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情的誘惑 慈悲救度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我與兒子一同走入大法修煉,我們互相鼓勵、彼此支持共同走過了風風雨雨的二十年,雖然歷經魔難,但是心中有法,有師父的慈悲看護,我們在正法的修煉路上,一直走到今天,其中有得法的喜悅、有溶於法中的幸福,也有放不下執著時的痛苦與迷茫,但是我們永遠都不會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在助師正法的神路上永不迷航。

兒子今年二十八歲,已到了成家的年齡,一直以來,我就希望兒子同修能找一個同修家的孩子,希望他早日成家,了卻我的心願。可現在這個社會環境,真的是一個大染缸,尤其是年輕人,被邪黨文化、無神論與現代意識的影響與毒害,道德行為真是讓人擔憂,想要找到一個善良、本份的女孩不容易,修煉人找個常人不合適,找同修也不容易,大法弟子家的孩子還能堅持學法的不是很多,有的孩子脫離法後,很常人化,這是我們許多大法弟子感到頭痛的事。

後來認識一位法輪功學員家的孩子,女孩單純、善良,長的也好看,我從心裏喜歡她,我們相處的很溶洽。他們相處一段時間,準備買房子結婚時,矛盾出現了。女方的家屬要求全款買房子,兒子不同意,因我們自身條件不允許,我曾被迫害三年,丈夫離世,家裏沒能力全款買房,借錢又覺得不符合法的要求。兒子考慮,修煉是億萬年的機緣、等待,無論怎樣都不能放鬆修煉,決定與女孩分手。我為兒子能堅定在法上而欣慰,也為他們不能結為夫妻,在大法中共同精進而遺憾。

這時的我,名、利、情都暴露出來了,怕別人笑話沒面子,怕兒子傷心、消沉,怕女孩生氣、痛苦,我完全被人情帶動了,苦不堪言。我開始求助我的哥哥姐姐(他們也都修煉大法),他們生活條件還算比較好,而且曾經承諾等我兒子結婚時一定幫忙,可是到借錢的時候就變了,怕我還不上。

當時我真是傷心到了極點,姐姐被中共迫害四年期間,我把她的女兒當成自己的女兒帶,引導她學法修煉,後來找一位大法弟子結婚生子,而今天我兒子要結婚需要他們幫助時,卻這樣,心裏這怨恨和委屈啊!想起來就流淚。

自己又陷在情中不能自拔,可是大法弟子配合救人的項目不能停,出去講真相心態不純,影響救人效果,學法也不入心,我求師父幫弟子,不能這樣消沉下去。

師父慈悲,讓同修來這與我一起學法。師父開示:「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甚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1]「你們都是同修,你們是敵人嗎?你們為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在世上救人,你們應該是最親密的,互相幫助的,你看誰不順眼?他的表面形像、行為,只是人這的,可是你們不都是神來的嗎?神那面會這樣嗎?要從修煉上看哪。」[2]是師父的法讓我豁然開朗,滿腹的怨恨蕩然無存,心裏頓感輕鬆,是師父把我這不好的物質拿掉了,世上親戚的觀念在我的思想深處已離我很遙遠了,沒有怨也沒有恨,心裏很平靜。

第二天,我給哥姐們打了電話,告訴他們不向他們借錢了,是我錯了,給他們添麻煩了,沒為你們著想,太自私了,以後也不會借了,謝謝你們!我們有師父管,一切交給師父安排。「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3]

法理上認識上來了,覺的對不起師父,讓師父為弟子操心,自責的情緒又來干擾我,早上起來突然感到眼前漆黑,渾身無力,心裏知道不對勁,馬上喊師父,不承認這樣的狀態,我歸大法管,沒做好我會在法中歸正。我翻開大法書:「生活中時常有失落 傷痛時如同走進沙漠 每當人生陷入迷茫 腦中就會有個真念閃過 不要消沉 不要懦弱 人在等創世主把生命重塑 從返天堂別被名利情所惑 這閃念使我振作 人生是過客用心把握 最終我要把生命的目地尋獲」[4]。

謝謝師父的一再點悟,這段時間是被人心干擾,被親情所累,放鬆了修煉,看到親戚同修說話不算數,放不下利益,心裏產生怨恨,其實這正是自己要歸正的地方,師父說:「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5]身為正法弟子,身負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責任,而在這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寶貴時間裏,卻放鬆了修煉,忘記了自己的誓願,想到師父,想到眾生的期盼,弟子淚流不止!個人的那些恩恩怨怨已甚麼都不是了。

