頸椎疼痛時和過後的反思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今年過年期間,我和同修學完法後,晚上吃完飯洗碗的時候,「頸椎病」的症狀又出現了,覺的整個頸椎難受,肩肘酸脹、頭沉脹。

我心裏想到了修煉前在醫院拍的頸椎片子,整個頸椎的彎曲正好和正常方向相反;想到了師父講的關於病的法:「可是黑氣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個空間當中有那麼一個靈體,是它發出的這個場。」[1]「甚麼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當你把那個東西拿掉之後,把那個場打出去之後,你發現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甚麼骨質增生也沒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個東西在起作用。」[1]

那麼現在出現的這個頸椎病的症狀我該如何正確認識呀?接著想:曾經在這的靈體,我相信師父已經清除了,現在在這的不管是共產邪靈還是舊勢力,還是甚麼,一概清除!我不允許在我的任何一層空間有邪的、惡的、不符合法的靈體存在,統統清除!這個想法很簡單也很堅決,馬上我的不舒服的症狀就弱了,很快就消失了。至今再也沒有不舒服,往後也絕不會有,邪靈看到我的正念還敢來送死嗎?

這一次我覺的是想對了,做對了,就體會到大法的神奇和正念的威力,更增強了我對大法的堅定和信心。我以上寫的都是在還原當時的想法和做法。後來我和周圍同修交流此事,又引發了我的一些反思和向內找。

我認為就在我出現不舒服的症狀的那一刻我是怎麼想的,選擇了怎樣的想法,太關鍵太重要了。我明確的感到,那一刻師父在看,舊勢力也在看,師父看你能用正念去認識、能不要它、否定它、能相信師父講的你的身體沒有病了,那師父就能立刻幫你清除干擾;同時舊勢力也在看,舊勢力看你承認它、或變相承認它、沒有排斥它、或只是表面說這都是假相,或無可奈何,那它就能在這存在。

有的修煉者往往也在看,看師父:讓我甚麼不舒服的症狀都沒有了我才相信沒有病了,才相信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了,有不舒服的症狀往往就會產生點動搖。所以說為甚麼有的人能破除病業的干擾,而有的人卻不能排除甚至還失去生命呢?那完全取決於自己的想法和認識,因為認識和堅信成度上不一樣,所以往往結果也不一樣。

然而要想能有正確的認識和想法,就要紮紮實實的實修,自己去悟道。自己在法中去理解體悟師父講的關於病的法,弄明白人為甚麼有病?人為甚麼叫它是病?修煉者為甚麼沒有病?造成病的原因是甚麼?病的真相是甚麼?如何看待現在身體上反映的各種不舒服?為甚麼說是假相?是自己哪個思想不正引來了這種假相干擾?等等問題都要自己去弄明白。表面上知道否定、知道是假相和真正在法上去不承認它、清除它在力量上是不一樣的。

我繼續反思,以前其實自己錯過了很多提高的機會,以前也偶爾也有過頸椎「犯病」的時候,我也知道是假相,卻趕快躺著休息,讓丈夫給我捏,或讓孩子給我敲打,這和去吃藥有啥區別?都是用了人的辦法、都是無可奈何、都是對正念沒有信心、都是沒有認真的去對待,覺的我也能抗住了,也知道沒事,就這樣滋養了另外空間的邪惡,給了它在我空間生存的機會。望同修能以我為戒,真誠的提醒一下同修:任何一個再微小的病業假相諸如:咳嗽、發燒、腿、腳、胃等等的不舒服不要認為抗抗就過去了,都要在向內找的同時堅決的不承認它、清除它。有時小的不舒服,抗抗就過去了其實還是人的辦法,而當大的病業假相就更難過去了。個人體會:就是在這看似小小的不舒服症狀中能用正念對待時,就會體會到大法的神奇,從而就又增強了對大法的信心和自己的信心;反之,我們就是錯過提高的機會,還會影響到對法的信心。對大法的強大的相信就是一點點通過每天的事情親身體悟建立起來的。

我繼續向內找:從法中我知道任何病都是業力輪報的結果,我也知道師父給我清除了病根。現在出現的是干擾,那麼我的哪個不正確的念頭引來了這干擾呢?它為甚麼能干擾的了我呢?我的哪個念頭不在法上呢?想一想明白是思想上的壓力。從小我受母親影響,凡事憂慮、憂愁、愛往壞處想。小時給自己學習上壓力,學不好、考不好簡直就像沒有活路一樣;因為堅持修煉,在九九年往後很多年也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失去學業、失去自由。因為負面思維非常重,無形的壓力壓在了我的肩上,甚麼都愁,甚麼都害怕,即使生活的幸福也消極悲觀。人的頸椎肩肘是背負東西承受壓力的,思維都是物質,我給自己壓上了萬斤重的大山,我承認了壓力,那另外空間的邪靈不就有空可鑽嗎?頸椎肩肘能舒服嗎?消極、悲觀、自卑、憂慮、害怕、沒有安全感等等這些想法統統清除掉,這後天在迷中形成的觀念統統清除!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是有師父的人,我能夠承受師父讓我承受的那部份業力,十份業力我只承受一份或兩份,我怕甚麼?有師父的保護和法理的點悟我怕甚麼?沒有任何害怕、恐懼和憂愁,勇敢、堅強、積極、一切都是好事。至今我還在不斷清除這不正的思想,必須清除!

