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和正念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二零一七年中共召開十九大的前夕,全國各地出現維穩高潮,草木皆兵,警察到處巡邏,還有許多不穿警服的便衣。有一天,我帶著十份真相資料,乘坐公共汽車到市內去發。一開始,我發的還比較順利,轉過彎,來到了一個社區的大門前(當時我不知道),那裏坐著好幾個人,我呢,當時還比較高興,送不同內容的資料,能講三退的我就講三退,不能接受的,我就讓他們看資料。當送到一個中年男子手上時,他看了一眼資料,然後要我把剩餘的資料全部給他,他替我發。我說,不行,你有一本自己看就可以了。他不由分說,開始搶我手上的資料袋,把我舉報到當地派出所。

一會兒,來了一輛吉普車,下來了五個人,二女三男來對付我這個手無寸鐵、年近八旬的老太太。那個警察對我說:這裏不好講,我們到所裏去講吧。並示意另外兩女兩男,如果女的搬不動,就要男的來幫忙。我想,反正是講真相來了,到哪裏不是講,就去了派出所。他們把我騙進了審訊室,說那裏沒有攝像頭,很安靜的,他們都陪我去。那個警察要我坐被審訊的椅子。我告訴他說,我不是壞人,怎麼要我坐這裏?他說,你就坐這個椅子,和我們的椅子一樣的,可以了吧。

我坐下來之後,他一邊打字一邊問我叫甚麼名字,住哪裏?我說,這是審訊壞人的,我不會告訴你的。他說,這就是和朋友聊天。我心想,選擇在這麼恐怖的地方跟朋友聊天,這也是中國的一個特色吧。警察問,這個資料誰給你的?我看你做不出來。我說,我不會告訴你的。原因有二,第一,我是修真善忍的,出賣同修不善,不道德。其二,對你本人也不好,善惡有報是天理,你去抓同修,迫害更多的大法弟子會有惡報等著你。他說不怕惡報,他想提個問題難住我,問我說,憲法是誰制定的?我說「全國人民代表」,他不作聲。

我跟他講真相,要他退出惡黨保平安。他說,共產黨每個月給他幾千塊錢,你給我幾千塊錢我就退。我說,你這生命就值幾千塊嗎?

他看我一點也不慌,也不怕他的樣子,就站起來往外面走,一邊走還一邊說,來到我們這裏,誰怕誰呀。我說,小伙子,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是對不對的問題,有沒有理的問題。他去找其他的人商量去了。我也檢查自己,是不是爭鬥心出來了,沒有慈悲沒有善。過了一會兒,他又來了,他說,這些資料就夠你坐幾年大牢。

我說,這些資料都是合法的,救人的,中國新聞總署五十號令,已經取消了江澤民時代發布的對法輪功書籍出版的禁令,所以印製、散發、擁有法輪功書籍都是合法的。

他命令在場審問我的女警察搜我的鑰匙。我說,家裏的東西都是我的,你們要偷我的東西嗎?你們要搶我的東西嗎?他說,我們這裏的人都比你有錢,哪個看得上你的東西。我說,周永康比你有錢吧。他說,那我們怎麼比得了他。我接著說,他迫害法輪功都坐牢了,你也想坐牢嗎?你再發跡,也沒有他發的高吧?年輕警察拿著鑰匙,一聲不吭的走了,把本地公安的人也喊來了,一定要把我送到拘留所,想多湊數,多判刑,滿腦子就是判刑,不講別的。上午拿錯了鑰匙,進不了門。下午一點多,強行搶走了我的背包,搜出了鑰匙,三個單位的人去了我家,我那串鑰匙也開不了家裏的鎖。我一個人居住,兒女都在外地,家中無人,沒有第三者參與,那些警察真是入無人之地。我們單位派出所的副所長在門口站崗,可想而知,他們是多麼的胡作非為,現在的警察像土匪一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我所有的大法書籍、資料、護身符、光盤、手抄經文,只要是我寫的字,有關無關都被抄走了。

