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珍惜身邊的每一個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看了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報導的《孔紅雲被保定看守所迫害致死》這篇文章後,我在流淚。

報導中寫道:「據知情人講,孔紅雲三月八日被看守所送往醫院,醫生建議住院治療,但是看守所沒讓她住院。三月十日晚上,看守所再次把處於昏迷狀態的孔紅雲送往醫院,醫生當時就下了病危通知書。這時看守所還不通知家屬,醫生說是看守所副所長簽的字給孔紅雲做了氣管切開手術,一直靠著呼吸機呼吸。再後來醫生說:人都不行了,你們還不通知家屬?這時警察才通知家屬。家屬問相關責任人,孔紅雲怎麼突然成了這樣。對方說是兩次摔倒造成的。這時派出所就要家屬在保外就醫單子上簽字,家屬不簽,說:「人進去的時候好好的,啥病沒有,人不行了你讓我接回家,我不簽,除非給一定的賠償。」這樣,孔紅雲一直在保定市第一醫院重症監護室躺著,開始外面有很多便衣特務,後來少了些。六月十二日上午八點多,孔紅雲家人接到電話趕到醫院後,孔紅雲早已停止了呼吸。」

我也曾有類似的經歷,我想談談我個人的情況。

我因為向世人發真相資料講真相,曾先後兩次遭受到中共邪黨的非法判刑。家人因承受不住,與我辦理了離婚;獄中我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喊大法好,多次被關進小號,遭受體罰,身心受到極大摧殘。

第二次是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年多期間,我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多次出現休克、摔跤、頭暈、血壓低、極度貧血。但是我告誡自己:我沒有病,我雖然有沒有修去的執著,有漏或做錯了事,但是我是師父的弟子,也是大法弟子的一員,我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不能承認這場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會通過學法修心歸正;我要堅強的活下去,堅定的走大法弟子的修煉路。

在被關押一年多後,我被從看守所投入監獄。在監獄醫院檢查身體時,我被確診為極度血壓低、貧血,他們當天就把我送到當地一家大醫院,醫生確診為重度貧血,重度低蛋白症等,懷疑有癌症,並下了病危通知書。當時監獄給家人聯繫,要給我辦理保外就醫。

家人來後,看到我虛弱無力的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臉色蠟黃,輸著氧,打著吊針。監獄叫我的家人簽字保外就醫,家人不敢簽,不簽。我被抓走時身體健康,現在成這樣了,接回家裏也沒有錢治療。當時監獄的隊長當著我的面威脅家人說:「人已病危,你們不簽字保外就醫,死亡就地火化,監獄不擔責任。」

我心中一種絕望,但仍平靜的對家人說:「你們不要我,你們走吧。」其實我很想跟家人一起回到自己的故鄉,在那裏,我可以學法煉功,和同修們一起切磋,共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家人來了沒有十分鐘就離開了,我很失望,無望的看著他們走了,兩顆淚珠忍不住滾了出來。

但是,在極度痛苦、煎熬、絕望中,我每天鼓勵自己要堅強,每天都在堅持背師父的《洪吟》、《洪吟二》、《洪吟三》,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正念正行,我也盼著家人再次來接我。

在醫院,我想煉功,看守我的獄警怕我煉功和走脫,把我兩隻胳膊用手銬銬在病床兩側的欄杆上,我起不了床,煉不了功,側不成身,全身疼痛,那個煎熬是常人無法承受得了的,極度痛苦。又過了幾天,家人來接我了,是我那個遠在千里之外的弟弟來了,他看到我這個樣子,掉淚了,對我說:「誰不要你我要你。」 弟弟在保外就醫的單子上簽了字。我心中很感動,監獄的幾個獄警也被感動了。當天,醫院用救護車把我送回到了我的故鄉,送到了家人聯繫好的一家醫院。

在醫院,醫生對照顧我的人說她這病治不好。我不承認自己有病,我加緊了背法學法、煉功,住院的第二天我就堅持開始打坐煉功了。幾天後我就能自理了,十八天後我出院了。我很快與當地同修聯繫上了,在同修們的正念鼓勵幫助下,我身體很快恢復了健康,又走入到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行列中。

看了《孔紅雲被保定看守所迫害致死》的報導後,我內心很沉痛。拋開邪惡的迫害這方面不說,從家人不簽保外就醫後,魔難中的孔紅雲在孤獨無助的痛苦煎熬中掙扎拖延了三個月後,淒慘離世。作為家人、同修怎能不痛心呢?(可能因為同修多次被邪惡綁架迫害,造成家人誤解,還有家人怕接回治療將會人財兩空。)

我想談的是家人的不接、失去學法煉功環境的同修,在難中、在煎熬中、在痛苦中、在昏迷中,同修如果正念不足,就會被邪惡鑽了空子,很可能就會失去生命。那時有幾天我身上很難受,心裏想生不如死,還不如死了。第二天早上煉功時,就有一個聲音說:「寫個遺書吧。」我猛然驚醒,舊勢力時刻都在鑽我們有漏的空子。我們一定要走正我們修煉的路,時刻用大法標準要求自己,嚴肅對待修煉,不能再被邪惡鑽我們有漏的空子。

師父講:「特別是在這個時候講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參與講真相救眾生,更多的人來參與各個項目破除邪惡的迫害,那麼少一個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個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丟掉任何一個人,也不想失去、再過早的叫他們走。大法弟子的圓滿是沒有問題的了,但是你早走,也給大法弟子要做的事造成損失,也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目前正需要人手,不要造成損失。」[1]

我在想,假如我們當地同修如能放下顧慮心,抱定要從舊勢力手中搶回同修的正念,能及時給家人講清真相,鼓勵家人早日接回難中的同修。同修的昏迷症狀也可能是假相。同修回來後,我們當地同修整體配合,正念加持她,通過學法煉功,幫助她向內找,找到有漏的地方,及時歸正,同修身體一定會很快恢復健康的,因為大法修煉是超常的。就不會使同修在痛苦和煎熬中、絕望和期盼中失去人身,就不會使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失去一員救度的力量,因為有多少眾生等著我們兌現誓約去救他們。

現在我每天面對面給眾生講真相勸三退時,他們也有不聽的,我一點都不怨他,我為他惋惜,我為他傷感,我為自己是不是沒有做好而救不了他而痛心。每當我講真相勸退的人數少時我都在想,是不是我沒有做好,我慈悲不夠救不了他。有時出門時我想,我今天能救一個我都沒有白出去一趟。

師父講:「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同修,珍惜我們身邊的每一個同修,關心他,愛護他,幫助他,提醒他正念正行。

以上是我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