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痛是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近幾年,我地同修有人在病業中離世,心中是無奈而又難過。修煉過程中人就是有執著的,可是被抓住執著迫害失去了生命,我覺得對正法中要得救的眾生實在是巨大的干擾。在病業中的同修,每個人都會要承受身體上的難受,甚至是劇痛,其實這個時候很多人是痛的受不了而放棄了過關,到醫院去了之後又陷入自責中,有的人還覺得沒面子,又形成了另外的執著。最後關也就拖了很長時間,最後失去信心,失去生命。

我曾經和一位癱瘓的同修(已經過世)交流,她去醫院是因為痛的受不了了,還有一位腹部腫脹的同修(也已經過世),脹的受不了,去醫院了,還有一個得痔瘡的同修(已經過世),都是疼的受不了。還有一個同修下身痛,拖了幾年了,最後還是去了醫院。這幾個同修都知道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可是都怕痛,每次痛的時候不能定下來發正念,還總是覺得自己的痛和闖過病業關的人不同。師父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1]。雖然過關的表現形式不同,可是要去的心是一樣的。怕痛也是一個執著呀!神不會在痛的時候皺著眉,搖來晃去的發著正念,神也不會念著發正念口訣,心裏卻只注意著自己的病痛怎麼不減輕點。這種狀態怎麼能夠消滅迫害自己的邪惡因素?我見過的闖過這個關的同修,都是劇痛中穩如泰山的發著正念闖過來的。

我也經歷過這個痛,一秒不歇的劇痛,無論怎樣姿勢都無法消除一點疼痛,當我在心中否定舊勢力時也沒有效果,向內找時,師父的法打到腦海中:「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2]我悟到,我發正念時扭來扭去的,不就是承認舊勢力了嗎?我不承認這個痛,不去感受舊勢力給我的感覺,就是否定舊勢力!這樣想了之後,不管怎麼痛,就是坐的筆直,不動,靜靜的看著這個痛在身體裏割來割去。於是我感覺這個痛雖然沒有減輕,但是我能夠承受得了了。就這樣坐著在劇痛中發著正念。半個小時後我覺得很疲憊,然後請師父讓我休息一會再戰。結果醒來時師父就已經給我拿掉了邪惡。在我還沒有找修煉中的甚麼人心的時候,只是不怕痛了,師父就給拿掉了。

從這件事情中,我悟到,過病業關時,否定舊勢力,否定它給我們造成的感覺,包括痛,不要被痛帶動的人心不穩,應該也就能夠闖過關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