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沉浮 緣歸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早在二十年前我就與大法結緣了,因為我的全家都修大法,只有我在門外徘徊。我一直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時刻把真相護身符帶在身上。還經常在朋友們、包括政府官員面前稱讚大法好,但是我始終沒能走入修煉。

我有一個朋友是算命先生,他看命、算卦特別準,從一個人的面像上就能說出他的過去和將來。他私下告訴我他會「過陰」,但他不願意過陰,因為每次回來身體可遭罪了,一個月都緩不過來。他還告訴我,將來人死得滿街都是,走路都直絆腳,房子多得沒人住。

我心裏知道,唯有修大法才能逃離人類大淘汰的厄運。我好奇的問他:「你看我甚麼時候能開始修煉?」他說:「你現在修不了,得等到五十歲以後吧。」我知道他算命厲害,但我心裏不服氣,那時我還年輕,怎麼要等到五十歲後才能修煉?就不能早點進門嗎?哪知後來他的話應驗了。

二十年前,我是個地地道道的浪子,在世風日下的濁浪中沉浮。我帶著一幫小兄弟,黑白兩道混,風光無限。整日沉浸在燈紅酒綠、紙醉金迷中不能自拔。揮金如土、吸毒嫖娼等不良嗜好我全沾染上了,有時竟與市長、公安局長之類腐敗官員通宵豪賭,一夜就輸掉十幾萬。我在縱慾中狂歡,在紅塵中墮落,迷失了心智。

雖然這樣,我心裏一直敬重大法,懷揣真相護身符,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但就是離不開眼前的浮躁,大法修煉對我來說遙不可及。然而師父卻沒放棄我,只看我對大法虔誠的一念,二十年來對我始終不離不棄,我時時能感受到法力的保護。師父多次為我化解魔難,用各種方式點化我快快歸正,結緣了願。

有一次,我的牙齒活動了,疼得鑽心,卻總也掉不下來,實在太遭罪了。我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讓我的牙長上吧,別讓我疼了,牙好了我也修煉。」說完我就忘了。沒想到第二天我的牙不但不疼了,還不活動了,非常堅固的長上了。這麼明顯的點化我都不悟,我沒兌現自己的話,依舊我行我素,變異的嗜好死死的擋住修煉的路。

師父無量慈悲,只因我時常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得到了天大的福報─一次次逃離生死大難,一次次奇蹟生還,震驚了世人。

一次,我開車在煙台高速公路上行駛,由於疲勞駕駛,我睏得睜不開眼睛,邊開車邊打呼嚕。因為這一個月來我天天熬夜賭博,沒睡過囫圇覺,靠吸毒支撐著精神,感覺不到睏倦。可此時沒有毒品支撐,睡意一陣陣襲來,我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但努力克制著。我想停下車來,卻找不到服務區,此時我意識到自己處於危險之中了。情急之下我想起了法輪大法,我求師父保護。我一邊開車一邊嘴裏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頓時,我睏意全無,頭腦清醒,把車穩穩的開到了目地地。回到家,我一頭栽在床上,睡了三天三夜。

更驚險的一次是從煙台到青島的路上,我的車上坐著兩男一女。也是因為睡眠不足,我沒注意到車突然開到一個急轉彎處,如果緊急踩剎車的話,車就會翻幾個個兒掉到坑裏去。我心裏念:「法輪大法好」,大腦清醒了,我集中注意力,輕踩剎車緩緩行駛,緊緊握著方向盤,無奈情況危急,方向盤稍動一下車就晃,結果還是翻進一個大深坑裏去了。

神奇的是,車安然無恙,我們四個人都毫髮無損。車裏那吸毒的兩男一女精神麻木,不知道從死亡邊緣走一圈回來了,還在嘿嘿傻笑呢!我打電話叫來了三十來個小兄弟幫忙,可是車怎麼都弄不出來。最後找來救援隊,用大吊車把車從深溝里弄了上來。圍觀的村民說,這地方年年出車禍。大法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還有一個大雪天,我開車在崎嶇山路上行駛,被迎面而來的車大燈晃得看不見路,想緊急剎車,方向盤卻失靈了,結果連車帶人一頭栽進深坑裏。但是車卻沒翻,橫在那裏。車門打不開了,我用力踹開車門,打電話叫來救援隊,把車從大坑裏拽了出來,我還是一點事兒都沒有。

還有一些大難,明顯感到很超常,是師父對我的特殊保護,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

有時自己都感到汗顏:啊!我何德何能,享得這般洪福!也許是緣份太大,抑或是機緣不到,一次次化險為夷,一次次被師父救回,都不能使我下決心走入修煉。我一看師父的寶書《轉法輪》就睏得睜不開眼睛,我就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立刻感覺兩眉之間(天目)那有東西(法輪)嗖嗖的轉,我把手放在那個位置,就覺的手心裏也有東西在飛快的旋轉。

十惡毒世,我隨波逐流,每況愈下。我吸毒成癮,有了點錢就去買毒品、去賭博,把十幾萬積蓄都花光了,只好開出租車混日子。

二零一七年三月,我突發急病住進了醫院,被醫院診斷為「急性腦梗死」,醫生說我是「腦梗」中最重的一種。我嘴歪眼斜、口水直淌,胳膊一點也抬不起來,一隻腿也不能動了。又雪上加霜,糖尿病、心臟病、血管病等十多種病同時犯了。一向身強力壯的我坐上了輪椅,在醫院住了十五天就被趕了出來,讓我去康復中心治療。

在康復中心住了兩個月,花了兩萬多元醫藥費。曾腰纏萬貫的我此時卻連兩萬元都拿不出來了,我兒子只好出去打工為我掙醫藥費,請護工照顧我。

回到家裏,我的生活不能自理。姐姐從外地回來照顧我。我每天都要吃一大堆的藥,桌子上的藥排成隊,按順序吃,一不仔細就吃亂套了。每天三頓藥,每頓吃十多種。那個治糖尿病的胰島素要用一輩子,痛苦沒完沒了。

看著我那上千元錢的藥,看著我被病魔折磨得度日如年,姐姐說:快煉功吧,扔掉那些藥!我在半信半疑中停了所有的藥,開始學法煉功。這一年,我五十一歲,修煉機緣成熟,我終於成為一名大法學員。

姐姐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為我請來幾個素不相識的大法弟子陪我學法、交流。我的悟性提高很快,每天堅持煉功,剛煉功時一隻胳膊抬不起來,抱輪動作做不到位,我就用布條把胳膊拴住,吊起來抱輪。開始讀法時吐字含混不清,學得很慢。等同修們走以後,我自己再學一講。後來越讀越順,速度正常了,口齒也清晰了。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的高血壓、糖尿病都消失了。去醫院複查,拍CT發現原來腦部二釐米的血塊消失了。不僅如此,在修煉後不久,我的毒癮沒了,一切不良嗜好全戒掉了。大法師父讓我徹底獲得了新生!

現在,我不再需要別人照顧,生活完全能自理了。打掃衛生、做飯、洗衣、上下樓買菜……

往事不堪回首,在紅塵中縱慾狂歡,得到的是精神上的頹廢和身體上的病痛。現在,日子清貧了,我的內心卻有了一份安寧。

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我的身心在大法中沐浴重生。在此,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真誠的告訴世人:快來了解真相吧,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救命的大法,那是生命永遠的光明,那是未來不滅的希望,千萬別錯過這萬古機緣!

弟子跪叩師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