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奸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丈夫和我都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今天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們在修煉路上如何放棄利益之心,走師父安排的路。

「奸商」

丈夫和朋友們合伙開了一個建材公司。因為某種原因,股東們決定輪流承包管理。我丈夫第一個承包。到今年年底,他和股東們簽訂的承包合同就到期了。就在眼看到期時,他聯繫的業務不可能都一下截止,一般的業務都不大,三年期間幾乎就都能做完,即便做不完也所剩無幾。可是有一項業務在丈夫承包到期後, 還得需要大約十年左右的時間才能完成,而且每年的利潤可達幾百萬甚至上千萬。這麼大的業務今年才做了個零頭,大頭都得移交給其他股東去做了。這對得法時間不長的丈夫可是個大關了。在強烈的利益心驅使下,他想和一個朋友借用公司的手續單獨建個公司,也就是另立山頭,把這個項目包下來。這個朋友欣然同意了。

丈夫回來和我說了這事,我當時也沒有說甚麼,覺的他是個煉功人,會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人家才信得過他,才把這麼大的業務給他做的。現在想想其實當時我和丈夫一樣,都是有很強烈的利益心,求名的心、不平衡的心、妒嫉心、爭鬥心、私心,還有更多不易察覺的心。所以當時沒有和丈夫從法上認識此事。

一天在打坐的時候,突然大腦中出現「奸商」兩字。我一下明白過來,這樣做不符合法,立即和丈夫切磋,告訴他咱們不能這樣做,師父用「奸商」點化我們了 。師父告訴我們:「過去有個說法,甚麼「十商九奸」,這是常人講的,我說那是人心的問題。要人心都擺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應該多掙錢,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勞動所得。」[1]

從師父的法中我悟到,為了自己賺這個大項目的錢,在截止合同之前單獨建公司那不就成奸商了嗎? 如果是承包合同截止以後聯繫的業務,我們自己新註冊公司,而不用原公司的手續註冊,這沒有問題,可這是在我們承包期間聯繫的業務,還要用原公司的手續去建立屬於自己的公司就不對了,常人可以這樣做,我們修煉人不能這麼做。作為一個煉功人,遇到每件事都得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才能同化法,才不會被常人這層理所左右。

師父講:「大家想一想,你是個煉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標準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個理來要求你了吧。你是個修煉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層次上的東西嗎?那就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要求你。」[1]「人往往認為自己追求的東西都是好的,其實在高層次上看,都是為了滿足在常人中那點既得利益。」[1]

通過交流丈夫明白了,認識到,的確不能那樣做,就和那個朋友說:單獨建公司這件事還是歸公司建吧。那人沒吱聲。丈夫有些鬧心,覺的硬堅持不做吧,人家可能會認為自己這麼大的利益不賺,太傻了,會不理解;繼續往下走吧又不符合法。後來向內找,發現對這個單獨建公司的事只是覺的不符合法不應該做,可是這個利益心並沒有真正的放下。向內找,深挖自己的私心,再跟那人說這事兒時,對方就說:「你怎麼安頓都對! 」

向內找真好!現在公司正在準備籌建分公司呢。

要是換做修煉以前發生這事,即使丈夫不做,我也會讓他做。我以前對利益可是看的很重的。別說是這麼大的利益了,就是幾十塊錢、幾百塊錢都要盤算的,哪能吃這麼大的虧,那才不正常呢!在這個道德一日千里地往下滑的社會,誰還會去想自己做甚麼事對別人有沒有傷害,更不會去想怎樣做符合「真善忍」了。只有大法能改變人心,才能提高人的思想境界,才能讓人懂得做人的道理,才會不貪不佔「公平交易」,也才能得到別人的信任,也才是個修煉人啊!

假的就是假的

開發商為了還我們供給他們的建材的欠款,讓我們假買他們的底商樓。

有一天丈夫和我要身份證,說是要去貸款,開發商要用,說為了要還我們的欠款。當時我並沒聽清楚他的意思,只聽到是開發商要還我們錢,也沒有細問。丈夫把我的身份證拿走了。

在承包公司期間,公司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丈夫一個人在忙活,我從來都沒有參與,要是修煉前我可放不下,也許得每天在那盯著。最起碼出納、會計得我自己來做。現在所有的員工都是雇的人。公司的往來賬目丈夫要不特意跟我說我幾乎不過問。

又過了幾天,丈夫說還得需要我親自去售樓處簽字。我仍然沒多想就和他一起去了售樓處。丈夫進了售樓處,我在車上等著。一直等到快十一點了售樓處的服務員和丈夫才出來。服務員說叫我去銀行簽字。到了銀行我才知道不光是用身份證的複印件、簽字、按手印、我和丈夫的結婚證複印件,還要丈夫的銀行存款流水賬。身份證不光是複印件,還必須得拿上身份證原件,銀行才給辦買樓分批貸款手續。

開發商說我們只出這些有效證件向銀行申請貸款就可買他的樓,要銀行存款流水賬的目地是看買樓人有沒有能力還貸款。銀行核對貸款人出的這些證件若沒有問題,就會把樓房售價的百分之六、七十的貸款數額,一次性的轉到開發商的賬戶上,好像一共是四百萬左右。然後開發商再把銀行打給他的錢還給我們。每月還銀行多少貸款,都由開發商付,我們只管拿錢。開發商要還不上銀行的貸款,銀行要收樓當然也是收開發商賣給我們的那套底商樓。

