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修自己 夫妻和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我們小區的三家六個人每年要在一起聚一聚吃吃飯,我感覺王姐和李姐他們兩家夫妻之間都比較和睦,家庭也都很幸福。有一天,我打電話約他們兩家吃飯,李姐接到電話後告訴我,她出門了不在家,讓我們別等了,說不上哪天回家。王姐說,咱兩家吃吧,正好我有事跟你說。

原來李姐和她丈夫前幾天吵架了,李姐的丈夫光著腳跑到王姐家很痛苦的說,不能過了,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日子了。李姐懷疑丈夫有外遇,但還抓不到把柄,調小區監控,看她懷疑的那個人是否她不在家時去了。晚上還不許丈夫睡覺,她丈夫被她折磨的忍無可忍,大冬天也不管雪不雪了,光著腳就跑出來了。王姐說,既然咱們幾家好,是朋友,等他們回來了咱們就勸勸他倆,都六十歲的人了,怎麼還能在這事上過不去呢。再說,她家丈夫也不是那種人哪。

我聽到這件事時,沒有吃驚,也沒有想如何去勸他們,我的第一念是對師父的感激,心裏不停的說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是您和大法改變了我。我沒修煉大法的時候就是李姐那樣的人,甚至比她還過分呢。自從走入大法修煉,特別是最近這些年,丈夫再沒經受被懷疑的痛苦折磨了,就連九十一歲的婆婆,跟著我們十七年了,深感在這個家裏的溫暖與幸福,幾年都不去其他兒女家一趟,這都源於法輪大法的普照呀!

在修煉之前,我對丈夫和異性接觸特別敏感,如果他和朋友出去吃飯,晚上回來晚了,他肯定不會好過。記得有一次,一個鮮族朋友約他出去吃飯,晚上我一覺醒來,看看表已經十點多了,他還沒回來,我馬上火氣上來了,睡意全無。一骨碌爬起來,一遍遍的給他打傳呼機(那時手機很少),讓他馬上回家。打完後,我穿上衣服到胡同口那等他,大概等到快半夜十二點了他才回來,藉著星光我迎面過去,不容分說,照著他的臉就扇,左右開弓。他捂著臉,邊躲閃邊說:「哎呀,你還敢打我?」我告訴他,我就是敢打你,你必須給我交代清楚這麼晚了和誰在一起,不說清楚後半夜你就別想睡覺。他不停的解釋說確實和鮮族朋友在一起喝酒呢,我聽不進去他的解釋,對他不依不饒。回到家裏,他洗漱完躺下蓋上被子就要睡覺,我把他的被子拉下去,他一次次蓋我就一次次拉,把他折磨的實在受不了了,帶著哭腔說,我求求你了,讓我睡覺吧,明天還得上班呢。看看時間快天亮了,明天我也得上班,這才善罷甘休。

隨著不斷的深入學大法,法理也漸漸的清晰,對照法我向內找,找出自己的爭鬥心、色心、對丈夫強烈的佔有慾,這些骯髒的執著都是我修煉路上提高層次的嚴重障礙呀,我開始重視起來,實修自己。對待丈夫不是如何制服,而是看淡那些事,並善待他、理解他。有時我把學法中悟到的法理講給他,讓他知道大法的美好,知道做人的道理。

現在丈夫的朋友很多,經常在一起相聚,無論回來多晚,我除了關心他,告訴他少喝酒,再沒傷害過他。他在外面遇到甚麼事,回來都願和我說,就連工作上的事都要和我商量,當然我會用法的標準來衡量告訴怎麼做。前幾天他告訴我和同學吃飯時有個女同學總愛和他黏黏糊糊,很煩,越發感覺那個女同學很醜。我聽了後沒做任何反應,絲毫沒有動心。我明白,丈夫的改變源於我的改變。

在大法中修煉,我們修出的善是有能量的,我們周圍的人和環境真的會隨著我們改變的。現在我們的家庭非常和睦,孩子在外地工作,我們和九十多歲的婆婆在一起其樂融融。有時丈夫會忍不住誇我好,我就告訴他,那你就謝謝師父吧,是師父讓我這樣做的。丈夫有個很好的工作,人長得也端莊,性格也很隨和,看到他每天開心的樣子,我真的為他高興。雖然他不修煉,可他幫了我許多忙,還和我一同郵真相信,有時他自己去郵。

我對師父法中說的「修內而安外」[1]的內涵有了更深的理解。感謝師父,讓我在大法中昇華!

前邊提到的李姐和她丈夫吵架後,兩敗俱傷,雙雙住院,但幸好沒有大事,幾天就出院了。他們也都做了「三退」,明白法輪功真相,現在夫妻倆關係融洽了,滿面春風。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