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取決於舊勢力而取決於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在大法弟子的修煉中,舊勢力出於為私的目地,想左右正法,想把它們的安排強加於大法弟子,舊勢力能否實現它們的目地,不取決於舊勢力,而取決於大法弟子。對照師父的講法,談一下個人所悟。

師父說:「了卻人心惡自敗」[1]。如果大法弟子的人心都修沒有了,舊勢力就沒有了鑽空子的藉口,舊勢力的安排就不會存在了,這時就不存在承認與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問題了,只有當大法弟子有人心時,才存在承認與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問題。師父讓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也是指在我們有人心的情況下,也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而且師父還告訴我們了怎樣做才能夠解決舊勢力安排問題。

比方說,同修面對面講真相,同修正在講著,發現警察奔自己來了,同修心中已經意識到被人舉報了,從現在開始,就面臨著是否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選擇了。首先面臨的選擇就是是否承認眼前這個抓捕行為,這時該怎樣做呢?談一下個人所悟,與同修們交流。

首先在自己的思想中不能認可這種非法迫害的行為,大法弟子講真相,不違反國家任何法律,完全是合法行為。警察辦案的原則是依法辦案,我們沒有犯法,警察抓我們,就是違法辦案,屬於犯罪行為。這時同修就有權利選擇拒捕。同修可以當眾指問警察:你們警察辦案的原則是不是依法辦案?我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不違反國家任何法律,我沒有違法,你憑甚麼抓我?你這樣做是違法的,我不承認你這種無理迫害,堅決不跟你走。這樣就做到了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下面舉個例子,在明慧網文章《在師父保護下救度世人》中寫到:還有一次,我和同修正在路上發真相資料,突然,從一個巡邏車上下來三個穿著便衣的警察,其中有兩個年輕警察大聲的對我說:「哪裏來的資料,又開始發了,走!跟我們到所裏說一下。」我堅定的說:「不去!有話就在這兒說吧!」接著我就給他們講真相,這時另一個同修機智的帶著資料離開了。最後,一個大個子警察說:「回去吧,再不要發啦。」看似很危險的情況就這樣在師尊的保護下化解了。

這裏要說明一下承認與強加:如果警察讓你上車,你就配合他的要求,自己主動走上車,就屬於自己承認了;如果你堅持不上車,警察硬把你往車上拽,警察的行為就屬於強加行為。

一個警察如果沒有邪惡操控,在大法弟子面前,他連一個不好的「不」字都不敢說,大法弟子是神,他是人,他不敢。警察要想動一動大法弟子,必須身後有邪惡跟著,邪惡操控著他,他才有能力動手抓大法弟子。而邪惡做事也是受舊宇宙的理約束的,違法的事它們想亂來也不敢。當我們做到了心裏堅決不承認這場迫害,落實到行動上就是堅決不上車,如果這時邪惡操控警察硬往車上拽你,它這樣做就屬於師父說的:「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2]。邪惡就會被清除。

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不但要做到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同時還要做到堅定的按師父的安排去做。如果講真相把警察救下來了,邪惡就無法操控警察了,迫害沒有了實施者,也會結束。由此可見,如果我們把三件事全面做好了,那麼就能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

有的同修,警察讓上車,就自己走上車,這樣做就是選擇了承認,原因是人心認為警察人多勢眾,背後還有中共邪黨,抵制沒有用,實現不了,無可奈何的接受。造成同修這樣看問題的原因是,他把這場迫害當成是人對人的迫害了。人眼看世界是平面看世界,一件事情發生後,只看人世間的表現。

神眼看世界是立體的看世界,看這件事情在宇宙各層空間的整體表現,只有這樣看問題,才能做到全面看問題,才能看到事情的全部情況。大法弟子看問題,要像神一樣,看問題的實質,警察的背後,在另外空間有舊勢力跟著;同修的背後,在另外空間有師父的法身和護法神跟著。這才是真正的雙方實際情況。

其實,有些同修心中也都知道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要求,但是思想中有一個常人的觀念:認為我越不配合警察,警察就會迫害我越狠。在這種怕心的帶動下,就配合警察去做了。這個觀念在常人生活中比較符合實際,但是在修煉中卻恰恰相反。你配合了警察的要求,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舊勢力才有理由迫害你;如果你不配合警察的要求,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舊勢力反倒沒有理由迫害你了。所以說修煉的理跟常人的理往往是相反的,如果把常人的理應用到修煉中來,只能起反效果。

其實,同修被綁架以後,往後的每一步幾乎都面臨著承認與不承認的選擇,如果前幾步沒做好,也別灰心,從現在開始把眼前這個選擇做對了,就在破除迫害的過程中。有的同修怕被迫害時遭受酷刑,其實一般情況下,沒有一上來就用酷刑的,那是因為以前的每一步選擇都沒有做好才走到這一步的。從迫害要發生時,就堅決做到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連綁架都不會發生,酷刑又從何談起呢?即使已經被綁架了,只要眼前的這一步選擇做好了,迫害可能馬上就會被制止,也不會走到酷刑那一步;即使以前都沒有把握好,走到了被上刑這一步,其實,這時也跟拒捕一樣,你堅決不配合他上刑,你真做到了,師父法身就能保護你,警察就做不成另外空間邪惡想讓他做的迫害的事。

在大陸一些同修的思想中有一個觀念:如果我有人心,就可能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舊勢力一看你們大法弟子這樣想,那只要你們有人心,我就鑽空子迫害你們,因為這是你們自己認可的。這樣想也等於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這種圍繞著舊勢力為甚麼迫害我而進行的向內找,等於是為舊勢力迫害自己找理由。

那我們應該怎樣向內找呢?應該按照師父的要求向內找,也可以說圍繞著師父的要求向內找。真正的向內找是直指人心,沒有任何附加條件,是無條件的向內找,找到人心後,修去人心,提高心性,同化大法,徹底擺正自己的這顆心,在法中昇華自己。當我們把心擺正以後,就會用正念去做事情,這樣做就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就能夠把證實法的事情做好。

從另外一方面來講,如果我們能夠做到始終把修心放在第一位,能做到隨時隨地向內找,隨時隨地擺正自己的這顆心,正念正行,舊勢力連干擾的機會都沒有了,我們也用不著考慮怎樣不承認舊勢力安排了,也不用否定舊勢力安排了,這是解決問題的最根本辦法。

有些同修在被綁架後,知道要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所以對於舊勢力的安排能夠做到在行為上不配合,但是沒有注重全面做好三件事,這也是變相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大家想想,舊勢力干擾我們的目地,就是要阻擋我們做好三件事,那我們不做好三件事不正好符合了舊勢力的心意嗎?那不就等於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嗎?

也有的同修一被綁架以後,心裏馬上就惦著想甚麼辦法結束迫害,自己好出去,其實就是讓求出來的心主宰他的思想,不能夠安心做好三件事。

舊勢力安排的這場迫害,對於大法弟子來講究竟意味著甚麼呢?站在人世間表現形式上看,它是一場迫害;站在修煉人的角度上來講,實質上就是修煉路上遇到的魔難,真正被迫害的不是大法弟子,師父說:「真正被迫害的是世人。」[3]我們真正要結束的是舊勢力對世人的迫害,挽救世人。所以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一定要站在修煉人的角度上去看待問題,把「救人」的概念放在心中,只裝著師父的要求。無論走到哪裏,就把大法弟子的慈悲帶到哪裏,沒有地域分別,沒有人員分別,走到哪裏,救到哪裏,全力以赴,慈悲苦度,兌現誓約,完成使命。

以上為個人現階段修煉淺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