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明慧《如何認識被非法抓捕時的表面行為》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十月九日晚上讀了同修寫的《如何認識被非法抓捕時的表面行為》的文章,作者提岀了一個值得大家深思的問題:「由於邪惡的迫害,大陸大法弟子經常都面臨著被邪惡綁架的可能。作為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者如何面對這一刻?」「我所悟到的就是在那一刻,應該是沒有怕心,沒有仇恨心,也沒有爭鬥心。帶著慈悲去救度眾生。走到哪裏把真相講到哪裏,同時正念除惡。」

同時同修又思考到「就是面對邪惡綁架時,不管是有怕心的還是沒有怕心,做的非常好的同修,大多數包括我自己都有一個共同的行為,就是在表面的行為上順從了非法抓捕。讓跟著走就跟著走了,警察要銬手銬就讓警察銬了,儘管內心是不認同迫害的,是不承認這些迫害的,但是有一種無可奈何的思想。在人的這層理上認為他們人多,自己無法擺脫,就默認了。」

對此,我深有同感,下面我談一點自己粗淺的認識。

我覺的同修認識的很好,這種綁架的事在中國大陸時時都在發生,如果我們平時沒有深厚紮實的修煉基礎,沒有正念正行,帶著怕心、顧慮心和怨恨心等人心,那真是無可奈何。

我認識這樣一位老年女同修。有一次她們三人出去講真相,走到一個院子,見一老者正蹲在家門口乾裝修的活,一同修剛給這位老人說了幾句,他屋裏幹活的兒子聽見了,馬上跑了出來,大聲嚷叫他是派出所的,要如何如何。另兩個同修見狀嚇的立刻就跑散了,那個小伙子一把拉住老同修的手不鬆,揚言要把她送到派出所去。

老同修不驚不怕,心想:不能讓這個年輕人對大法犯罪,請師父加持保護,並在心裏默默求師父救救自己,同時給這個年輕人講真相。後來他把手鬆開了,仔細去翻看老同修的包了,老同修趁此就走脫了,他也沒追上來。

看似一場不可避免的魔難,在師尊的加持保護下,化險為夷了。

我悟到老同修遇事不驚,首先想到了求師尊保護,沒有負面思維,這就是在關鍵時刻信師信法成度的一種表現,而且想到不讓眾生對大法犯罪,有一顆完全為他的心,這是一個大法修煉人的善念,那麼她的正念和神通就起作用了,另外空間的邪惡也就消失遁形了。如果那一刻她只要心裏稍存私念,那後果就可想而知了。因此,一個修煉有素的人他(她)的正念都是非常強大的。

除此之外,我還想到一個問題。師尊給我們講過利用神通除惡的法,而且把所有「七﹒二零」以前的大法弟子都推到位了。既然如此,我們為甚麼不使用神通呢?

師尊講到:「為了減少對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們發正念,清除它們對正法有意的破壞,從而減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應該承受的,同時救度眾生,圓滿大法弟子的世界。」[1]「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如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壞人定住,只說一聲「定」,或者說「你站在那兒別動」,或指著一群壞人,就一定動不了,過後想一下「解」就解除了。其實對於那些沒有人性的邪惡之徒,如打死人的、強姦女大法弟子的禽獸不如的壞人或那些為首的邪惡之徒,可使用意念指揮──叫其幹甚麼,邪惡的壞人就會幹甚麼。」[2]「層次是由心性所決定的,也就是說使用功能時正念要強。心裏對邪惡的害怕或運用功能時心裏不穩、懷疑會不會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會影響或干擾功能的作用。」[2]

我想,我們都修煉這麼多年了,每當遇到邪惡干擾和迫害時,很多人也包括我自己心裏就沒有正念了,總是想到行惡者如何如何的壞,沒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師尊講:「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認邪惡的各種迫害行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惡隨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如果惡警、壞人不聽勸阻,還在一味行惡,可以用正念制止。」[3]

所以為了減少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也不管他們表現的如何偽善,我們都不要配合行惡者的無理要求,這也是對他們的慈悲。

由於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