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沒有過不去的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回顧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自己離師尊法的要求還相差太遠,可是在大法中得到和受益的事兒太多太多了。師父說:「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1]下面我就把自己在修煉中經歷的兩件超常的事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分享。

(一)

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我突然走血,這一走就是兩個多月。那時的我自己開了一所幼兒園,每天都很忙,沒有多少時間學法,天天上班。開始也沒有在意,可是時間長了,越走血越多。每次看到鮮紅的血,心裏就有點不怎麼穩,怎麼還不完事呀?但從來都沒有認為這是病,也明白這是淨化身體。

可是家裏人看到我一天天的憔悴,臉色蒼白,走路也沒力氣,最後連水都不想喝了。他們就勸我到醫院檢查。我說我理解你們的心情,知道你們是為我好,你們放心吧,我不會有任何事情的。家人一看說不動我,就把女兒從南方叫回來。

女兒又哭又鬧。我只好跟他們上醫院檢查,花了兩千多元,結果甚麼病也沒有檢查出來。醫生看了看我說,太超常了,就是沒有血了,連正常人血的三分之一都沒有了,得馬上輸血。我堅決不同意輸血。醫生說:「如果不輸血就很危險了,你認為的升血已來不及了,各器官都得衰竭,人就廢了,甚麼病都上來了。」女兒瘋了一樣,讓我留在醫院輸血。女婿也勸我。

女兒哭成淚人說:「媽媽,你聽見醫生說的話了嗎?」我也哭了,說:「姑娘你放心吧,媽媽學大法這麼多年了,有師父保護著呢,你看這麼走血不也沒有病嗎?」

這時丈夫也說:「你媽修煉這麼長時間了,你讓她躺在醫院裏輸血,這不等於要她命一樣嗎?」我心裏謝謝丈夫關鍵時刻能信師信法(因為他不修煉)。

我明白這是師父借他的嘴在說呀!女兒聽他爸爸這麼一說,也冷靜下來了。可能是我的這一正念,回家之後就不走血了。真是太神奇了。我真的一滴血都沒有輸。現在身體非常健康。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二)

二零一八年七月的一天,我們學完法,我和小組的一名同修到一個工廠打真相電話。打完電話已是晚上九點多鐘了。我和同修一人騎一台摩托車,當時我的車沒有車燈,我前她後,快到廠子大門的時候,我剛加大油門,要上大道,沒有看到廠子大門有個擋車的鐵欄杆,只聽到「鐺」的一聲,欄杆飛起,將我從車上打下來。

那一刻我馬上閃出一念:「師父救我,法輪大法好。」我被摔在地上,意識感覺還很清晰,可是就覺的在空中飄著,還能聽到同修和門衛的人說話。可是我就是飄著,還覺得挺舒服,心想我得下來呀!就覺得有一雙大手橫著托著我的身體慢慢慢慢的就把我放下來了。

我想爬起來,動了一下,感覺全身沒有力氣,腿也很痛,意識到摩托車在腿上壓著呢。我喊同修快把車扶起來。同修趕快扶起來了,說:「我都嚇懵了,都不知道車還壓著你呢。」我還是起不來,我在心裏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我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誰也動不了我,我師父說了算。

我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扶著摩托車站住了,看了一下,地上有血,摸了一下頭,覺得黏糊糊的。我知道是頭破了,覺得嘴很木,吐的全是血,感覺牙很痛,用舌頭一舔,門牙活動了。我用大拇指把牙往上使勁按了按說:「歸位呀,不准掉下來。」然後把牙咬住,把摩托車打著火就要走。

同修不放心,說:「姐不行呀,你別騎,我找人送你。」門衛也說不能騎車。我說:「啥事沒有,放心吧!」說完騎車就走了。剛走不遠,另一個同修接到電話,在等我,讓我坐他的車走,我堅持不坐。同修不放心,一直跟在我的車後。

我騎在車上就向內找:怎麼出這麼大的事呀,可能是微信沒有馬上撤掉,再有摩托車沒有車燈。天天騎著沒有車燈的摩托車,家人和同修不止一次的提醒過我,我總想大法弟子有啥事,有師父在管,這種心理和師父說的「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2]不是一個道理嗎?可能是這個不正的念頭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不管甚麼原因,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回到家,我的頭髮都是血,頭被撞一個口子,我簡單的用水洗了一下頭,我想馬上躺在床上。我問自己甚麼叫正念正行,甚麼叫不承認,不能躺下,煉功。剛煉完第一套功法,就覺得心裏難受,肚子疼,噁心,還要上廁所,一迷糊,撞在門上,把丈夫驚醒了。

看到我的樣子,丈夫嚇壞了。我用手示意他,把我扶到衛生間。這時我肚子疼的很厲害,滿臉淌汗,好像馬上就要窒息了一樣。心想:邪惡的生命就是不甘心,剛才沒有干擾成,現在又要取我的命。我是大法的弟子,你們不配迫害我,我就是不承認你們。「法正乾坤,邪惡全滅。」[3]我在心裏一遍接一遍的念,五分鐘後一切正常了。一場正邪較量在慈悲偉大師父的加持下,弟子闖過去了。謝謝師父。

第二天同修來我家和我一起學法、發正念,我的雙手還是疼痛難忍,像被開水燙過一樣,兩隻手通紅,火燒火燎的。晚上同修出去做真相,不讓我去,我說:「去,手不敢動,發正念去」。到了地方,同修把粘貼撕開遞給我,問:「行嗎?」我說:「行」。我舉起顫抖的雙手,工整的貼了上去。

那一刻我忘記了疼痛,看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夜光的襯托下,閃閃發光。我久久不願離去。

我的這兩次經歷都在師父的加持下化險為夷,也讓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家族中都相信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