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悟的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得法走入修煉的大法弟子,隨著師父的正法進程,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在風風雨雨中,磕磕絆絆走到了今天。

修煉大法二十多年來,我的身體和思想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法輪功的「真、善、忍」改變了我的思維方式,改掉了我的急脾氣,道德在昇華,在矛盾中知道向內找,也深刻體會到師父的有序安排。

我悟到最難去的還是人的觀念,多少年來形成的骨子裏人的理,在我思想中根深蒂固,在矛盾來時,不知不覺的冒出來,有時是意識不到的,阻礙著我提高。我們怎樣把人的觀念轉變成神的念,是每個修煉者必須要做到的。

師父說:「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1]

人和神的區別就一念之差。下面將轉變觀念修心提高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共勉。

我剛來海外時租房子住,剛住一個半月房東提出讓我搬家,房東說國內要來人。(過後知道沒人來)我不明白為甚麼攆我,沒說甚麼,因為我們修煉人做事要為別人著想,答應他搬家。很快我就搬走了。之後我天天找自己,為甚麼讓我搬家?我哪裏錯了?因為一切都沒有偶然,當時用人的這層理來衡量我沒甚麼錯啊。半年過去了,突然有一天我終於悟到了,是我在用人心想這件事啊。師父說:「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2]「所以人現在遭了痛苦他認為是偶然的,別人對他不公,別人不好。告訴大家: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以前欠下的業力造成的。」[3]我明白了,不能用人心去強調你對我對,你錯我錯的,在矛盾中跳出來,提高心性才是關鍵。

每次經歷一次魔煉都感到自己在修煉的路上成熟了,自身的智慧和能力也有較大的提高,每件事我們都面對著選擇走哪條路。

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4]我現在就把修煉中出現的好事與不好的事都當作好事,修自己去人心,轉變觀念,每次出現問題都在想自己哪裏又不對了,又該去甚麼心了,又該提高心性了。肯定是自己哪沒做好,動的念不對,如:負面的思維、怕心、爭鬥心、貪心、愛面子心、不願讓人說的心、顯示心、被人帶動的心等。在修煉中心的容量在擴大。如果一時找不到該去的心,我就持續找下去,直至找到為止。

師父說:「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須具備這兩個因素:一個是吃苦,一個是悟。悟啊,耶穌講信,在東方講悟。你失去了這些東西,你就修不了。但是往往修起來人為甚麼覺的很難修啊?其實修煉並不難,難就難在常人之心放不下。」[3] 在修煉的路上有時有問題出現,又悟不到,覺得悟很難,心真的很苦。只有多學法,動正念跳出來看問題,就能找到人心的執著。看來能不能悟上去是提高的關鍵。

在個人修煉中,能做到按大法的不同層次對我們的心性要求,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把自己當作大法的一粒子,保持時時事事在法上的狀態,人的東西就越來越少。人心一出來,如心裏不舒服,就意識到了,有時過後才意識到,就抓住它,解體它,把它修掉,本來它就不是我,它是觀念,它是慾望,它是情,它是執著心。也許過了很長時間才悟到:這件事情的發生,是我的心招來的,一切都沒有偶然,根子在我這裏。就這樣,一顆心一顆心的去,一點一滴的提高。

現在我對師父講的悟的法理的內涵有了更深刻理解,在修煉中出現問題第一念能悟上去,動正念就能提高,離神就越來越近,反之,動人念,都是別人對不起我,別人對我不公,那離神道就越來越遠。

二零一七年六月至十月,我經歷了一次很大的心性關。丈夫的女兒生小孩,讓我去照顧月子,丈夫的前妻也在女兒家。如果沒修煉我是絕對不會去的。我每天幹活,丈夫的前妻都在看著。一次包餃子得夠女兒女婿吃的她才不讓我包了。我每天都吃剩飯,我要不吃就得倒掉。我不在家時她翻我東西,想拿啥就拿啥,就像拿自己東西一樣。我從不與她計較,無怨無恨守住心性。她經常嘮叨我,有一次她嘮叨我,女兒氣不公,和她吵起來,女兒說:你這不是欺負人嗎?她說:我最拿手的還沒拿出來呢?(指給我下藥)我每天小心翼翼的,保持正的一面,不去觸動她負的一面。她經常在女兒面前造我的謠,誹謗我,她還特意讓我聽見氣我。但是我不生氣,每天還笑著與她相處。我想:讓她們看到大法弟子善的一面,不能因為我的言語和行為不當給大法抹黑,使常人不能得度。我就忍著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每天就像在地獄一樣,剜心透骨的魔煉。

可是魔難又升級了。女兒和我急眼,給她個笑臉她說我笑得嚇人。一次女兒與我大吵,我回了一句說:如果你不需要我,明天我就可以搬走。後來悟到這是動心了,爭鬥心出來了,陷在觀念當中了。

我哭了好幾次,不是我想哭,就是眼淚「唰唰」往下掉,就是特別委屈。我悟到就是委屈的心該去了,我就發正念清除它,眼淚馬上就止住了,哭幾次發幾次正念,委屈的心就去了。

當時也有不平衡的心,在想,我畢竟是你的長輩,你得尊敬我啊,我每天幹那麼多活,屋裏屋外院子的活忙忙碌碌,又不拿工資,你得感謝我啊。一天腦中冒出一念:這不就是人心嗎?悟到後心裏一亮,徹底沒有了一切想法, 只剩下感謝,抱怨心、不平衡心消失了沒有了。

修心的過程是消業的過程,是提高心性的過程,是長功的過程,也是吃苦的過程,是悟的昇華,也是樹立威德的過程。

師父說:「修煉人嘛,總講那麼一句話:你有那個心哪,你的心才會動;你沒有那個心哪,像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有人說你要殺人放火,你聽了之後太有意思了,(師笑)這怎麼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當回事,因為你沒有那心,這話動不了你。沒有那心,碰不著你。你的心動了,就說明你有!你的心裏確實很不平,就說明這個東西還不小。(鼓掌)那不該修嗎?」[5]

我悟到,遇到矛盾或出現心性關時,只要我心一動或者心裏不舒服有想法時,我就抓住它,看看是甚麼心在起作用,修去它、解體它,本來它就不是我。

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去年悟到:我的一切都交給師父,一切由師父安排。我只有精進再精進,充份利用好每天的分分秒秒,多學法,學好法,才是最安全的, 才能去掉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才能高效的做好三件事,事半功倍,才能擁有大法的智慧,才能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才能溶於法中,才能報答師恩。師父給每個弟子安排好了圓滿的路,讓我們在師父的法船裏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祥和的心態,為他人著想,慈悲對待一切,包容一切,修出純真、純善、達到靜而不思,圓滿隨師還。

師父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讓我們放下一切人心觀念,讓真我當家作主,才能在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阻擋真正的神起來。

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的幫助。層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