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的同修 殊勝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這裏交流兩位同修的正念故事。

一、正念解體舊勢力走出病業假相

B同修七十六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她是個半文盲。得法後,師父經常把法打在她腦海中,不久,所有的大法書她都能通讀了。

B同修獨居,平時對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抓的比較緊。然而,她因一念之差,招來病業假相的魔難。下面是B同修給我們講述的過程。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我所在的學法小組有一位七十來歲的同修突然離世,我思想閃過一念:她看上去三件事做的比較好,身體也很好,怎麼突然就走了呢?圓滿是不是不一定都白日飛升?是不是不帶肉身走?我學法學的不怎麼樣的,是不是……?

過了一天,我看到全屋子都是黑色的盤旋轉,感覺心裏不舒服,想吐。早上六點起床方便時,突然感覺全身動不了,好不容易從床上滾到了地上,小便尿了一地,大冷的天,我坐在濕漉漉地上,想打個電話都辦不到。

幸好,我身邊有一堆乾衣服,我用這堆衣服把自己圍起來,從早到晚,我癱坐地上不能動。我心裏明白:那黑色的盤是舊勢力下的機制,想置我於死地。我就背師父的《洪吟》,想起哪句就背哪句,並求師父幫我。

到了晚上六點鐘,我能起來了,我把地上這堆濕淋淋衣服抱起來,放到洗衣機裏洗乾淨,晾好。後來一想,那堆濕衣服只怕有幾十斤,我怎搬動的!心裏好感恩師父!

緊接著,我又有五天起不來,全身動不了,不吃不喝,連電話都打不了,又兩次看到滿屋子的黑色盤旋轉。我背師文的法,求師父幫助,向內找,找到了那不正的一念,解體、歸正。

到了第五天晚上,我能動了,就給一個同修打了一個電話,同修來了,並通知了協調同修A。

第二天,A同修來後,與我交流,看我有正念,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病業假相,就與其他同修排了班,白天晚上二十四小時不離人,與我交流,帶我學法,幫我發正念。她本人二十多個白天守在我這兒,幫我歸正了發正念的要領和狀態,找到了許多執著和人心。兩個多月,徹底解體了這場迫害,堂堂正正正的走過來了。

二、「為他」的一念化解了車禍後的負面結果

D同修,四十多歲,二十多歲得法,母親也是大法弟子,二十多年來,母女倆經歷了數次中共迫害,一直堅定的走在助師正法的修煉路上,在此,她講述了一次出車禍的片斷:

去年冬天的一個晚上,天快黑了,我要過馬路,等車回家。國道上沒有橫路線,我兩邊看了都沒車經過。正當我穿過馬路時,突然一輛白色轎車將我撞倒,撞的是頭部,我只聽到「噹」的一聲,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自己就躺在了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就聽到有人說:「看看撞的怎麼樣,送醫院吧。」「醫院」兩字讓我驚醒,我的頭很暈,視力模糊,我用微弱的聲音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沒有事,不去醫院。」只見一個男人從皮包裏拿出一沓100元人民幣說:「這些錢給你,你自己看著辦,好嗎?」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要錢。」他們說:「那怎麼辦呢?」我說:「你們去哪兒?能不能把我送回家?」正好他們也是去同一個城市,他們就把我抬起來,放到車上,就出發了。

此時,我想起了師父講「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的法理,我想今天碰到這件事不是偶然的,一是要救他們三個人,二是要修自己。我就開始問他們對法輪功的認識,他們受邪靈謊言欺騙,講出的是負面的東西,我就一一給他們澄清。

接著,又告訴他們三退保平安的信息。開始那個女的特別頑固,我就耐心的講了為甚麼要退,共講了二十多分鐘,三人全明白了,全退了。

真相剛講完,我也到了家的附近了,我謝謝了他們要攙扶我回家的好意(因我家是資料點,為了安全,不能讓他們知道我住處),我自己扶著牆、梯子,慢慢移回了家。

回家後,我就開始向內找、發正念、背法、聽法,一直到天明。雖然那時我還沒有脫離全身疼痛、無力、頭暈的表象,還在想著要不要打電話給單位主管請假。正念告訴我這些都是假相,從行動上去否定,去上班。

去了之後,主管問我臉色怎麼這樣難看,我才告訴她被車撞的事,讓她見證了大法殊勝、神奇與美好。我也很快走出了這一劫難。謝謝師尊的慈悲保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