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萬塊錢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快二十年了,自認為對名利和親情都看淡了。沒想到更大的考驗像巨大的海浪一樣,向我撲來,險些被巨浪吞噬。幸運的是在師父的法理指引下,我闖過了難關,思想境界昇華了一大節,輕鬆、美妙的感覺無法用語言描述。感謝恩師讓我更上一層樓。

事情是這樣的:二零一七年五月,我原來所教學生(已畢業)的媽媽電話聯繫我,說她弟弟的孩子要到我們的學校上學,沒有其他關係,只認識我。因為她們家的雙胞胎兒女都在我這個班學習,我對倆孩子非常關心、負責,又不求回報,她信任我,便求我幫忙找人辦理。我告訴她,我根本沒有這個能力,辦不了。經不住她再三的央求,我心軟了,答應幫她找人辦理。

我姪女認識一個人,說能辦理此事,費用八萬元,並答應辦不成,退還全部費用。家長說不放心他們,但出於對我的信任,把錢打到我的卡上,由我轉交我姪女,再讓她轉交辦事人。給錢的時候,是他們三方一起清點的,以後的事情他們自己聯繫。由於我對社會上的事情知道的太少,以為只是好心幫忙,與我再無關係,沒想到這時已經落入了圈套。

二零一八年九月,我突然接到學生媽媽的電話,說由於種種原因,此事沒辦成,找辦事人退錢,辦事人不露面。因錢打在我卡上了,錢是經我手出去的,這筆錢應該我賠償。

我一聽就炸了:我沒得你們家一分錢,平時對你們家孩子盡心照顧,使兩個孩子都考上了大學。並且是她從百公里外打電話求我幫忙,我看她來回開車幾個小時不方便,在她的哀求下,才同意把錢打到我卡上。現在真是翻臉不認人,非要我賠償她。她一家人就像瘋了一樣,甚麼招都使出來了,電話裏說要到學校裏威脅。

我撥通了她女兒的電話,沒想到她女兒更絕情:說她是學商法的,這個錢無論誰花的,只要打到我卡上,就應該我補償。這就是我親手培養出來的學生,會用法律對付她的班主任了,而且是一直關心疼愛她的班主任,我太寒心了。今後我還以甚麼心態面對我的學生、面對學生家長啊?

我找來律師,律師也說:這種事只能由我賠,沒有別的辦法。

我實在是想不通,那幾天就像過了幾年一樣,吃不好,睡不好。於是我坐下來學法。看到師父講:「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1]

師父的講法讓我豁然開朗,心裏堵的那個大石頭一下就落下來了,心平靜了許多。原來是我還有利益之心,我之所以認為苦,認為不公,認為難,是因為我還有那個心。這是在去我的利益之心,讓我長功呢。可能是我上輩子欠他們的,這一世應該還給她們。

我含淚給師父上香,心裏對師父說:我一定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不能給師父抹黑,不能給大法抹黑。連續幾夜都睡不好,那一晚睡的很香。

我開始籌劃著還錢。當我找到姪女,跟她商量,先把這筆錢還了,她堅決不同意,說自己沒拿錢,憑甚麼給搭錢。我們就商量著一起去找辦事人,去派出所、刑警隊、法院、律師諮詢如何能找到當初辦事的人,所有人都說:那人不是本地人,無正式工作,人又聯繫不上,根本無法解決。

在這過程中我才了解,姪女認識的那個辦事人是一個大騙子,有過多次作案記錄,和當初姪女介紹說的完全不一樣。當時我心裏就來氣了,她怎麼能跟這樣的人交往呢?怎麼不了解清楚就把這麼多錢交給一個陌生人呢?難怪我學生在電話裏也這樣埋怨我,看來是我錯了,是我沒了解清楚,認為自己只是中間人,幫個忙,與我就沒有任何關係了,真是太大意了。難怪家長說對他們不信任,堅持把錢打在我卡上,他們實際上是在保護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失,他們這樣做也沒有錯啊。

自己學法這麼多年,其實還是法理不清,作為修煉人,這種事自己根本就不應參與,對這種不正之風應該堅決抵制才對。再看看姪女的表現,更是讓我心寒,費盡心機,想盡種種辦法,逃避責任,這事好像與她無關。這就是我從小呵護,上學、結婚、生孩子、找工作都是我幫忙操辦,為了她我操盡了心,誰要說她一句不好聽的,我都不願意。到如今,卻也成了一個冷漠無情的人。我都不敢相信,這是我親姪女,我的心說不出甚麼感覺了。

學生家長逼著要錢,姪女不管,我真是感到「百苦一齊降」[2]。我反覆看、背這一節法:「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是啊,我應該放下對姪女的情了。她的每一件事都牽動著我的心,這是我修煉的障礙,並且通過此事,我也認清了自己有一顆非常不好的心,我對她有強烈的依賴心。因平時我倆做事總能聊到一起,感覺很貼心,感覺她能幫助我。現在要徹底去掉對她的依賴心。

通過這件事,我明白了為甚麼斷了幾年聯繫的學生家長主動給我打電話,為甚麼我把這件事交給姪女辦理,會是如此的結果。這都是為提高我的心性而來的。瞬間我對學生家長和姪女的怨恨就沒了。實際上她們也都是受害者,她們為了我才吃這麼多苦。

我決定這個錢由自己來還,也不去追究辦事人的法律責任了。心一下子輕鬆了許多,那種美妙的境界無法用言語描述。

當我心裏真的放下了,事情就出現了轉機,姪女一個月後,就給我送來了四萬元。單位三年來都不發的獎金也開始發放了。正像師父講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在此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幫我度過了一個非常大的難關。如果不是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開導我,後果不堪設想;我也很感激我的孩子(同修)和丈夫(同修)對我的開導和幫助。他們從來沒有埋怨過我,而是一直陪伴著我,幫著我度過了許多不眠之夜。我也感謝姪女與學生的家長,是他們讓我去掉了許多執著心,使我的思想境界又昇華了。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