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消除「蛇盤腰」病業假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八日】那天早上,我夢到當地給常人看香的有蛇附體的那個人和他媳婦來找我了。醒來我想:怎麼會夢到他?怎麼回事呢?

傍晚,我和妻子外出貼真相粘貼,回來後感覺腰部很不適。仔細一看,腰部從前到後長了很多皰疹,看著就覺的恐怖。我馬上坐下來開始向內找並發正念。過了一天長的更嚴重,看了都覺的頭皮發麻,紅紅的水泡好像瞪圓了的眼珠密密麻麻呈帶狀,在右腰從後面到前面,很疼痛,有灼燒感。家人和同修看了說這種病業反映是老百姓說的「纏腰龍」、「蛇盤腰」。

我知道這種情況出現,肯定是自己修煉狀態出現了問題,在心性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被邪惡鑽了空子,招來了「蛇盤腰」。我清醒的知道這種病業表現在另外空間是蛇在迫害我的身體。

經過認真的向內找,找到了思想中殘存的色慾心和邪念。因為「蛇」的諧音是「色」。於是開始認真的在思想中排除色慾心和根深蒂固的邪念及其它不符合法的後天觀念。

明顯感覺到師父的保護,我沒有疼的像常人那樣坐立不定、寢食難安,一直感覺灼燒的疼痛。疼痛的時候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好事壞事都是好事。如果是自己應該承受的罪業就承受。如果是舊勢力強加的迫害與干擾,我將不會在思想上認可。

我求助同修陪我學法。同修把我叫到一老年同修家,跟我在法理上切磋,並找了幾位同修陪我學法。我去了一個下午,結果疼痛沒有緩解,反而更疼了。我在心裏和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嗎?求助同修是不是依賴心,是不是向外求了?我決定第二天不去了,自己在家學法、煉功、發正念、向內找。

我個人覺的過關過不去,請同修幫忙學法沒有錯。但是看當時自己想找同修幫忙的心態是甚麼樣的?是想緩解疼痛?還是想到執著心?還是不想承受自己應該承受的?我家裏就是學法小組,每天晚上堅持集體學法、集體煉功。

在過病業關時一思一念都很關鍵。因為之前聽常人說過:「纏腰龍」要是纏了一圈就會死人。恐怖的水泡大量蔓延還伴著疼痛。開始那幾天也沒有好轉之意。我想不能被表面的假相帶動,也不能被常人的理念所左右。我是大法弟子,我沒有病更不會死。病灶部位的反映,就是那個色慾心和邪念所對應的疼痛場。徹底在思想上清除那些不符合法的念頭,去了執著心,病業就去了,思想行為符合了法,師父就會給我做主。

我也找到了執著心所在。但是疼痛仍然伴隨著。我問自己:你想找到執著心就立竿見影嗎?這不是求嗎?放下怕疼的心。信師信法,疼的過程本身也是考驗和消業,忍受痛苦也是修忍的一部份,保持正念,不出負面思維,疼就疼吧。

我把心一放到底,疼不疼也不動心,該幹甚麼幹甚麼,疼也忍住不說。妻子同修看著皰疹,老是問我:疼嗎?我就不想回答。我說:疼是疼啊,我也得忍住。因為越看重它就會越疼。你也別問了,一定能過去的,都把心放下吧。

第九天早晨,我做夢夢到:我和幾個常人同學在吃燒烤,燒烤吃完了。同學都是夫妻兩人,穿著結婚的紅衣做遊戲。而我穿了一件黑袍。在我去廁所的時候,外面有個人招呼:把你的黑袍脫下來給別人穿。我脫下黑袍遞給了別人。醒來之後,我就知道這一關過去了:腰部每天灼燒就像燒烤一樣。燒烤吃完了,腰部好了,不燒了。醒來後,真的不燒了。常人夫妻穿紅衣做遊戲,即常人有色慾心,大法弟子不可以有。脫下了黑袍,就是消去了業力。當天我就感到皮膚不再灼燒,長了半圈的皰疹不再蔓延了,水泡開始結痂。過了幾天就徹底好了。

過關的體會是:無論是病業關還是被邪惡迫害,都是因為有某方面的執著偏離了法造成的。找到執著心、找到那些不符合法的地方,認真歸正,就一定可以過去。師父管的是真正修煉的人,只要符合了法,大法的無邊法力會在真修者的身上展現出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師父會給我們做主。

感謝師父看護加持、同修鼓勵。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