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情都能成為你的魔障

給老年同修提個醒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由於項目的需要,大家互相協調配合,互相關心、幫助,接觸的時間長了,次數多了,極個別的單身老年同修之間卻產生了愛慕之心。對於這種情況,在同修中造成了很大影響,嚴重干擾了一個區域內的正法與救度眾生,也使同修之間產生不同看法與分歧。

我地有一A同修,男,年近八十歲,其一生坎坷。幸運的是一九九七年他們夫妻二人同得大法。二零零零年因證實大法A同修曾被關進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他去外地散發真相資料被邪惡綁架後判刑七年。非法關押期間在邪惡的洗腦灌輸下A同修邪悟過,但在同修的幫助下他及時醒悟,馬上向監獄交了嚴正聲明,堅決從新走上修煉之路,堅修大法心不動。在病業假相生死關中,他在昏迷中發願: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在師父的保護下,他闖過了生死大關,讓醫院和監獄裏的人都感到驚奇。

非法關押結束後,他住在兒子家,有人想給他找個伴,也有親自打電話約會的,都被他謝絕,聲明不再婚。他一心撲在證實大法上,學電腦、做項目,出外聯絡不辭勞苦,除吃飯及買生活必需品外,剩下的工資基本都用在證實法上。

二零一五年縣國保大隊的人闖入他家,準備查抄資料,被他義正辭嚴的趕出了大門。由於當時比較衝動,國保大隊的人走後,他感到心慌,胸悶,孩子們叫來了救護車,硬把他送進了醫院,做了心臟支架手術。

二零一六年A同修再次出現病業假相,高燒不退,身體不能動,吃喝困難。一位從外地回來的女同修B對他熱情關心,照顧,給他做好吃的,幫他發正念,闖過了病業關。因此A同修很受感動,動了情,產生了在一起過日子舒服、有個家好的念頭。

大家在一起討論了此事,A同修當場表示分手。沒幾天,他倆卻面對師父的像舉行了結婚儀式,還誦讀了「頭懸劍」的誓約:大意是他倆的結合完全是為了有利於修煉,為了大法而互相照顧、配合、鼓勵,完全沒有色慾成份,如有違背就如何如何。寫好誓約,B同修看後說:害怕,太嚴肅,不敢簽字。不簽字就不能結合,最後也就簽了。

兩人的結合引起了A的兒女和孫子、孫女的不滿和反對。B的女兒從外地回家看媽媽,聽說媽媽再婚,十分生氣,並宣布與她斷絕母女關係。B同修的兄弟也不與她來往了。而A同修與B同修性格不合,再婚後矛盾突出,嚴重干擾了他倆修煉。同修們也不斷為他們發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同時也讓他倆向內找。後來二人認識到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決定分手。二零一七年冬B同修回到了自己的家,只是在生活中還有你來我往。

二零一七年底A同修又發高燒,全身不能動。昏迷中一個師父模樣的生命對他說:「你圓滿了,跟我走吧。」由於A同修主意識明白,心想:師父說的走時不是這樣的。於是他說:我不跟你走,我跟我師父走。於是A同修漸漸清醒了,闖過了這次病業假相關。

誰料二零一八年初,有一位修的很不錯的老年同修走了。出殯那天回來的路上,A同修突然說:「今天咱都來送他,等著我走了你們也得送我。」當時誰也沒在意,就當玩笑過去了。十幾天後A同修的一位老朋友又突然去世,更使A同修心情沉重、悲傷,感到人的生命太脆弱了,說走就走了,太可怕了。又過了幾個月,A同修說:「感到肝臟處有一塊壓著,身體也不舒服、悶氣,發正念也不好使,是咋的?」同修說:「那是假相,是你該提高層次了。」A同修卻說是病,又問:不去醫院看、讓醫生同修按摩可以嗎?同修說:「你老認為是病,就是求了,別想它。」A同修一直跟著學法小組學法、煉功、發正念、切磋,精神面貌漸有了明顯好轉,但是由於放不下那個病,他還是去按摩了。

有一天A同修突然說:「我不會好的,全縣大法弟子都咒我。」同修感到很奇怪說:「以前為你發正念,清除操控你背後的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因素,都是為你好,你咋說是咒你?」(其實A同修的嘴說的話是邪惡借用他的嘴說的。)

師父說:「因為你的任何一顆心都可能成為一種執著,都可能被邪惡利用。當你的念頭一出來的時候,邪惡就可能會給你演化出一種假相來,那時候就會造成一種干擾。」[1]師父開示:「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2]

法都在那擺著,理也明白,可就是放不下那個有病的心。A同修想過舒服一點的生活,懷念亡故的妻子,認為自己太對不起她了。後來他又突然說:「我也值了,師父給我延了十七年的陽壽了,我家還沒有活到這麼大年紀的人。」二零一八年清明前後的一天清晨,A同修盤著腿,跟前放著《轉法輪》,沒有太痛苦的表情走了。

A同修的經歷讓人心痛,也為他惋惜。把這件事情寫出來,意在接受教訓,回頭看也有我們要修去的。

師父講:「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2]我們要多學法,學好法,學透法,時時修心性,向內找,太重要了。

師父說:「這舊勢力就像走向更新、解救眾生的最大的一個最難推開、最能迷失方向、真假難分、最不可穿越的障礙,新穹體誕生之際的生死存亡的鎖、更新的大關。」[3]「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4]那麼我們也應都發一個願:不要,也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甚至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只要師父所要的,減少修煉路上的干擾與麻煩。還要修口,因我們說話是有能量的。

人身難得,中土難生,大法難遇,我們大法弟子是最幸運的了,人身,天時,地利,大法我們都有了,又與師父同在。太幸運,太自豪了。這裏特別對老年同修提個醒,咱得珍惜這萬古機緣!我們要走正走穩這條很窄的修煉路,聽師父的話。狂風驟雨、驚濤駭浪都經受了,在這法船即將靠岸的時刻,千萬別讓邪惡鑽空子、拽下去。

老年同修,特別是失去老伴的老年同修,各方面有些不便,那也是我們的修煉環境,要珍惜,好事,壞事都是好事,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

師父諄諄教導我們大法弟子要多學法,學好法,我們就用法指導我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吧!

第一次投稿,怕寫不好,幾起幾落,師父多次點悟,總算寫完了,在這期間自己也有不少收穫,更加認識到多學法,學好法的重要,也請更多同修拿起筆交流修煉體會吧。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