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一思一念 解體舊勢力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我和老伴都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的老弟子,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經歷了很多的風風雨雨,老伴曾被邪黨非法判刑在黑窩內遭受迫害多年,我也曾被綁架到看守所和邪惡洗腦班,但在師父的保護和大法的指導下,我們堂堂正正走到了今天,平穩的做著三件事。

一個月前,我有些輕微的乾咳,也沒當回事,就覺著是消業,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一週前,乾咳開始嚴重。

三天前的晚上,我發完午夜十二點正念後就睡了,快凌晨二點時,突然胸悶的喘不上來氣,把我憋醒了,心臟異常的難受。我掙扎著起來,彎腰從地板上拿起打坐用的墊子想到客廳去發正念,當我拿起墊子後往起起身時,心臟更加難受(常人中冠心病的症狀),要虛脫,我趕緊坐在地上後背靠在沙發邊上,這時我的呼吸一口氣跟不上一口氣,越來越弱,越來越上不來氣,似乎隨時都有要過去的感覺。緊接著一個男子清晰的聲音打到我的大腦中:你天年到了,該走了。

我當時主意識不清,就隨著回答說:快七十歲的人了,是該走了。心裏還想:我要走了,按當地風俗怎麼也得在家裏停三天,靈堂應該怎麼設,客廳裏的東西應該怎麼擺。又想:我走了孫女正在上小學需要照顧,老伴沒有工資(被迫害出黑窩後邪黨不給辦理退休)怎麼生活呀?誰管他呀?哦,我走了有五萬塊錢的撫恤金夠他生活了……正迷糊著,突然腦子清醒了:我不能走,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也不承認,我要跟師父回家,哪也不去!我決不能給大法抹黑(因本小區已有二個同修離世,常人不理解,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我還有好多事還沒做呢,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有素的大法弟子。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這時,我感覺氣更上不來了,似乎馬上就要過去了,就在這生死一剎那,我從心底裏向師父求救,喊出:「師父救我!師父救我!」隨後瀕死的感覺緩解了。我真切的感覺到:這是舊勢力取命來了,是師父救了我的命。

師父說:「出現干擾,往往都是這個舊勢力起的作用。」[1]「因為大家自身還確實存在著意識不到的因素才被鑽空子的,舊勢力就是要把它們要幹的強加進來。」[1]「師父是不承認它們的。你們也不承認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1]我對舊勢力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只歸師父管,不允許你來插手。修煉中我有不足、有漏,有大法在,我能在法中歸正,有師父管,我一定能修好,想讓我失去肉身早走,妄想!不允許任何舊勢力邪惡生命與因素迫害我。

師父講:「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是在更深的一個空間當中有那麼一個靈體,是它發出的這個場。」[2]我請師父加持,我是偉大的神,這點事還解決不了啊?!不管另外更深空間是甚麼樣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及邪靈,在真正的修煉人跟前,還真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我信心倍增,意念中用強大的功和法輪鎖定另外更深空間的邪惡靈體,徹底解體清除。就這樣我發正念一直到凌晨四點。

天亮後,我身體基本就恢復正常,早晨孫女來我這裏吃飯(在同一小區住,兒子、兒媳上班走了,小學放暑假)。我像往常一樣,該幹甚麼還幹甚麼,沒有任何人覺察到我和平時有甚麼不同,我甚麼也沒對孩子們說。

老伴在另一房間睡,他也不知道我昨天夜裏發生了甚麼。我忽然生出一念:要不要跟老伴說說呢?萬一有甚麼意外也好讓他有個思想準備。瞬間師父的法在我腦中浮現,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我馬上就否定了剛才這一念,這不是交代後事嗎?這不是又動了人念、又按照舊勢力的思維、又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了嗎?

是啊,我的人生道路是師父早已給我改變了的,是修煉的一生。我要徹底解體舊勢力強加的一切邪惡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此時此刻我那顆堅定修煉信師信法的心已堅如磐石,只有一條路: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圓滿隨師還。

我決定不帶一點人情與人念,站在法上、站在修煉的角度和老伴同修交流一下。

交流中,老伴說幾乎是在我出現咳嗽的同一時間,忽然有一天,一個外來信息打進老伴腦中:某某某(我的名字)要是死了,你就甚麼都解脫了(老伴被迫害多年,出黑窩後邪黨不給辦理退休,沒有生活來源)。老伴同修當時沒當回事,後來這一念漸漸出現的頻繁了,他就向內找,認為是不是自己有妒嫉心、記恨心,就發正念清除。前些天又有一念干擾他說:她(指我)要是死了,你就能找一個既年輕又漂亮、既善良又有錢的。而且這種強加的不好的念頭出現的次數越來越頻繁,老伴也非常苦惱,認為是不是自己在那生生世世的轉生中曾經形成的觀念和慾望形成的假我在起作用呢?老伴就專門清除色魔的干擾和迫害。從十五分鐘到二十分鐘,從三十分鐘到四十分鐘,不但沒有清除反而有加重的趨勢。他不斷的找自己、修自己。而他這邊的這一切我都不知道,只是看到他近期加強了發正念,一直到要取我命的迫害發生了,這時老伴才意識到:舊勢力這是雙管齊下,就是來取命的。如果老伴有一點不正的念,舊勢力就有可能有藉口鑽空子,竭盡全力致我於死地,奪走我的肉身。

兩天後,發完夜裏十二點正念,凌晨一點多鐘,我又出現了短暫的難受症狀(一、二分鐘),我和老伴簡短交流後,老伴與我一起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發完正念後,一切恢復正常。同時干擾老伴的所有不好的念頭都消失了、都不存在了。

對照法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出現的第一念往往是人念,後又用正念否定。近來,自己在修煉上出現了放鬆和懈怠,執著常人中的兒孫情,人心和人念加重,修煉不如前些年精進了,不能事事以法為大了。

師父說:「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2]我深深的知道我的生命是師父給我延長了的生命,而師父給我延長來的生命是給我用來修煉的,而不是讓我過常人生活的。在今後的修煉中,我要多學法、實修自己,去人心、人念、人的思維方式,修去私、修出無私無我的境界,切切實實的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有素的大法弟子。

在我們本地同修中,也有些同修失去肉身,有的病業假相魔難時間長一些,也有修得很好的同修突然離世,突然離世的同修很多都發生在後半夜。我們周圍的部份同修切磋交流後提醒是否是有後半夜我們都休息睡覺了,是不是相對主意識弱些的原因,這就需要我們在平時的修煉中主意識要強一些,打下堅實的修煉基礎,少被舊勢力鑽空子。

今天把我走出魔難的體會寫出來,一來曝光邪惡,二來也跟正在病業假相魔難中的同修交流,同修們,有師在、有法在,我們的師父是萬能的、大法是萬能的,只要我們走正,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師父一定為我們做主,我們也一定能完成我們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跟隨師父回到我們真正的家園。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