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滿子宮的肌瘤一夜不見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二年,我生女兒時,是剖腹產,動手術時醫生就說我子宮長肌瘤,割下來將近有二十個大小不等的瘤子。二零一四年,鄉鎮在我村複查時醫生說我子宮又長了肌瘤,而且有很多個,要我趕快做手術。我沒當回事。

二零一五年後,我的肚子越來越大,臉色也越來越黃,全身沒勁,一走路就氣喘吁吁。到醫院檢查,說子宮瘤長得快到肚臍眼了。醫生說:一旦長到肚臍眼就沒救了,即使動手術,最多也只能活兩年。

二零一六年冬,村裏辦醫療保險,我去交了二百六十元。後來村裏的人說:看學法輪功的人不行了吧?某某(指我)交醫療保險準備做手術了吧?我知道後想:我去醫院別人說大法不好,破壞法;我不去醫院,如果我死了他們又說學大法的人不去醫院。但如果我在大法中好好修,去掉怕死的心和各種不好的執著心,身體好了,那我不是證實大法了嗎?

於是我和同修A切磋,A說:「只要你不害怕,相信大法和師父,絕對沒事,我們同修幫你發正念。」最初認為自己法沒學好,心性又差,師父能管我嗎?同修B說:「你不能有這想法,即使有漏有執著,也不允許舊勢力來迫害,一切有師父管,師父說了算,把一切交給師父,順其自然,在法中歸正自己。」

在同修的鼓勵下,我堅定了闖關的念頭。於是,我天天到學法小組學法煉功,同修提醒我向內找,注意過好每一關,嚴格用法衡量一切,不能用常人的理衡量對與錯。

二零一七年秋天,我甚麼也不能幹了,因肚子越來越大,一直長到肚臍眼,我挺著個大肚子像個孕婦,彎腰都費勁,臉蠟黃的。腿、腳也越來越腫。丈夫罵我說:「你再不上醫院,你能死在你媽前頭。」我說:「保證不能。」

別人家的蘋果都摘完了,可我家只摘了一點,是同修們幫助摘完的。一個鄰居一有空就上我家催我上醫院,我說我就相信大法,不用去醫院也能好。她說:「村裏人說你不上醫院,過年的餃子都吃不上了。」

那時的我甚麼都不能幹,做飯都是堅持著,一走路就喘咳。有同修說我閉上眼睛,看上去跟死了似的。有好幾天晚上都是坐著睡覺,躺下就喘不上氣來。看明慧網文章,有同修說:「無論身體多痛苦,多難受,就要守住一念,絕不能有死的念頭或不想活了的想法。」我明白師父要救我們,而舊勢力千方百計的毀我們,讓我們失去跟師父回家的機會。我在心裏想:我不能死,我要活著證實大法,絕不能讓舊勢力陰謀得逞,我一定要把自己不好的心找到去掉。

看《明慧週刊》同修談體會說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和如何向內找過關的事,我想自己這幾年,還和常人鬧矛盾,不向內找,這哪像煉功人?這是我的爭鬥心沒去,我一定去掉。過去以為自己沒有妒嫉心,在同修的提醒下我向內找,找到了我的妒嫉心。爸爸去世前,留下一筆錢,舅媽做主把這筆錢都給了哥哥,我和姐姐一分都沒得到。媽媽得病後,不能自理,讓我和哥哥姐姐一家一個月輪流照顧,我心裏不平衡,這就是妒嫉心,對舅媽也產生了怨恨心。我是修煉人,我不能要這個。

在我身體最難受的時候,我記得師父說:「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1]我相信自己身體不好的狀態不是病,是假相。我想自己雖然沒做好,我只要不放棄,師父一定不會放棄我的。

摘完蘋果後,哥哥就打電話讓我回娘家照顧我媽。我媽在我姐家摔了一跤,不能自理,身上都長褥瘡了,拉屎撒尿全在炕上。我自己行動都困難,還得拖著沉重的身體白天黑夜的伺候我媽。

同修叫我去學法點學法,幫我發正念,並幫我找出很多執著心:利益心、貪小便宜的心,對哥哥的妒嫉心、對舅媽的怨恨心、尤其對丈夫的怨恨心,他幹甚麼我都看不順眼,一點也看不上他。我下決心把這些不好的人心都統統去掉。

我從學法點回家後的第二天早上起床發現,長到肚臍眼的像孕婦一樣的子宮肌瘤一夜間不翼而飛,鼓鼓的大肚子沒有了,肚子癟癟的,下去了,腿、腳全不腫了,也不喘不咳了,臉色也好看了。

我終於證實了大法,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使家人和村裏的人都佩服了大法。

回想我這幾年從出現病業,到幾乎不能走路,真的是假相。因為悟性不好和守不住心性使病業假相持續的時間太長了,給大法帶來了負面影響。幸好有師父的點悟和加持,及同修們在生活與修煉中的幫助,使這次病業大關得以過去。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