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善念感動家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有一份體面的工作,丈夫是公務員、副處級領導,女兒在省城工作。可以說,這樣一個家庭令身邊很多人羨慕。

可我在這個家庭裏並不感到幸福,因為丈夫從小在家裏上有哥姐、下有妹,父母寵愛。幾乎不會幹甚麼活,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且喝酒、吸煙成癮,性子急,脾氣大。居家過日子,哪能總是和風細雨,遇到不順他意的,無論甚麼原因,就對我惡語相加,甚至動手,把我搞的心裏積滿了對他的怨,多次產生離婚的念頭。

二零零八年,我嚴重的婦科病──子宮內膜增厚,導致下身長期流血,經地級、省級醫院專家診治也未能治癒,當時還伴有冷空氣過敏的症狀,只要遇到冷空氣就咳嗽不停。特別是入秋以後更加嚴重,要持續到來年春暖花開才能漸好,用了很多藥,未能見效。這兩種病雖然沒有馬上危及到生命,卻給我的工作、生活帶來很大不便和影響。

二零零九年,面對這種身體的狀況,我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看我要煉法輪功,即使是為了治病,丈夫也百般阻撓。怕我受迫害,更怕因此影響到他和孩子的前程。

一、堅定一念 排除萬難 丈夫變了

通過一段時間學法修煉,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作為修煉人,就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逐漸同化真、善、忍,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得道者,也明白了做人為甚麼會遇到這麼多苦難,都是自己欠下的業力所致等等。

由於受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的誣陷、抹黑,和對法輪功修煉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滅絕政策的影響,丈夫很害怕,看到我學法,就大發雷霆。有時會偷偷把書藏起來,阻止我學法。我告訴他:大法書中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事先考慮對別人有沒有傷害,要為別人著想。如果人人都能這麼做,我們這個社會人人都能和睦相處,社會多和諧呀?!漸漸的,丈夫也看到了我的變化:身心愉悅,工作態度積極向上,做家務任勞任怨,兩種病也不翼而飛。

一次,丈夫告訴我不回家吃晚飯了。我吃完飯後收拾完,就開始雙盤腿學法。丈夫回來後,對我出言不遜。看我不動聲色,趁我不防一腳把我踹到床下,並說我自私,不為他考慮,跟政府對著幹沒好兒,會讓我蹲大牢,說著用手做槍狀對著我的頭說下一個挨槍子兒的就是你。我被踹到床下時,兩腿是疊在一起的,導致右小腿前面有一處很長時間呈青紫色到現在還凹陷著。我怒視他說:你不讓我煉,你就是在逼我死,我只要有一口氣就煉到底。轉念心想:我是修煉人,不能跟他一般見識。但心裏還是有些怨氣。我就學法:「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我想到丈夫在外也不容易。大陸這個環境,人與人的關係很複雜,稍不留神,就會被別人算計。特別對法輪功問題都很敏感。是中共的迫害給他造成很大思想壓力。逐漸的,我放下了對他的怨。每天早起煉完功,照常給他做飯。他有睡懶覺的習慣,我總是把飯菜做好、涼好再叫他起床洗漱、吃飯。

因工作原因,我和丈夫一直都很注重衣著、儀表。修煉後意識到應該放下這個心,不再追求所謂的時髦、時尚,不想在這方面浪費精力、時間,只要穿戴得體、整潔就可以了。但是考慮到丈夫每天工作,以及出入一些場合,我也儘量用些時間為他洗涮、熨燙,打理好他的生活。有時他回來已經很晚了,卻說明天有甚麼場合要穿哪套服裝。我就放下自己的事,找到他要的熨燙好。可第二天並沒穿。多次出現這樣的事,開始時心裏抱怨他在有意折騰我,漸漸悟到這是在去我的怨恨心,怕麻煩的心,為私為我等人心。

修煉前,我和丈夫晚飯後就坐在沙發上一同看電視節目。修煉後,我知道時間很珍貴,加上現在的電視節目內容對修煉人的危害和干擾嚴重,就不再執著電視,而是把時間都用在學法、煉功上。丈夫感到孤獨,時常抱怨,為了安慰他,我會偶爾陪他一下,並藉機講大法真相。

一天晚上,丈夫在外喝完酒回來,躺在床上耍起了酒瘋,罵我不識時務,只考慮自己,罵我娘家人不阻止我煉功。當時我正在床上學法,就起身要去另一房間,他一掄胳膊,拳頭打在我的左眼上。當時我就眼冒金星,視物模糊。我心裏委屈著到另一房間,他卻說我心狠,不管他死活了。我按捺住情緒,回來幫他脫去外衣,倒一杯水,一直安撫他睡下。師父在法中說:「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3]師父還講:「所以你遇到甚麼矛盾,我說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轉化成德。」[3]我想丈夫在幫我往下消黑色物質啊。我對他沒有了怨,只覺的人活的太可憐。過後,他看到我的左眼都充血了,問我原因,我告訴他事情原委。他覺的對不住我,下樓買了眼藥水要給我上,我說不用,過幾天就好了。

女兒多次看到爸爸遇事不理智,對我言行粗魯,我還這麼遷就他,很不理解。心疼的說:「媽媽,就憑你的條件,再找個比我爸爸強的太容易了。我已經長大了,別為我太委屈了自己。」我說:「媽沒修煉前為了你有個完整的家,委曲求全,忍氣吞聲,可現在媽媽修煉了,師父讓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對別人有傷害的事就不能做。而且還要做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

去年十月,丈夫因四高(血糖、血壓、血脂、尿酸)住進了醫院。為了不耽誤做三件事,我把時間安排好,每天利用上午時間陪護他輸液和做各種檢查。借給他買早餐、午餐的時間在外講真相救人(因我被當地邪惡重點監視,怕他為我擔心,所以沒有告訴他我講真相的事),午後回家學法。住院期間,給他講大法在世界洪傳,有上億人在修煉。囑咐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到醫院人滿為患的病人,我說若不是江氏流氓集團欺騙蠱惑,邪惡打壓,得有多少人受益於大法呀!