我當時覺的沒甚麼問題,就同意簽字,還按了手印。因為我倆的身份證丈夫都放在公司了,沒有這兩樣證件,銀行就不給辦貸款手續,這時時間快中午十二點了,丈夫公司還有人等他辦事,所以上午就沒辦成。

從銀行回來的路上,我一直想的是這件事,這才覺的不對勁,可又不知道不對勁在哪裏。於是就跟丈夫說:這個貸款手續不能再往下辦了,我們得好好想想再說。因為我總覺的不符合大法。

開發商讓我們幫忙貸款是為了還我們錢啊,開發商把錢收回來了,我們的錢也還了,這實實在在的樓就在那擺著,也沒騙銀行,這沒有甚麼不妥呀!可就是覺的有假,不符合大法。假在哪裏呢?

又是在打坐的時候,突然頭腦裏有一念,「假買樓就是假!」我一下驚醒了,啊!是師父看我悟不上去在點化我呢。我立刻給丈夫打電話說,開發商貸款這個忙我們不能幫。師父講:「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修煉人不能跟常人一樣造假,師父讓我們在哪都得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不符合「真、善、忍」的事我們絕對不能做。我們自己都不貸款,我們欠客戶的錢,寧可從自己家裏拿錢付都沒有向銀行貸過款,何況是這種造假的行為呢!

後來我們把在銀行簽字、按手印的那些證件都拿了回來。

細想想,丈夫的銀行卡和身份證平時都是隨身帶著的,那天怎麼就沒帶呢?這不是師父在幫我們嗎?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弟子呢!如果那天丈夫把這兩樣東西都帶身上,貸款手續當時就辦完了。貸款四百多萬,就意味著我們名下欠銀行四百多萬,加上利息就更可觀了。開發商一天還不完這個貸款,我們就得背負一天的債。

師父講:「咱們不是講物質不滅嗎?在一個特定的空間當中,人們做完這個事情,就是人一揮手幹甚麼事情,都是物質存在的,做甚麼事情都會留下一個影像和信息。在另外空間裏,它是不滅的,永遠會存在那裏,有功能的人一看到過去存在的景象,就知道了。」[1]好險啊!要不是師父的點化,在另外空間裏,我和丈夫的簽字、按手印、身份證複印件、結婚證複印件都在那擺著呢。我們是要跟師父走的,大法弟子欠了銀行這麼多錢,還怎麼跟師父走啊!這是多大的漏啊!

是甚麼心差點上了舊勢力的當啊?還不是利益心造成的嗎?要不是師父的點化,走錯路了都不知道錯在哪裏呢。修煉人要以法為師,要按照法去修,走的才是師父安排的路。

師父的安排

又因某種原因,股東們又決定從二零一九年開始,公司歸大夥集體經營管理,不再繼續履行承包合同了。我們是第一個承包公司的,也是最後一個。我和丈夫意見一致,就是讓他們沒承包公司的股東們每個人三年,一共十多年,在這十多年裏,我們只收每年的承包費,不參與管理,也就是說,這十多年裏公司掙多少利潤我們一分不要,只收承包費。

可有的股東還想讓丈夫一起管理,說:「不差你這一個股。」丈夫說,我承包三年了,你們沒有承包,如果我再參與管理,我就佔便宜了,我幫忙可以。

公司開了十多年了,一直是丈夫在管,有些業務上他們不太熟悉。他們知道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對丈夫放心,還想讓丈夫給幫忙管理公司。丈夫說:業務哪裏不熟我可以幫忙,用不了多長時間就都熟悉了,一開始跟老客戶的業務不熟悉的地方,我可以幫忙,我跟客戶簽的合同我可以都移交給你們。管理我就不參與了。

丈夫早就想好了,承包到期,不忙了趕緊好好學法修煉。因為丈夫自從得法,一直忙於公司的業務,雖然也做一些大法的事,但是做的太少了。學法煉功時間都不能保證,所以他覺的不能再參與管理公司了,只能幫忙,幫忙畢竟時間用的不會那麼多。如果管理就不同,沒白天、沒黑夜的操心。

丈夫管理公司的宗旨是:保證客戶的要求。比如:時間、數量、質量、服務等。就是人家甚麼時間要貨,不能給耽誤,不能偷工減料,要保證建材的質量,還要服務態度好,這幾年客戶對丈夫供貨各方面都很滿意,評價很高。可是他花在公司業務上的時間太多了,不能再把時間都用在執著掙錢上了。師父講:「你錢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幾十年,生帶不來,死帶不去。這個功為甚麼這麼珍貴呢?就是因為它直接長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帶的來,死帶的去,而且它直接決定你的果位,所以就不好修。」[1]

回想丈夫從承包公司到公司又歸回大夥經營,這個過程都是師父的安排。這樣丈夫才能全身從公司中退下來,才能有時間學法修煉,講真相。如果當初他沒有承包那三年,他可能以後就得把大部份時間用在忙於公司業務上,根本沒時間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丈夫承包三年,就可少管公司十多年,這三年掙的錢,就等於十多年掙的錢。

師父用巨大的承受,頂著巨關、巨難延續來的寶貴時間,讓我們不精進的大法弟子趕緊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感恩師尊慈悲苦度!叩謝師恩!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