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上古三代時期的天命思想(10)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既然上天更改轉移天命的依據在於君王敬不敬天,只有敬天才能永保天命,這就帶來了一個問題:上天究竟又是根據甚麼來判定君王敬不敬天的?怎樣才叫敬天,怎樣才叫不敬天?在周人看來,關鍵就在於君王有沒有德。王有德是為敬天,才會受天命;王無德,就是不敬天,就會丟失天命。所以周公說:「天命靡常,唯德是輔」(《尚書﹒康誥》),「皇天無親,唯德是輔」(《尚書 ﹒蔡仲之命》)。意思就是說,天命是會轉移的,上天不會親近任何人,他只輔佐有德的人。如此一來,天的意志就與君王的行為聯繫了起來,形成了一種對應關係。這是周人對天命觀的又一大貢獻。

或許有人會疑惑:周人在談論天命時,既強調敬天,又強調有德,這兩者之間是否矛盾?其實不矛盾。因為德是上天對君王的要求,是上天衡量一個君王合不合格的標準,因而有德乃是敬天的具體體現和展開,而敬天則是有德的內在本質和最終歸宿。換句話說,在天人關係中,「德」是聯結兩者的紐帶。通過強調德的重要性,敬天便不再是抽象空洞的,而有了十分具體的內容。

在周人眼裏,夏商兩朝之所以到後來都丟失了曾經擁有的天命,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夏桀和商紂都不敬天,之所以說他們都不敬天,就在於他們都無德,從而最終都失去了上天的輔助。據《尚書﹒周書》記載,周初成王欲遷都洛陽,先派召公去經營。周公視察洛陽時,召公委託周公上書,告誡成王,應當敬德,使天命長久。「我不可不監於有夏,亦不可不監於有殷。我不敢知曰,有夏服天命,唯有歷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我不敢知曰,有殷受天命,唯有歷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今王嗣受厥命,我亦惟茲二國命,嗣若功。」意思就是說,我們不可不鑑戒夏代,也不可不鑑戒殷代。我不敢知曉說,夏接受天命有長久時間;我也不敢知曉說,夏的國運不會延長。我只知道他們不重視行德,才過早失去了他們的福命。我不敢知曉說,殷接受天命有長久時間;我也不敢知曉說,殷的國運不會延長。我只知道他們不重視行德,才過早失去了他們的福命。而據《尚書﹒多士》記載,周公告誡商朝的遺民說:「惟天不畀不明厥德,凡四方小大邦喪,罔非有辭於罰。」意思是說,上帝不把大命給予不勉行德政的人,凡是四方小國大國的滅亡,無人不是怠慢上帝而被懲罰。可見,在周人的價值天平上,有德與無德、敬德與不敬德已經被置於決定國家存亡與否的頭等位置。

那麼德為何在周人的價值天平上位置如此重要呢?據《尚書﹒金縢》記載,周武王克商後生病,周公以璧、圭禱告於先王,願以身代武王,並將禱辭置於金縢之匱,而後武王病癒。及至武王去世,周成王聽信讒言一度懷疑冷落周公。結果上天發怒,為周公鳴不平。「天大雷電以風,禾盡偃,大木斯拔」。可見在周人眼裏,天不僅高高在上,無所不能,而且也是有德性,有是非愛憎的。換句話說,德也是天的內在本性和本質要求。所以一旦人間有「不德」之事,上天就會降下不祥之兆。不難想像,這樣的天挑選和輔助的君王必定都是有德之君。(待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