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邁三步 一步一層天

——我與丈夫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前天,兒子來了,看到爸爸愁眉苦臉難受的樣子就勸他開心點,並要帶他出去玩。丈夫自訴腦袋昏沉,不舒服去不了,兒子見狀,又勸他馬上住院,他答應了。

上午,來了一位年輕同修,他和丈夫有共同的業餘愛好,很談得來,看的出同修講的真相丈夫能聽進去。午飯後,我又讀了近一小時法,丈夫也在聽。之後我第三次給他看明慧網上有關常人的鄭重聲明,再次勸他也寫聲明。這次丈夫沒拒絕,也沒調頭就走,只是默默的看著網上的那些聲明。晚飯後,我打了草稿,請他看,他同意了。

第二天清早,他精神多了,甚至臉上現出了點紅潤的亮光,可他還是去了醫院。回來後告訴我,醫生(我家的好朋友)說從CT上看是新出現的栓塞,很嚴重,必須立即住院。之後我又抽時間給他看了一部真相電影。

今天,陪他辦住院手續,交住院押金,在交款人極少的情況下等了四十分鐘才辦完,我心裏知道是師父點化不該住院。期間我告訴他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斷的念。到住院部,醫生看片子時很肯定的說沒有新栓塞,言外之意可以不住院,可丈夫依然堅持要住院全面檢查檢查,看看頭難受是怎麼回事。醫生則明確表示,即使住院也不一定查明頭難受的原因,太複雜。至此,明顯是該回家的時候了。謝過醫生,退款回家,丈夫雖心有不甘,也只好隨我回家了。

丈夫這病來的蹊蹺,十幾天前,在沒有任何誘發因素的情況下,他突然舌頭說話費勁,手腳麻,立即去診所看病,接著打了八天針,症狀緩解,但頭一直暈。我問他怎麼引起的?他說不清楚。兩天後我從鄰居那聽說,小區的幾名退休黨員在幫著社區做事,丈夫是別人介紹去的,當我問他時,他還有點被認可、想發揮餘熱的感覺。我知道禍根就在這兒,丈夫雖然已三退,但並沒有從本質上認清邪黨之惡,招致病魔加身。

而表面看是他錯了,可根子上錯在我,是我有希望被人認可的心,求名的心,還有黨文化餘毒在頭腦中時不時的表現:女權主義,自我,大聲說話,教訓人,事後後悔,又不時的犯。對丈夫講真相的效果自然就不好。

弟子感恩師尊,丈夫這樣一個業力滿身的常人,只因寫了鄭重聲明,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使病狀成為了假相,使丈夫緊繃著的心輕鬆了,使我的修煉沒有受到干擾,證實了大法又沒花冤枉錢,更重要的是師尊利用這件事,讓我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心,提高了心性。

再學習師尊的講法:

「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1]

至此,感恩之心無以言表,弟子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