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只是給難中同修開方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目前在我地有部份處於病業中的同修,雖有能堅定正念闖過了生死關的,但還是有為數不少的同修現狀不容樂觀,關過的異常艱難。有的無可奈何徹底符合了常人,也有的一拖再拖最後拖走了身體。究其原因,結合自己所見所知淺說一點自己的想法。

難中同修有了關難,覺的艱難,往往起初很想與同修交流。其他同修幾乎都是很熱情的站在幫助同修的角度在獻言獻策或身體力行的付出。A同修來了,讓同修向內找,多學法、多煉功、做好三件事,也主動幫同修向內找。如:這件事看出同修如何放不下利益之心,那件事看到同修還執著兒女親情。B同修帶來了從明慧網下載的走出病業假相的文章,讓同修多聽聽、看看自己能不能從中得到借鑑。C同修一來便說不行不行,同修悟得再高也是同修的,還能大過師父的法嗎?只要心性提高上來關難就能闖過。D同修也來了,哎呀,我不是前陣子剛剛過了一個生死關嗎?都是舊勢力在搗亂。咱就不信它那個邪。放下生死就聽師父安排就能過關。E同修認識的同修多,從外地專門請來了某協調同修來交流,還有F、G等等同修都來了。一起學法,一起發正念,互相切磋,好像也形成了一個整體。

漸漸的難中同修無所適從了,而同修熱情不減,你來我往走馬燈似的。時日漸長難中同修煩了,倦了。同修再來時便下了逐客令,這讓來幫助的同修大惑不解,認為難中同修救不了了。

有鑑於此種局面,還有在難中的同修乾脆為了不影響同修修煉,不外傳自己的魔難狀態,獨自閉門過關。

難中同修並不是不想修,而是難中受觀念影響,對師對法的正信有所動搖。同修講的似乎都沒脫離法,可是師父講過:「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1]。自己所在層次的理悟並不能替代同修,只有同修悟到做到才會提高。

師父在回答弟子有關幫助嚴重病業魔難中的同修的問題時講:「幫助大法弟子從魔難中走出來,這是我們的責任,是應該做的,沒有錯。但是如果這個人的自身不發生變化,完全靠外在是絕對不行的。他自己在你們的幫助下,他越來越正念,再加上你們外力的作用,就越來越起作用。它是這樣一個關係。」[2]同修登門多是說教方式的幫助,並不一定真正了解同修的心結,並未喚起魔難中同修對師對法的正念,所以只能是隔靴搔癢。

有的同修不修口,在同修中到處宣揚難中同修的不良表現。在當地整個修煉群體中,無意中加大了負面影響,帶來了不良的後果。

登門而來的同修只是給難中同修過關「開方子」,其實從某個角度講已是把自己當作局外人了。是不是於無言中隱含著難中同修只有怎樣怎樣才能過關,而忽視了登門的我們是同修,對他的迫害就是對我們整體的迫害,忘記了看到同修的問題自己該修甚麼。同修有漏,有執著,我們就無執無漏了嗎?默默問問自己,看到同修的狀態修自己了嗎?

師父在法中明言:「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3]那麼為甚麼看到難中同修,就忘了修自己而只去修同修了呢?

作為登門幫助同修的人,沒能多體諒難中同修心裏、身體上的苦楚。難中同修為甚麼說我們「站著說話不腰疼」呢?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4]我們都是一心一意去幫助同修的,為甚麼被同修排斥呢?這不值得我們深思嗎?我們是修善的,慈悲應該成為我們的常態。

當然同修有難其他同修放下自己,上門幫助這是一種整體的表現形式。我要說的是:大法弟子是一體,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大家都能向內找,大家整體提高、整體昇華,這不也是一種整體的形式嗎,果真如此,或許方能成為改變當地修煉環境的主因。

忙碌的上門者中也有我自己的身影,寫此文絕無點滴指責同修之意,旨在交流。其實,看到一些同修能百忙中放下一切不厭其煩去幫助同修,真是心中充滿敬意。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也講到了幫助難中同修「這是我們的責任」[3]。我只是希望我們每位登門的同修能看到同修,向內找自己的執著,然後和難中同修切磋自己向內找的修煉心得,共同提高,而不是只修別人。

「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願我們每位同修時時、事事無條件內找,理性昇華,整體提高。讓恢弘的慈悲之光驅散邪惡之陰霾,普照眾生,光耀天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