在那段時間裏面,我一是發正念,清除派出所裏面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舊勢力。二是給來的人講真相,來了一批又一批,我都是懷著善心給他們講真相。講到現政府廢除勞教制度,二零一一年中國新聞出版社發布的第五十號令,廢除江澤民一九九九年發布的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這不就是一個明顯的信號嗎?不久,就會迎來法辦江澤民的重要時刻。到時候,你們真正成了他們的殉葬品,就晚了,機不可失啊!況且,公務員法第五十四條,明確指出警察執行明顯違法決定或者命令,應當依法承擔相應責任。就此堵死了你們執行命令可以推卸責任的機會。

我一邊講,一邊流著淚,心懷慈悲,好像他們就是自己的親人一樣。當時也不知道,怎麼就那麼傷心,控也控制不了,一批一批的人來,我都是這樣。也許,我修好的那一面,明白這些人都是有緣人,應該得法的,卻迷在了常人中,為了所謂的飯碗,為了蠅頭小利,站到了大法的對立面,太危險了。

其中,有一個是一九九七年出生的,她還是個孩子啊。有個中年的女警察說,老人家,你不要這麼激動。我說,大難一到,沒有三退的人,都會死去,我怎麼不激動呢?她幫我倒了一杯水喝,一杯又一杯,一個胖胖的女警察站的時間最長。她是幫國保警察抓我的那一個,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下她一個。我說,你是九零後吧,孩子?她告訴我,她是一九九一年出生的,我說你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心肝寶貝,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的,他們怎麼活啊?三退保平安吧?她說,她對江澤民還不了解,挑了幾本小冊子放到辦公桌的小櫃子裏了,她說她會跟他們(抄家的那幾個警察)講的,她接著說,你的年紀跟我奶奶差不多,你不要每天滿大街到處跑,交交朋友也可以啊。要是摔倒了,你的兒女不心痛嗎?我說,警察小姐啊,不行啊,交朋友一天能救幾個人啊?現在退黨的人有三億多了,中國有十三億人口,救了一半沒有,還差遠去了,時間不等人啊。

下午四點多,武陵公安一個男警察進來了,一聲不吭,當著我的面坐著,把事先寫好的所謂材料撕了,丟進了垃圾桶裏走了。又過了一會兒,芙蓉國保也進來了,嘴裏面念念不忘,根據這些資料要判我幾年徒刑。我心裏說,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到了五點多鐘,來電話了,告訴那個胖胖的女警察讓他們把我放了,要我們單位的人來接我。我們單位綜治辦的小張來了,她是明真相做過三退的。

回到家打開門一看,廚房的垃圾桶裏一群蚊子在飛,密密麻麻,陽台上面放水果的地方也有很多蚊子,趕也趕不走,這反常的現象,有一種不安全的感覺。一瓶純淨水也不敢喝,裏面有些氣泡,不知道他們放了甚麼毒藥。好像到處都是裝了竊聽器的感覺。

修煉二十二年了,都是在師父慈悲呵護下,平平安安走到了今天。我雖然只是一個人,但有師父的法裝在心裏,有師父的法身時刻保護,感到很安全很幸福。有一天,我正在掃地,突然腦袋裏面出現了「慈悲和正念的威力」,我馬上聯想到可能與我這次為甚麼抓了突然又放了有關。我每天都在學《轉法輪》、師父各地講法、經文。師父在講法中有這麼一段話:「佛是善的,這一點是肯定的。但是那種慈悲是一種偉大的佛法的力量的體現。不管你再不好、再壞的東西,像鋼鐵一樣的東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見就害怕,它真的膽怯,它會化掉、會消失掉,絕不像人想像的。」[1]

師父還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2]

我突然明白了,我當時講的話,我所做的,我所想的,全部是善的,是為了別人好的,沒有一點私心,符合了宇宙大法,法就起作用了。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按照師父的法去做,人世間的阻礙甚麼也不是,人世間不是邪惡行兇的樂園,而是我們大法弟子展現輝煌,任我們自由行走的樂園。

層次有限,講的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