹們看我沒打針沒吃藥沒去醫院恢復的如此神速,人人稱讚大法的神奇、師父的偉大,全家無不感謝李大師的救命之恩!

弟子萬分感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謝紐約三位同修在法上與我交流,並加持我正念闖關;感謝三位家人同修的細心的照顧。我現在沐浴著佛光,和先生同修每天都去ASU大學擺放大法真相展板,救度這裏眾多的大陸留學生。再一次叩拜恩師慈悲苦度!

層次有限,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