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業」發生後的思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我把近期消業過關過程中的一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慈悲指正。

二月的一天中午,我靠在沙發上,想著晚上去大組學法的事。忽然覺的頭暈,心裏說不上怎麼那麼難受,本能的意識到自己想回家都走不動了。我正在班上,趕緊打車回家。到家後倒頭就睡,迷迷糊糊的,零點正念也沒發好。

第二天早上煉動功,起床時,右腳抽筋,腳心聚了個大疙瘩,扳了半天大腳趾才緩過來。疊扣小腹時,難受的我躬身九十度,勉強煉完第一、三、四套功法趕緊上床休息了。

第三天煉功,第一、三、四套功法還行,第二套「抱輪」就不行了。我想:它不讓我煉,我就煉!這時馬上想到這個「它」是誰?是舊勢力。否定它!師父是讓我煉的。我求師父加持,一個小時的「抱輪」順利煉下來了。

背完法,正好到了戶外煉功時間,那裏的場非常好。抱輪時,眼前突然顯現一片蟑螂大小蟲子一樣的東西,密密麻麻,很噁心。我發一念:「滅!」景象立即消失。又是一片顆粒小一些的東西,我「滅」的念頭一出,景象立即消失。接著眼前出現的黑點一次次變小,變小,直至像霧一樣被我全部滅盡。接著又出現淡綠,淺黃,乳白色組成的像海底珊瑚一樣的東西,我一概滅盡,此時眼前清亮起來了。晨曦的陽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我五套功法全部煉完。煉完功心中愉悅,一身輕鬆。

有同修問我此次的病狀是甚麼?我仔細回憶了一下這次過關的情況:最初是咳嗽,白色泡沫一樣的痰中帶著鮮紅的血絲。我告訴自己是在長功,兩天就過去了,帶著鮮血的痰只看到兩次,也沒有甚麼痛苦。再次是心臟病一樣的感覺:路走的稍快一些,胸前發緊,像剛剛跑過馬拉松一樣,我馬上想到自己是在長功,那難受勁很快就沒了。

還有一次是看到同修突然摔倒住進醫院,我曾經血壓高達二百以上,思想中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負面想法,我一直正念否定,這不是我的想法,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可還是出現了不正確狀態:一次走在曼哈頓的街上曾接連三次出現陣發性頭暈,險些摔倒。我想自己又是在長功呢,病狀瞬間消失。

最重的一次是在打工回家的路上,我趕紅燈,走的急了些,胸前發緊,喘不了氣;心前區痛,難受的路都走不動了,只想蹲下,我想這又是在長功,可還是痛,痛的很厲害。我對舊勢力說:我在長功,我在承受我自己應該承受的那部份, 你不要乘機搗亂, 我絕不承認你! 我求師父加持,病痛很快消失了。

師父說:「煉功人將來修煉也不會舒服的,身體出現許多的功,都是很強烈的東西在你身體裏動來動去的,搞的你這麼不舒服,那麼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其實在身體裏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只要你的身體沒被高能量物質轉變之前,都有這種感覺的,本來是好事。」[1]

修煉已到尾聲,舊勢力不讓我們修成,下狠手迫害我們,你承認了它,它就往死裏害你。此次的病狀表現就是把我以前過「病業」關時的症狀幾乎完整的表演了一遍, 我知道我是在長功,層次在提高。我的消業長功過程中,痛苦是師父給承受了,我只承受表面的一點點。本來就是件好事,心中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師父告訴我們:「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我全面調整自己:認真學法、煉功,長時間發正念。我全盤否定舊勢力:如果我與舊勢力有約,現在全部作廢!我求師父做主,我只走李洪志師父安排的路!

此次過關,沒耽誤我任何證實法的事。我在全球電話營救平台做項目,凌晨三點煉功我照樣給大家放音樂,和大家一起學法、背法、打電話。這期間腰鼓隊訓練一次沒落,我都參加了。

向內找迫害發生的原因:學法不認真;執著常人新聞。

我在組裏做協調,學法時看有同修沒上線就發短信叫,尤其週六、日學新經文和各地講法的時候。還回短信,接同修打來的電話等,嗓子癢了喝點水;為了不耽誤下面的主持工作,學法結束前去衛生間打掃打掃等等,似乎做大法的正事就可以不按法的要求做了,這是修煉的大漏啊!學法過程中還時常困頓,甚至出現過主意識瞬間喪失,下面該讀哪段法都不知道了。煉功也困頓,發正念倒掌時有發生。知道是有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干擾,可從沒想過為甚麼能干擾的了我。發正念能解決一些問題,但不能徹底改變這種狀態,很苦惱。其實還是向外找了。

打工的地方有常人看《大紀元時報》等大法弟子辦的報紙。開始我只是瀏覽一下大標題,甚麼「一帶一路」;「中美貿易戰」等時事政治。為了搞明白,我就開始看裏面的內容,而且越看越上癮,還依據報導的內容揣測時局的發展,自己還執著的不得了。

師父說:「至於說誰的政府、誰怎麼樣,其實作為修煉的人來講,根本就不用去考慮它。考慮都不考慮,想都不想它,我就是來救度眾生來了。今天誰當政,明天誰當政,他誰願當政誰當政,那是神安排的,它就這樣。你們把注意力集中到這兒去你就想偏了,只要你一想,就偏。根本就不去管,你們就做自己的事。往往有的時候你們越執著某件事情,那件事情越出問題,越會形成心性關的一個東西了。你越不去管那些事越好。你們有你們的路,人有人的事。你們有你們要做的,對於政治上的事情、對於黨派和黨派之間的問題,管都不要管,想都不要想。」[3]

以上我所有長時間形成的執著和人心,由於對自己的放任,不斷加強,以致很難去掉,這狀態只有魔高興,自己還意識不到。目前以上提到的問題自身還有存在,這次一連串的「病業」反應,讓我警醒。我在努力歸正自己,在這些方面有了很大改善,我會繼續不斷在法中歸正自己的。

通過寫交流文章,使我進一步認清自身存在的問題,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們不能只是嘴上否定舊勢力,一定要做正,修的無漏,才能不讓舊勢力抓住迫害的把柄,才能真正否定了舊勢力,才能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以上我近期的一點修煉體悟,不在法上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