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我於一九九六年正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修煉法輪大法不是因為有病,也不是為求得健身,而是大法的法理讓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究竟是甚麼。

一九九七年十月的一天,我準備起床參加每天五點的集體煉功,可醒來時覺得左胸部位像有一塊沉重的鐵板死死的壓住我,疼的不能動,想翻身都翻不了。我趕緊叫醒妻子,她看到我這個樣子害怕極了,說:「我在娘家時和我一起不錯的一個姐妹兒的父親當時就是這個症狀,像是心臟病發作,沒送到醫院就死了,你現在千萬不能動,我馬上去找醫生。」我當時大腦「嗡」的一下,但馬上又冷靜了下來,我想,我是個修煉的人,修煉人沒有病,那一定是在消業,於是我對妻子說:「別怕,我和你同事的父親不一樣,用不著去找醫生。」說完我試著用力想坐起來,可還是動不了。我對妻子說:「我使勁往前起,你從背後往前托我,我倒要看看是誰不讓我煉功。」

我忍著劇痛,咬緊牙,使盡全身氣力,妻子在後面用力托我後背,我終於坐起來了。我喘了一口氣,休息了一會兒,又對妻子說:「我能坐起來,我就能下到地上走,你幫我穿衣服。」穿衣服時,左胸部那如同鐵板一樣的重物和麻木的疼痛,使我站立不穩,喘著粗氣,但最後還是站立起來。我想我能下地就能走,我憑著對大法的堅定正信,在妻子的幫助下去煉功點煉功,走了大概三百米,煉完了四套功法。十天後,症狀全部消失。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去看望有冠心病的大姨,她向我介紹了冠心病初期的一些症狀,聽說後,我大吃一驚,原來大姨冠心病的初期和我出現的狀況一樣。我高中畢業那年曾報考參軍,體檢時查出心臟是「三級雜音」,沒想到十多年後,發展成了冠心病,只是自己沒到醫院查。

是慈悲的師父幫我拿掉了病灶──業力,我只是承受了一點表象。逾二十年過去了,再沒有疼過一次。這樣的效果是現代醫學根本達不到的,也是現代科學解釋不通的。

堅持以大法為標準,不為利益所動

我是一名個體經營者,生產床單布。一九九八年上半年的一天,賣我布的店鋪老闆把另一家生產的和我一樣原料、一樣花形的布放在我面前說:「看看人家是怎麼織的。」我看了看,也沒看出甚麼特別的地方。店鋪的老闆又說:「你用手摸一摸人家的布和你的布有甚麼不同。」我用手一摸,確實比我的布厚實,價格也不高。我當時想,如果按照這個質量和價格是沒有利潤的。於是我把對方和我米數相同的布稱重──這是廠家核算成本的一個最重要的方式,秤的結果,我的布比對方的布重半斤多,我就納悶了,人家的布厚,應該比我的布重才對呀。

於是我再一次用手仔細的摸了一遍才發現「玄機」,原來那個廠家在織造時,在布的兩邊半尺多的那些地方多加了經線,而中間的大部份地方卻減去許多線,這樣就造成了生產出來的布,兩邊厚,中間薄,可是買布的批發商摸布的手感時主要是邊緣部份。

我對店鋪的老闆說,平心而論,老百姓花錢買床單回家用,主要用中間,兩邊沒有甚麼用。店鋪的老闆說:「只有多賣了貨,把錢裝進口袋才是本事,如果你不改手,就不要給我們送貨了。」

就在那一刻,我想了很多,如果按照當時的社會導向「不管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和「以銷定產」的理論去做也不算錯,可又一想,那樣做我就把錢裝進口袋了,可消費者卻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吃了虧,上了當。師父:「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1]我當時就表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這種事我不能做。

事情決定後,我付出了一定的代價。因為轉產有些設備給當作廢鐵賣了,積存的床單布打成包,我親自坐車去外地很遠的地方找銷路,去旅店、商場、趕集,確實吃了一些苦,也沒掙到多少錢,可我不後悔,因為我相信自己的選擇是對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一定是一個好人。

幸運的是我轉產後,產品不再用車拉著到外地去賣,不出家門就有人拉走了。當別人為找不到工人發愁時,我這的工人卻十分穩定。我的兩個孩子也相繼考入重點大學,現在他們的月工資收入每人近萬元,令同行們羨慕不已。有的人說好人不得好報。我說:「修大法有福報,做好人有好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