我還是繼續向內找:我以上做到了是對內觀念變正念,對外清除邪惡的舊勢力的一切!在遇到解不開的問題時或在魔難中,我想我們要思考的很多,我想到亡羊補牢的故事,羊被狼吃了,要看看哪裏有漏洞,同時還要消滅狼。不補漏洞只滅狼,滅了一隻還有另外的狼;只補漏洞不滅狼,狼還會咬別人家的羊,狼還會存在。就像我們修煉既找修煉上的漏又對法負責,維護正的一切,清除惡的一切。也就是說我們既要修去漏洞又要清除邪惡,兩方面哪個方面做的不好都會造成問題。在對待方方面面的干擾和迫害上我想都要弄明白問題出在哪裏,才能根本上徹底根除干擾。

我繼續向內找:我之所以能夠清除這些邪惡的生命和自己不正確的思想,是因為我不承認它,那麼我為甚麼要不承認它?它為甚麼不是我呢?真正的我是甚麼樣的呢?我想起了在很多年前有那麼一階段,在向內找中我看到自己的各種不好和壞、骯髒,我有些承受不住了,沒有一點好,有些傷感。包括我看到的同修的各種不足和各種壞,我生起了對同修的看不上和討厭。但我還是加大力度的向內找,直到我認識到完全不承認這些思想是真實的我這個法理,那些是後天形成的和被污染的,就像你掉進了糞坑,糞粘在了身上但那不是你,是可以清洗掉的,這樣就與這不好的思想形成了對立,清除起來更容易和堅定。當我不承認這所有的不好的思想是自己時,我有一種跳出來的感覺,有一種跳出廬山看廬山的感覺。自然我也不承認同修身上所反映的不足和執著是他真正的自己,現在我看到同修的不足和執著,除了反過來看看自己是否也有此不足外,我還清楚的告訴同修那不是你,同時幫同修正念清除,同修之間所有的間隔都沒有了。同時,我也這樣去對待常人,可憐他們迷而不清醒,這樣,自己的心胸自然開闊了,慈悲心自然產生了,他們找不到真正的自己,迷失在情中無法自拔。真正的我是甚麼樣的呢?我想到師父講:「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1]真我就是完全符合宇宙特性的,一切不符合的都不是真正的自己,我只承認我是符合真善忍的,那麼所有的執著心、觀念及三界中的情都不是我,都不被承認,只是這些敗物在我沒有修好時在我空間中短暫存在過而已。觀念變正念就能根本上清除這些敗物,返出那個最符合法最真實的乾淨的主元神,來主宰思想和身體。唯有堅定正念、堅信師父才能返出本性!

我接著又多想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想問題時的出發點,如果我是為了自己解除痛苦而發正念,我想效果不一定好,因為這個不是正念,沒有法的威力。我是為了維護法、維護師父講過的法、維護正的而發出的念,我是要清除所有一切破壞法、干擾修煉者的一切邪惡,那麼就帶有大法的力量了。不管這個邪惡在哪裏,在我的空間,還是同修空間,還是常人空間,還是惡警空間,必須都全部清除!除惡是我的責任!目地是為了維護法而絕非為了自己,所以我認為出發點和目地是根子上的問題。我也明白為甚麼歷史上的修煉者都是修不出三界的,因為他們沒有遇到正法這樣偉大的時代和機會,他們怎麼修也跳不出「我要修煉、我要圓滿、我在修煉」這樣的目地和出發點的,怎麼修還是在「私」中徘徊,而只有大法、正法修煉才有機會修成為了維護法而存在的生命,為了維護法的出發點和目地同時把自己從「私」中帶了出來,不是為了圓滿卻成就了圓滿,為了圓滿卻走不出「私」,從而得不到圓滿。凡事都有目地和出發點,只有修煉者自己去問自己,自己不斷去歸正自己。

以上是我的感悟,望對同修能有所啟發,因為同修的文章、話語對我都有啟發,對同修也心存感謝,不足望同修能以法為師。

感恩師父點悟給弟子的法理。每次我有疑惑和不明白的問題時,就像師父就在身邊給我答疑一樣。我所看到的一切、聽到的任何一件事、心裏的微小的波動,我都知道裏面有師父要點悟自己的,時時刻刻的向內找,感覺師父就在我身邊!感恩師父!

弟子叩拜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