我調整好心態,準備好《明慧期刊》、《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資料,繼續到偏遠農村去面對面發資料、講真相救人。這天下起了大雨,但我已堅定了救度眾生的信念,甚麼都擋不住,我們五位同修一路上發正念,背師父的法:「天翻地覆人妖邪 欺世大謊陰風切 大法眾徒講真相 正念法力搗妖穴」[6]。

我們分成兩組,頂著雨挨家挨戶的送真相,見人就講,一位大娘打開大門,讓我們進屋吃點飯、避避雨,有的聽明白真相後,再三說謝謝,最後走到一家,女主人出來了,我給她講真相,這時一男子從後邊過來大聲說:你們是幹甚麼的?我回頭迎上去,笑著說:你好,我們是給你送福音的,隨手拿出一本《金種子》給他。他接過來說,這是甚麼種子?我說:是真、善、忍的種子。他說:啊!真、善、忍的種子好啊!我說,你的本性也是善良的,這是佛性,可共產黨灌輸人的是無神論,反對真、善、忍,破壞佛法,迫害修佛的人,天理不容啊!看來你是村長吧,也是黨員吧?他說是。我說那我就幫你退出這個黨組織,選擇善良吧?同時看明白之後,再把真、善、忍的種子傳播更多的人,你會得福報的。又給他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告訴他,明真相、得福報,給你取個化名叫洪福退出來吧,他高興的說好。

回來的路上,雨還下著,但弟子的心是快樂的,眾生得救才是我們的心願,幾年來我們幾位同修配合到農村講真相,幾乎把整個市區的鄉鎮、山村走了個遍,有個村莊,大多數都是信其它宗教的,我們去了四次,最後才把這個場打開,眾生開始認同大法。

這些年來,儘管我們為救眾生吃了很多的苦,可是想到師父的承受與付出,我們所做的簡直是太微不足道了,每時每刻都是師父的看護與加持,我們才能平穩的走過來,此時弟子心中已經沒有了往日的顯示、傲慢、證實自我等人心,只有一顆感恩的心,無比感謝師父的浩蕩佛恩!

最近學師父的新經文:「我有一句話呀,我說有大法在,甚麼也不怕。」[7]弟子對這段法有了新的認識,是啊!這些年來不也是證實大法的偉大嗎?「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因為你們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為你們用正念證實了大法,因為你們在巨難中沒有倒下。」[8]幾年前,當我覺的難很大,要撐不住了,師父的點悟和鼓勵,使我沒有倒下,而且在艱難中挺過來了。那時丈夫同修出現病業假相半年了,不能自理,需要護理,兒子需要照顧,生意需要經營,三件事必須做好,真的是感到「百苦一齊降」[9],心裏曾求師父把我帶走吧,太苦了,當時已瘦的不像樣了,躺在床上起不來了,只感到自己的身體往下沉,好像就很遙遠了,這時師父的聲音傳來,「那你的責任、你的使命哪?」我一下清醒,心裏喊師父救我,瞬間振作起來,我不能死,我的生命只屬於大法,是為救度眾生而來。

還有一次,與同修配合中產生了矛盾,心性提高不上去了,丈夫不在了,本來覺的同修可以依賴和信任,可是同修又這樣對我,心裏那個委屈呀!心裏對師父說:弟子只有信師信法,可是又看不到師父,似睡非睡中望著茫茫的天空,大聲的喊:茫茫宇宙,師父您在哪呀!?這時從遙遠的地方傳到耳邊:「師父就在你身邊。」我一下驚醒,坐起來就大哭起來,弟子讓師父操了多少心啊!

年前我們幾個同修到農村送台曆、年畫,我們分兩組,當我們去的村落發放完,回來時,另倆位同修還沒回來,找了幾個來回也沒見到,心裏有些著急,還有些埋怨,天都黑了,心裏求師父,正好今天帶了《轉法輪》,翻開書:「我的法身已經多的無法計算了,別說這些學員,再多我也管的了。」[3]我雙手合十!謝謝無比偉大而慈悲的師父!當我們把車掉轉方向時,看到倆同修回來了,正向我們這兒招手呢!

我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與師父、與正法同在,助師世間行。有大法的指導,有師父法身的看護,有向內找的法寶,還有甚麼理由不做好,有多少執著不能放下?還有甚麼觀念能擋住我們的助師正法之路!

大法是萬能的,可以歸正一切,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在滾滾洪流中,逆流而上,放下一切世俗的偏見與執著,返本歸真,回歸我們真正的家園!

雙手合十!弟子跪拜恩師!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人生是過客〉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圍剿〉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
[9]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