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執著 分清真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師父說:「告訴大家,沒有人想讓你們修成,也沒有人考慮你們修的怎麼樣。舊勢力只想完成它們想完成的,僅此而已。」[1]

師父明示:「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2]

師父還講:「其實人除了先天的純真之外,一切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並非是自己。」[3]

從法中知道,當我們正念不足,主意識不強時,大腦就會被其它意識控制,包括各種執著,邪惡生命及舊勢力等。

師父說:「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4]。

舊勢力不想讓我們修成,所以利用並藏匿在執著裏,給我們的思想中強加了很多東西,它就是想毀你。我們只有能分清它,才能否定它。

談談我在修煉中的一些體悟和對舊勢力的粗淺認識,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要綁架你」

二零一七年,我地發生大綁架,被綁架的這些人都是我常接觸經常配合做事的人。而且這些人都用同一種通訊工具,我也有使用,一個思想告訴我:用這個東西的都會被綁架。我已經不安全了,隨時都會被綁架。思想中反映:(警)車已在樓下了,你看看去。走到門口時,都覺的馬上就會有人敲門……

氣氛緊張。我知道師父沒有安排迫害,這一切都是舊勢力強加的。這一切都不是我的想法。你讓我看我就不看,你安排的不好使,我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它一直往我的思想中強壓一些迫害的東西。自己的思想也一直在和那個東西對抗著,同時發正念解體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給我強加的思想,每次發正念,腿疼的都不行,過去從來沒那麼疼過。用了三天的時間,覺的那個東西解體了,思想沒甚麼壓力了。

有些時候,舊勢力覺的光從思想上強加不夠,它會操控同修或世人來給我表演。這個同修告訴我,你已經危險了,你家好像被監控了,那個來說誰誰在裏面招供了,你得注意點……其實這個過程中的一思一念都是很重要的,稍微欠個縫,思想有一點動搖,它都會無限的放大,演化假相,直到你承認它給你的思想,承認看到它給你演化的假相,那它就可以動手了。

師父講:「但是不管怎麼樣,師父是不承認它們的。你們也不承認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5]

加強、放大執著

去年冬天,由於自己的色慾之心未修淨,想到上學時的一個男生,那時我對他印象很好。

早年,他母親也很喜歡我,曾去我家說,我兒子現在在外地,等他回來,你去我家玩。過了很長時間,真給我家打電話,讓我去他家,說他兒子回來了。巧的是那兩天,我去見一個對象,沒在家。回來後,媽媽提一嘴,可是思想就像沒搭上弦,就像沒聽到一樣。而那個去見的對像也沒成。

如果我沒結婚之前想起這件事,一定會找他。這些年,都沒想起過此事,去年一下想起來了。好像心裏有種失落感,有些遺憾。思想裏總想能見到他,會不會偶遇呀甚麼的,翻江倒海,壓不住,沒完沒了。持續了二十幾天。

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怎麼會這樣呢?這哪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呀。這太危險了。我不想這樣。師父現在給我的一切安排,家庭、丈夫、孩子,都是最好的。我求師父:師父幫助幫助弟子吧,我不想這樣,我不要這些東西。我真心的求師父,一遍又一遍。第二天,我發現我真的不怎麼想了,淡忘了一樣。偶有思想,自己就能抑制了,真是立竿見影。

師父開示:「有的人主意識不強,就隨著思想業幹壞事,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這樣,就說明這個人可度,能分明好壞,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會幫助消去大部份這種思想業。這種情況比較多見。一旦出現,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戰勝這壞思想。能堅定者,業可消。」[6]師父真是無量慈悲!

有一個同修,對另一同修有好感,也沒有發生甚麼。可這個同修自己覺的自己已經處於危險之中了,也許會招致迫害。其實她也在抑制,在努力做好。可她承認了迫害這一念。就是因為這一念被舊勢力抓到了,然後身邊的人都來告訴她,那回名單上有你,沒抓你,把你漏掉了……她思想就往上返:這回得補上。她丈夫說,我感覺要出事,瞅你咋不對勁呢?真是強加給她呀,結果她把東西收拾收拾,轉移一部份。沒兩天,就被綁架了。

由此可見,能不能分清思想的來源真的很關鍵。

自心生魔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7]

師父明示:「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8]

這些日子,思想中總是誇自己,讚揚自己,覺的自己修得好,這方面能力行,那方面也行……

也有同修來讚揚我。可是冷靜下來對照大法,那麼多地方沒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沒有一樣做好的。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思想呢?挖一挖自己,顯示心、求名心、證實自己之心,都攪在這裏。舊勢力就想用這些執著來毀我。

師父講法中說的:「那魔還會誇獎你,說你有多高呀,說你是多高的大佛,多高的大道,認為你了不起,這全是假的。」[6]

雖然自己不是這樣的話語,可是方式都是一樣的。雖然不是直接綁架,可是對修煉者來講是一樣的危險。已經有很多這樣的例子了。膨脹,最後獨出心裁,亂法等等,毀了機緣。

我們都知道,不只是提到的這兩點,所有未修去的心,都會被舊勢力利用。

師父明示:「你的任何一顆心都可能成為一種執著,都可能被邪惡利用。當你的念頭一出來的時候,邪惡就可能會給你演化出一種假相來,那時候就會造成一種干擾。」[9]

執著也好,舊勢力也好,是一樣的,一夥的。只要我們能在思想上分清它,就像孫悟空的火眼金睛,一下就能看到它,那它就無處可藏,面臨解體了。當然了,這一切也都是建立在法學的好的基礎上,有法做標準,才不會誤判,才不會偏。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
[4]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8]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9]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