經過這幾年深入學法,實修,自己的心性不斷在理性上昇華。偶爾面對丈夫無理謾罵、橫加指責,都能坦然面對,靜心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在法上提高。

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也讓丈夫切身體會到了我作為修煉人的寬厚、忍讓的胸懷和品格。

二零一五年,我去同修家裏學法遭到惡警綁架,被關在當地看守所。丈夫在外為我奔波,並讓律師捎話給我,讓我放心,他會盡力,不會放棄。我在取保候審期間,有天晚上,在家裏他接到一個市級有關領導的電話,那個領導問他:「你那個媳婦你還要啊?」他說:「領導啊,你不知道她有多賢惠,這個家要沒有她就完了!」簡單一句話,卻道出了他對一個大法修煉人的評價和肯定。

一次,丈夫感覺心臟難受,去醫院檢查。大夫告訴他這個病最怕生氣。知道他是單位領導。又說:「最怕在家裏生氣。」丈夫說:「我在家裏最省心了。我對家人發火,人家都不跟我一般見識,總讓著我。」回家和我說起此事,我笑著對他說:「你是托了大法的福,沾了大法的光。」

現在丈夫很支持我修煉,學法、煉功從不打擾我。由於我上了當地邪惡的黑名單,大陸的邪惡株連政策,影響了他職務的升遷和女兒的事業發展。偶爾抱怨幾句,可看到我身心的巨大變化和現在和睦溫馨幸福的家庭,怨氣就消了。無論家裏、外面有甚麼事情或吃飯晚了,他總是讓我把自己的事情做完。

二、解除婆婆心中的怨

婆婆今年八十多歲了,是個很精明、明事理的人。二零一二年,我在修煉上經歷了一次生死病業大關,最終靠師父的加持和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走了過來。所以老人對大法有一些正面認識,心中常念「法輪大法好」。丈夫的兄姐妹們都在外地,都想把老人接去盡孝,老人身體好,喜歡獨居。這樣我和丈夫幾乎每週休息日都去看她。到那裏我也是裏裏外外能幹的活都幹,不嫌髒,不怕累。老人喜歡吃火鍋,我們就帶她去吃。

二零一六年夏季,老人聽說了我二零一五年被迫害的事。既為我擔心,同時也產生了怨氣。一次看到我本家大姐,哭訴讓我姐姐勸我別煉了,怕再招來迫害,更怕牽連到我丈夫和女兒。姐姐知道我家電話、手機都被監控,就把此事告訴我哥哥、弟弟。他們一齊對我形成攻勢,說為我的事整天提心吊膽的。好就在家煉,別到處去說。我安慰他們說,我會注意安全,讓他們放心。

之後我到婆家,對婆婆說:「媽呀,這些年,我對你咋樣?對這個家咋樣啊?」她說:「好哇!」這時老人已明白了我的來意。說這麼長時間都瞞著我,接著問我在裏邊(指看守所)挨沒挨打,裏邊伙食不好,挨沒挨餓?我扶著婆婆坐在沙發上,拉著她的手,說:「媽,大法叫我做好人,大法救了我的命,也成全了這個家。如果我不修煉,頭些年把你房產證的名,只寫上大伯哥的名,你的幾個女兒都抱怨不公平,我能坦然接受嗎?如果我不修煉,你兒子的脾氣那麼暴,你都受不了他,這麼多年我能忍氣吞聲,甘願付出,善待這個家嗎?逢年過節,大家聚在一起,我忙在前吃在後,最後還要把一切都收拾完了才走,沒有任何怨言,不圖任何回報。我要不修煉,我是絕對做不到這一切。」我邊說邊流淚,心裏也滿是對師父的感激。

聽了我的一席話,婆婆默不作聲。因為我知道,在老人的心裏,這個煉法輪功的兒媳婦,絕對和她其他的兒女不一樣。以後婆婆再也沒提不讓我煉功的事了。

三、精進實修 多救人

因為工作性質,通過工作讓我接觸很多主流社會的人。在本地,我是我所從事專業的學科帶頭人,有一定的影響力,且有良好的口碑,這些為我後來講真相救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零九年走進大法後,知道我們修煉不是為了個人圓滿,還肩負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師父說:「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4]。為了兌現這個誓約,為了多救人,我利用各種機會、條件,對不同的有緣人講真相。上至地市級領導,下至社會底層民眾。只要有機會,就理智、智慧的告訴他們,大法是來救人救世的,「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編造的謊言欺騙老百姓的,講大法在世界上洪傳的形勢,很多人接受了真相,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二零一五年我經歷了遭綁架後,一向很尊重我的單位領導迫於上級的壓力,停止了我的工作,一些以往走的較近的朋友怕牽連到自己也遠遠的離開了。對於單位領導的決定和遠離的朋友,我沒有怨恨他們,並深深的理解他們。生活在大陸這樣一個人心複雜,人人自危的社會環境中,本來就活的很累,誰還會為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這幾年,我靜下心來多學法,背法,並注重在法中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努力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5]。一年四季,無論風寒雨雪,都走出去,多多救度有緣眾生。

自己修煉已經九個年頭了,修煉當中,走過的每一步,每一個小小層次的提高,都溶進了師尊對弟子的無量慈悲和悉心看護。只有做好三件事,惟願師尊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